•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海外置產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當「伊斯蘭國」走向滅亡,聖戰士與新娘如何「返鄉」…各國面臨頭痛難題:是要拒絕入境、亦或關進「去極端化教育營」?

2019-02-21 18:00

? 人氣

恐怖組織伊斯蘭國分崩離析,困於敘利亞東部的兒童與女性坐上貨車,被疏散到他處。(AP)

恐怖組織伊斯蘭國分崩離析,困於敘利亞東部的兒童與女性坐上貨車,被疏散到他處。(AP)

24歲的美國女孩穆薩娜4年前遠走敘利亞,投奔恐怖組織「伊斯蘭國」,先後嫁給3名丈夫,如今伊斯蘭國分崩離析,悔恨過去錯誤的穆薩娜希望能帶著1歲稚子回到家鄉阿拉巴馬州。不過穆薩娜遭到祖國的抵制,總統川普下令拒絕他入境、國務卿則發聲明強調「穆薩娜非美國公民」,對此穆薩娜的律師回應,手中握有可證明其公民身分的證據。

根據《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報導,穆薩娜的遭遇是所有伊斯蘭國(IS)外籍成員的縮影,多數歐美政客拒絕接受聖戰士與新娘回國。該報導指出,政府若要妥善處置遣返回國的極端分子,除了必須啟動大量司法審判、國安監視之外,還可進行「去極端化教育」。


美國女孩穆薩娜希望能帶著1歲稚子回到家鄉。

美國聖戰士新娘想回家,總統發推警告:不准回來!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上週呼籲,歐洲盟邦應將伊斯蘭國的極端分子遣返回各自國內審判,然而當美國聖戰士新娘想回家時,川普卻嚴正拒絕。美國國務卿龐畢歐(Mike Pompeo)20日發表聲明稱:「該女子不是美國公民,將不被允許進入美國,她沒有任何法律依據,沒有有效護照,也沒有進入美國的簽證。」隨後川普發推特(Twitter)表示:「我已經指示國務卿龐畢歐,他也完全同意,不准許穆薩娜回到國家!」

穆薩娜的律師施布里(Hassan Shibly)回應指出:「她是美國人。當美國人犯法,我們有一套司法系統來解決,並讓犯人負起責任,這就是她所想要的。」美國政府以穆薩娜的父親是葉門外交官為由,辯稱穆薩娜不是美國公民,施布里發布了證據來反駁──穆薩娜1994年10月28日在紐澤西州出生的證明副本,及一封美國官員的來信,內容證實穆薩娜出生時,其父親早非葉門外交官員。施布里並表示,穆薩娜2014年投奔伊斯蘭國時,握有有效美國護照。

穆薩娜2014年移居敘利亞後,曾在推特寫下大量煽動言論,要「開槍」、「讓美國人濺血」、「殺了他們」。穆薩娜幾周前帶著1歲稚子逃離,目前身在一處難民營內,她懊悔犯了大錯,也擔憂兒子的將來。穆薩娜指出,她願意接受美國司法的審判,換取兒子獲得自由與安全。施布里公布穆薩娜的自白:「在敘利亞的幾年內,我的生活目睹也經歷了戰爭的可怕…我想說的是,我很後會過去說的那些話,也懊悔造成家人的痛苦,還有給我的國家帶來憂慮…」

如何安置聖戰士?歐美國家互踢皮球

《經濟學人》引述倫敦智庫「極端主義國際研究中心」(ICSR)數據,在伊斯蘭國成立之後,逾4萬1000名外籍人士前往敘利亞及伊拉克,投入極端主義思想的懷抱,截至去年6月左右,已有7366人被遣返回家鄉,數千人死於戰場,目前有大約850名外籍男性、數千名外籍女性棲身於敘利亞難民營中。

面對大量極端分子要回家,各國的應對方法不盡相同。英國政府18日表示,外籍極端分子應在犯案地得到審判,「我們在此議題上會與國際夥伴展開緊密合作,政府會竭盡所能確保英國的安全」。隔天,另一名想回英國的聖戰士新娘、19歲的貝格姆(Shamima Begum)遭到剝奪公民身分,

《經濟學人》指出,把戰犯留在敘利亞的方案並不可行,因為敘利亞東北部的庫德族政府並非國家,其初級法院缺乏審判正當程序,而且隨著美軍撤離,庫德族政府恐遭敘利亞總統阿塞德(Bashar al-Assad)和土耳其政府兩面夾擊。當庫德族政府被拔除,留下懷有極端思想的聖戰士給阿塞德,後果更不堪設想,敘利亞可能再度成為恐怖主義溫床。

除英國外,其它歐洲國家也做出應對措施,德國表示可能「有條件遣返極端分子」。法國此前已從敘利亞遣返近150名法籍極端分子,但頻遭恐攻的法國社會對此並沒有共識。比利時則要求找到「歐洲層面的解決方案」,呼籲「冷靜思考和留意帶來最少安全風險的辦法」。

敘利亞庫德族戰士。(AP)
敘利亞庫德族戰士。(AP)

經濟學人:「去極端化教育營」有好處,也有風險

沙烏地阿拉伯則採取不同的方法,該國2004年成立「去極端化教育營」,營區裡頭有舒適的庭院、游泳池,給予被拘者藝術治療,並有老師、伊斯蘭教士長期一對一指導,還允許外界探視。沙國政府投入大量資金運作,但是3000名被釋放者中,有2成再度當回聖戰士。《經濟學人》指出,「去極端化教育營」不太可能被西方國家採用,但這做法是有好處的,可以特別指導從小就被強迫抓到伊斯蘭國的國民。

眼看歐美國家紛紛以消極作為打發極端分子,《經濟學人》評論指出:「沒有任何西方政客想把具潛在危險的極端分子帶回家,但是把他們留在敘利亞,或丟給發展中國家也無法解決問題,只會讓世人知道一項訊息,那就是西方政府絲毫不在乎,自家公民協助荼害了數百萬敘利亞及伊拉克人的性命。」

恐怖組織伊斯蘭國分崩離析,困於敘利亞東部的兒童坐上貨車,被疏散到他處。(AP)
恐怖組織伊斯蘭國分崩離析,困於敘利亞東部的兒童坐上貨車,被疏散到他處。(AP)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娪嫣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