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寂寞經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給中國人民帶來太多災難」北大退休教授鄭也夫呼籲中國共產黨:和平淡出歷史舞台

北京大學退休教授近日撰文批判中國政權,指中共建政70年來帶來太多災難,唯有中國共產黨和平地淡出歷史舞台,才能符合廣大人民根本利益。(資料照,AP)

北京大學退休教授近日撰文批判中國政權,指中共建政70年來帶來太多災難,唯有中國共產黨和平地淡出歷史舞台,才能符合廣大人民根本利益。(資料照,AP)

中國知名社會學家、前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鄭也夫日前以「政改難產之因」為題,撰文批判中國共產黨政權,文中指出,中共建政70年來帶來太多災難,演化至今已完全喪失自我糾錯能力,唯有中國共產黨和平地淡出歷史舞台,才能符合廣大人民根本利益。

中國政治體制改革始終無法兌現,甚至出現退步

1970年代末,中國有過一場改革,其中政治改革又可整理出四大方針,「黨政分離和政企分離」、「下放權力,避免權力過於集中」、「完善法制」、以及「開啟社會政治協商」。不過後來僅兌現了經濟體制改革,政治體制改革則始終無法兌現,甚至出現了退步趨勢。

鄭也夫近日以鋒利文筆直搗當今中國「政改難產」的實施困局,他表示,主因為執政黨意識到,政改的每一項內容都是在削弱他的政黨。意即若黨政分離和政企分離的話,意味著黨將失去對國家行政和社會經濟的操控;而法制健全的話,將限制執政黨的行動範圍,社會將不像過去那樣被統治集團完全掌控。

北大知名教授鄭也夫。(取自百度百科)
北京大學社會學系退休教授鄭也夫近日以「政改難產之因」為題,撰文批判中國政權。(資料照,取自百度百科)

台灣範例:沒有民主派多年打拚,蔣經國也不可能民主轉型

鄭也夫也以台灣終結一黨專政的歷史為例,強調如果沒有民主派多年打拚,蔣經國也不可能做出民主轉型決定。他強調,「有什麼樣的統治者,就有什麼樣的被統治者;有什麼樣的被統治者,就有什麼樣的統治者。二者相互塑造,惡性循環是雙方造就的。」對照現代中國,鄭也夫認為,如果知識分子不能忠實於自己的良知、勇於講出自己的看法,「我們就不該、就不配看到專制政體的終結。」

中共執政70年以來,鄭也夫批評它帶給中國人民太多災難,更已幾乎完全喪失自我糾錯的機制,並直言「加入它(中共)是為了做官,捍衛它則是為了維護既得利益;(中共)對不同政見的仇視與日俱增,對危機的恐懼令自己失態」。

中共十九大之後確立的領導階層,左起:栗戰書、王滬寧、習近平、李克強、汪洋、韓正(AP)
中共十九大之後確立的領導階層,左起:栗戰書、王滬寧、習近平、李克強、汪洋、韓正(AP)

寫這篇文章是要「讓我還能看得起自己」

鄭也夫強調,「天下興亡匹夫有責」。這是他寫作這篇文章的目的之一,「還有一個卑微的動因,就是讓我還能看得起自己。多年來我塗抹了上百萬字。如果最終在這個我想了許久的、關乎民族大業的問題上不置一詞,我會看不起自己的。」

鄭也夫認為,「今天的書生(中國知識分子)還沒有盡責」,「如果他們都忠實於自己的良知,都勇於講出自己的看法,中國不會是今天的樣子。」

現年68歲的鄭也夫是美國丹佛大學社會學碩士、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哲學碩士,曾任教於人民大學與北京大學社會學系,經常砲轟中國教育體制與學界的黑幕,著有《文明是副產品》、《吾國教育病理》、《知識分子研究》等書,他在北大社會學系的個人網頁上特別註明「不申請並拒絕任何官方獎項」。

喜歡這篇文章嗎?

趙宥寧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