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不是藍波,他們只是被中國噤聲的越戰老兵...中越戰爭40年,為何「英雄」光環不再

2019-02-21 14:10

? 人氣

2016年,中國老兵在北京軍委總部「八一大樓」前集會維權。

2016年,中國老兵在北京軍委總部「八一大樓」前集會維權。

「四十年了,一切都過去了。」電話那一端的這名參戰老兵明確表示,他在電話不方便,他不想說太多東西。他說很多戰友永遠留在越南了,他和一些戰友正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為遺屬和遇到困難的老兵們提供一些幫助。「老兵們共有71個微信群,每個群都有數百人不等,但都很難堅持下去。」至於堅持不下去的原因,這位老兵表示,他在電話「不方便」,他不想細談。

1979年2月17日,中國官方廣播電台向全球宣告:「越南政權三番四次挑起邊界事端,嚴重地騷擾了中國邊民的日常生活和生產活動,」「因而中國被迫發動自衛反擊戰,對越南實行懲罰。」同一天,數十萬解放軍官兵從廣西和雲南開入越南境內。

這場對雙方都造成慘重損失的軍事行動被中國官方稱為「對越自衛反擊戰」,而越南官方則稱之為「反中國擴張主義戰爭」。直到今天,關於這場戰爭的起因,傷亡情況,乃至勝負,都沒有公認的結論。

Deng Xiaoping mit Cowboyhut (AP)

1979年2月,中國新強人鄧小平宣布要「教訓」一下越南。圖為開戰前兩週鄧小平在美國訪問的畫面。

整個八十年代,從越南前線回來的老兵都被作為英雄受到廣泛頌揚。但隨著中越關係重新恢復正常,北京明顯開始淡化對這場戰爭的宣傳。2019年是「中越戰爭」四十週年,但官方似乎並未組織任何紀念活動,而老兵們自發組織的紀念活動受到打壓的消息則頻頻傳出。

隨著時間推移,曾被廣泛頌揚的對越戰爭「英雄」們光環早已不再,而是逐漸變成了一個被政府遺忘的群體。接受德國之聲電話採訪的這位老兵說:「對此我們已經習慣了,已經不再生氣了,這是一個體制的問題,社會上不公平的現象太多了。和那些經濟改革中被關停併轉而失業的工人不同的是,我們戰友們都很團結,遇到事情隨時可以聚集幾萬人。」

和官方刻意淡化的態度不同,民間熱心關注老兵權益的人還是大有人在。一名在網上整理老兵通訊名冊的義工對德國之聲說,他的網上老兵聯絡平台每天都有大約一千人左右訪問和交流。他認為,老兵向政府申訴的原因很複雜,但地方民政機構對老兵們還是有很多「政策傾斜」的。

近年來,人數龐大的中國退伍軍人群體曾多次舉行維權活動,要求改善待遇。據中國軍方的《解放軍報》去年三月報導,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曾批示:「必須做好退役軍人管理保障工作。該保障的要保障好,該落實的政策必須落實,不能讓英雄流血又流淚。」此後不久,中國即宣告成立「退伍軍人事務部」,專門協調老兵問題。

Demonstration gegen Sonderwirtschaftszone in Hanoi, Vietnam (Reuters)

戰爭雖然過去,越南民間對中國的提防意識仍普遍存在。圖為2018年六月河內的一次反對中國「經濟侵略」的遊行。

「退伍軍人事務部」成立之後,老兵境遇是否切實得到改善,還有待進一步觀察。不過,「中越戰爭」四十週年之際,《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發布消息稱「老兵們原定在廣西、湖南、廣東等地集會,紀念中越邊境戰40週年,但活動全部遭到公安阻撓。2月15日到17日,各地至少有200名老兵因維權被公安拘留。」

對於官方不再公開紀念「中越戰爭」四十週年,廣西一所高校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中越關係研究學者表​​示:「現在中越兩國關係很好,去揭過去的傷疤不合適。越南前些年出現了民粹主義勢頭,有人舉行反華遊行、燒中國國旗,造成兩國關係緊張。現在親華派佔了上風,兩黨兩國的交流都恢復了正常,現在再談戰爭的事情,顯然不合適。」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