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懲處加害者必要且重要」德國記者作家史坦格談轉型正義:隱瞞黑歷史不利社會健康

2019-02-20 09:10

? 人氣

德國作家史坦格認為,進行轉型正義,懲罰加害人是必要且重要的事。(甘岱民攝)

德國作家史坦格認為,進行轉型正義,懲罰加害人是必要且重要的事。(甘岱民攝)

「唯一可以從德國學到的經驗,就是德國犯過太多錯誤,千萬不要重蹈覆轍」,36歲的德國作家史坦格被問及轉型正義議題,直接了當地表示,懲罰加害者是必要且重要的一件事,不僅是法治系統有在運作,展現對受害者的尊重,同時也是正視真相,法院公開判決能建立集體意識,不論是否處於戰亂狀態,不該做的事就是不該做,並稱「暗藏一絲歷史汙點,都不利於社會健康」。

德國在二戰之後,開啟追查納粹暴行,但當時對許多納粹同路人,無不希望埋藏這段黑歷史,免去遭受譴責和刑罰,而讓德國能夠徹底進行轉型正義的功臣,則是身為同志的猶太裔檢察總長鮑爾(Fritz Bauer),他無懼被貼上「復仇者」標籤,堅持嚴懲納粹黨羽,並在1963年法蘭克福審判(Frankfurt Auschwitz trials)中,確立「服從指示」和「未親手殺人」不再是洗清罪責的藉口。

受到最殘忍傷害的人,為何不能伸張正義?

為鮑爾撰寫傳記的史坦格(Ronen Steinke)13日接受《風傳媒》專訪,強調鮑爾力推轉型正義的用意是尋求正義,而非為了復仇,「就像透過司法來懲處殺人犯,這不是對殺人犯家屬復仇,轉型正義也是如此」。史坦格表示,二戰後德國開始懲處納粹罪行,但因政府仍有前納粹官員,因此盛行「冷特赦」,即審理案子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此舉透露一個警告,受害者被歧視的情況會持續下去」。

德國作家史坦格與台灣記者林育立在台北國際書展德國館討論德國轉型正義的經驗。(蔡娪嫣攝)
德國作家史坦格與台灣記者林育立在台北國際書展德國館討論德國轉型正義的經驗。(蔡娪嫣攝)

史坦格當天下午在台北國際書展德國館以「重新理解過去」為題,與台灣記者林育立討論德國轉型正義的經驗時,再度提到了這一點。史坦格表示,受害者在德國民主轉型初期不被重視,「搶錢、搶銀行的人會被送進監獄,但偏偏那些受到最殘忍傷害的人,卻不能夠伸張正義」,「這個民主閉上了眼睛」。

史坦格說,德國社會對於轉型正義的看法因世代而不同,1960年代時長輩們習慣避而不談,「年輕人則是非常憤怒,希望把被隱藏的過去揭露出來,好好地談一談」。史坦格向滿場的觀眾強調:「如果社會上的氛圍,讓加害者認為這段黑歷史沒什麼大不了,那麼他們當然不會覺得自己需要道歉。」

德國作家史坦格與台灣記者林育立在台北國際書展德國館討論德國轉型正義的經驗。(蔡娪嫣攝)
德國作家史坦格與台灣記者林育立在台北國際書展德國館討論德國轉型正義的經驗。(蔡娪嫣攝)

確立「惡法非法」 防範再有獨裁政權

當有民眾提問,德國轉型正義的方向,會因為政黨輪替而受到影響嗎?史坦格回應:「德國當時的情況是納粹政權已經垮台,與台灣的情況不太一樣,德國那些涉及加害者立場的政黨沒有什麼影響力,這是德國很幸運的一點。」

同樣面對轉型正義的台灣,社會也有「放下仇恨」的聲音,部分人士甚至認為一直提起過去黑歷史是「消費死者」,對此史坦格引坦言,由於納粹在德國早無政治影響力,德國今日沒有這樣的聲音。史坦格引述德國法學家拉德布魯赫(Gustav Radbruch)的論點,強調「納粹犯下的惡行,當時都是依據納粹法規執行,被認為『合法』,但轉型正義是建立大眾集體意識,認知『惡法非法』」。

史坦格表示,這是處理轉型正義議題時,非常重要的原則,「因為它還關係到了未來,如果哪天又有一個獨裁政權崛起,立下法律來踐踏人權,未來的人民會因為我們今天確立『惡法非法』原則,而知道這些惡法總有一天會受到審判」。

20190213-台北國際書展德國館專訪,作家史坦格。(甘岱民攝)
德國作家史坦格強調,不要遮掩歷史汙點,才有助於社會和解。(甘岱民攝)

「公開歷史真相」本身就具有療癒作用

「德國也有人認為轉型正義不用透過司法判決,但這攸關於真相,隱藏歷史汙點不利社會健康」,史坦格直言,博物館、紀念館本身也是呈現事實資料,不過法院公開審理判決,會留下白紙黑字紀錄,成為歷史的一部分,而不會淪為「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情況,且能明確告知大眾,「不管是否處於動亂、戰爭時刻,有些行為就是違法」。

有民眾提問,後來德國是如何克服社會對立,整個國家一起往前走?史坦格說:「我必須承認,整個轉型正義的過程,社會不見得馬上可以輕鬆相處…但『說清楚』這件事本身就是有療癒作用的,誠實交代歷史,不要遮掩過去,就有助於和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