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建一觀點:口譯哥的無奈反映出我們對台灣新文明的期待

2019-01-16 06:40

? 人氣

作者認為,依照口譯哥趙怡翔過去曾志願回台當兵、放棄加國國籍,又擁有特殊的學經歷和語言能力,說不定能為台灣外交的困境闖出一番新氣象。(資料照,顏麟宇攝)

作者認為,依照口譯哥趙怡翔過去曾志願回台當兵、放棄加國國籍,又擁有特殊的學經歷和語言能力,說不定能為台灣外交的困境闖出一番新氣象。(資料照,顏麟宇攝)

在蔡總統就職典禮中表現出眾、一炮而紅的「口譯哥」,於擔任過外交部吳部長辦公室主任的職務後,最近被派到駐美代表處任職,卻因敘薪的事被一群政客圍剿。尤其是當他在臉書上被迫說明到底實領多少錢後,還被已退休的外交官打臉說:「自己領多少薪水都搞不清楚,光這點就不夠資格當外交官!」

對一個曾在國家重要慶典上受到大家激賞的人,如今被派到外交的前線作戰,卻在敵人都還沒看清楚前,就先被自己人不分青紅皂白地在媒體上肆意地霸凌;同樣身為駐外人員而且是考試錄用的正規軍,對這樣的亂象不得不挺身而出,說幾句公道話。

20190111-外交部長吳釗燮11日出席臨時行政院會。(顏麟宇攝)
外交部長吳釗燮指出,趙怡翔表現不輸專業外交官,負責與美方行政部門聯繫協調,應是非常稱職。(資料照,顏麟宇攝)

口譯哥的任用是非法嗎?

不管是專制獨裁或自由民主的政治體制,公務機關對人事的任免升遷,本來就是行政權最重要的一環,身為一個行政主管倘無人事賞罰權,底下的人如何會聽命於你?你要憑什麼去治國平天下?故各國對政府機關的組織和用人,自然都設有相關的法令規範;不過行政主管的人事權應具有彈性,則是各國人事法規中最重要的共同原則。

台灣400多年來,絕大多數的時候都是外來的政權在治理,現行透過國家考試取才的僵化制度,雖說是承襲中國歷代傳統的作法;不過這種典章制度在台灣一直都隱藏著保障國語人的功能,卻是個不爭的事實,國文不好的人再熱血地想替衙門做點事,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像我這種通過國考任用的公務員,若從中華傳統文化的觀點來看就是正規軍,而我們這些正規軍依官官相護的心理,長期以來總能伺機量身打造出許多法令來保障己身仕途和福址,以致於台灣雖已民選了好幾任的總統,而且大家認為外交是總統的職責也無二議;然擺在眼前的事實是現任總統若想多晉用幾位能貫徹己意的駐外代表或人員,仍得處處受到人事法令的制肘,致常常引來政敵的惡意躂伐,這是現行制度之惡。

非經由考試晉用的合法公務員,因人數有限難免會被正規軍投以異樣的眼光,甚至遭受到實質的排擠,這些明明也是依法任用的少數公務員,卻常因出身不同而被貼上黑官的標籤。黑官的「黑」是多數暴力眾口鑠金造成的,和非法任命完全無關,他的「官」只是依不同的法令任用罷了;可是這些「少數官族」因勢單力薄,自然不易享有正規軍相互的支援,或得到應有的保障,他們若不拼命做事的話,職位隨時不保。

我個人在公務機關已打混了近40年,擔任過27-8年的小主管,我長期在駐外單位服務的經驗,讓我體認到會捉老鼠的貓和毛色沒有關係,正如能打勝戰的軍隊和正不正規也沒有關係;否則歷史上的王朝不會更迭,清朝不會被孫文推翻,國民黨不會被共產黨趕到台灣,而當今世上的傭兵也不會有市場。若同樣以駐美代表處為例,我1983年派駐經濟組服務時,就有2位和口譯哥同樣出身的諮議,後來因為能力強宦途順遂,先後也都曾擔任過我國外交部的部長,其中一位目前還在總統府擔任要職,所以有誰能斷言白貓捉老鼠的本領比黑貓強,正規軍比雜牌軍能打戰?

位於台灣台北市文山區試院路的中華民國考試院大門。(取自Solomon203@wikipedia/CC BY-SA 3.0)
作者指出,台灣現行的考試制度仍有保障國語人的功能,若無法達致門檻,便會從「正規軍」的行列中除名,久而久之,正規軍也發展出一套官官相護的道理。圖為考試院。(取自Solomon203@wikipedia/CC BY-SA 3.0)

口譯哥的薪水應被口誅筆伐嗎?

在政府機關做事,什麼單位、什麼級職的公務人員該敘多少薪?法規上都訂得一清二楚,這和麥當勞的餐點價碼一樣地公開透明,大家只要有心去google一下就不難查證。因此若有人對這樣的薪資表有增刪修補的意見,大可依民意機關審查預算的程序來處理,不必這樣在媒體上蹧躂個人。至於口譯哥個人該領多少錢?和他的級職有關卻和他的年紀無關;況且駐美代表處同樣職位的一等秘書,領的都是一樣的薪水,我國駐外機構的一等秘書少說也有數百人,大家真得認為這些小官領多少錢糊口這件事,適合拿來這樣隨性地說嘴嗎?

美國雖是我國最重要的外交戰場,有能力的外交官大都希望有機會前往歷練一下,可是我國人事單位卻莫明其妙地長期壓低他們的「地域加給」和「房租補助費」,所以同樣級職的一等秘書,派駐在美國的工作比較辛苦,薪水卻比其他國家矮一截;我自忖口譯哥既不是正規軍,職位的保障也不足,在隨時可能去職的情況下,若是真心貪圖薪水高低的話,應該會選擇派駐比較艱苦的地區去存錢才對,犯不著承擔被失意政客躂伐的風險。

自己薪水的小事都搞不清楚,還能處理國家大事嗎?

我認為這樣惡意的批評更是似是而非。若套用同樣的邏輯,也可以說:「書都唸不好的人,還可能做生意賺大錢嗎?」或「卡拉OK都唱得哩哩啦啦的人,還能當政治人物嗎?」,我想不必經過什麼嚴謹的理性分析,我們的生活經驗就能告訴我們這樣的說法有問題,因為這是不同能力或心性的比較,我們不能拿橘子和蘋果相比。

若認真唸點書的話,古今中外的哲人都曾清楚地告訴世人,若私心太重、凡事以自己利益為上的人,不宜出掌公共治理的工作;因為把私利擺中間的人,難免會先考慮自己、家人、家族和朋友的利害,依這樣的順序排下去,國家利益自然就擺在最後一位。其實這樣的人在台灣、在各國到處都是,不用舉例,而有這樣的信念並非不好,若人人都可以負責任地把自己這塊處理好,不造成旁人或社會負擔的話,也是一種從下而上的社會治理典範;但若由重私益又心術不正的人出任重要公職的話,就會有竊國之虞。

理論上政治人物最好的人選,應是那種會為了追求群體共同的利益,而忘記自己私利的人;可是從事實來看,手上握有一點公權力的官,若不用公益做為交換私利的籌碼,自然不易拉幫結派地結交到朋友,升遷也容易受阻。所以若從中外歷史的觀點來看,不管是在什麼政治制度下,都能一直堅持這種信念的人本來就是少數,而這些少數擁有高風亮節的人,能進一步握有最高權力的機遇更少。若依中外哲人的見解來看,我們對搞不清楚自己薪水多少的公務員;不但不必去懷疑他處理公共事務的能力,反而應關注一下他是不是一位曠世奇才。

20171004-為慶祝我國駐美代表處使用雙橡園80週年,特別進行美化工程,綠色「我愛台灣」立在國徽上,前方放置蘭嶼達悟族的拼板舟,凸顯台灣特色。(外交部提供)
作者認為,在此次的外交人士任用中,應選擇追求群體共同的利益,而忘記自己私利的人。( 資料照,外交部提供)

我因工作的關係注意到台灣年輕的一代,能將各種外語說得和當地人一樣的人比比皆是,所以我們現在有幾十萬的年輕人在國外討生活;面對中國強大勢力的興起,台灣的外交情勢一向都呈現日益嚴峻的局面;所幸中國人自己沉不住氣,提早引發歐美國家的警覺而讓國際局勢有了巧妙地變化,為能充份掌握目前國際的新局勢,增強我國外交的戰力,我覺得我們的外交人員是否仍應堅採以正規軍為主的政策,其實可以由朝野依情勢變更的原則好好地檢討一下。口譯哥的事件意外引發社會對任用外交人員的高度關注,鑒於事件牽扯到我個人的職業,我覺得有義務依切身經歷,以較公正的立場表達看法,以供各界深思參採。

在目前台籍菁英或台灣資金都不願停留在台灣的情況下,若報載的口譯哥曾志願回國當兵、曾放棄加國國籍等都是事實的話,我會覺得他是台灣人中的一股清流,是建構台灣文明的新希望;台灣社會不但不應苛責他,反而應該加倍疼惜這樣難得的年輕人。冷眼看看我國老中輩的外交人才,能有這麼堅定的台灣意識、這麼特殊的學經歷和語言能力的官,不論黑白都不多見;若假以時日說不定他可以為台灣外交的困境,闖出一番新氣象。最後我想勸一下口譯嫂,不必為媒體上的冷言冷語流淚,人生能和有理想的人結伴而行,應該是件幸福驕傲的際遇才對,請務必要為台灣加油!

*作者為駐荷蘭經濟組組長。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