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中國有一國兩制!美國、英國、丹麥都有「特別自治區」,但它們的命運卻大不同…

2019-01-03 17:51

? 人氣

習近平2日在人民大會堂發表《告台灣同胞書》。(美聯社)

習近平2日在人民大會堂發表《告台灣同胞書》。(美聯社)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昨天在「告台灣同胞書」40週年的場合上發表談話,除了再度重申其「九二共識」堅持統一、反對台獨的立場,還屢次提及「一國兩制」。但我總統蔡英文總統也在昨天下午表明立場,強調她從未接受「九二共識」,而台灣多數民意也絕不接受所謂的「一國兩制」,這讓台灣主體性、一國兩制等議題再度白熱化。但「一國兩制」這樣的制度,其實不只在中國的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才有,美國、英國、丹麥、菲律賓等國家,也都有自治程度不一的「一國兩制」地區。

美國:波多黎各自由邦

波多黎各自由邦 (圖/維基百科)
波多黎各自由邦 (圖/維基百科)

美西戰爭爆發後,西班牙將這塊土地讓給美國。在1917年美國給與波多黎各居民美國公民的地位,而在1952年波多黎各頒布自己的憲法,在憲法中確立在美國內自治邦的地位。諷刺的是,實際上被稱為「美國國民」的波多黎各人並非所謂的「美國公民」,這表示他們不擁有美國國內的投票權,除非移民至美國。這種「不被當局者承認」的矛盾感驅使波多黎各在50年內舉辦了共5次「統獨公投」,多數人希望能「成為美國一州」,然而,「公投」在美國當局眼裏只為「表達民意」的方式,並不具有法律效應,最終還需「美國國會」同意才可行。至今,波多黎各讓位被美國國會承認,真正成為「美國的一部份」。

英國:北愛爾蘭

北愛爾蘭國旗 (圖/維基百科)
北愛爾蘭旗 (圖/維基百科)

北愛爾蘭從過去至今內部衝突不斷,有部分的北愛爾蘭人(聯合派)希望留在英國,但也有民眾(民族派)希望加入愛爾蘭共和國,兩方進而產生長期的武裝衝突,英國一度收回北愛爾蘭的自治權,在2007年才恢復分權自治政府。隨著英國「脫歐」行動正式啟動,經濟不斷衰退的北愛爾蘭掀起「脫離英國,與愛爾蘭統一」的民意訴求,大多數人希望能繼續留在歐盟體制的闢護下,而英國也因為「愛爾蘭問題」在脫歐的道路上不斷卡關,最終歐盟列下英國脫歐協議草案,表示「愛爾蘭地區」在英國脫歐過渡期將被視為「無內部邊界的共同監管區域」,能繼續留在歐盟,但此舉卻讓英國勃然大怒,並再次強調「北愛爾蘭」不得留在歐盟內,必須一同共進退,雙方目前仍然僵持不下。

丹麥:格林蘭

 格陵蘭國旗 (圖/維基百科)
格陵蘭旗 (圖/維基百科)

格林蘭是少數在「一國兩制」體制革命下,表現較為平靜、主權受到最少限制的案例。於2008舉行「自治公投」,民意一面倒向自治,並在2009年開始成為「國際法」下的獨立政治實體,除了國防、外交、財政上由丹麥掌控,其餘皆享有自治權。目前除了旅遊業為自治區內最大收入來源之一,另外,政府的一半的收入來自于丹麥的「補助」,這也是格陵蘭國民生產總值的重要補充。

菲律賓:莫洛國自治區

菲律賓南部的穆斯林族群與北部信仰基督宗教族群的衝突,一直以來都是菲國內部嚴重動盪的重要原因,因為信仰的不同與民族性的差異,南部的穆斯林教徒(又稱莫洛人)不斷對菲國政府發起戰爭來換取獨立,除了造成無數人死傷之外,更讓菲國南部200多萬人成為戰爭下的難民。直到2018年菲國總統杜特蒂通過「莫洛國組織法」,並促成「莫洛國自治區」的成立,此區將取代原有的「民答那峨穆斯林自治區」(ARMM),而法律條文為「莫洛國」政府制定基本架構,同時設定自治區政府與中央政府之間的關係。杜特蒂盼望自治區的出現能迎來國內穆斯林信徒的休戰協議,而「莫洛國」未來的發展更是國際上所關注的話題之一。

德國:布辛根

德國所屬布辛根圖章 (圖/維基百科)
德國所屬布辛根圖章 (圖/維基百科)

布辛根是一塊很小的德國領土,大概跟台北市的中正區差不多大,由當地教區議會組織小型政府,管理鄉鎮事物。這個小區全境被包圍在瑞士的領土內,大部份居民都在鄰近的瑞士地區工作,布辛根鄉鎮是唯一合法使用「瑞士法郎」作爲流通貨幣的德國地區(德國使用歐元),然而,因為大多數人在瑞士工作,應當繳交所得稅給瑞士政府,但瑞士物價高,即使德國政府給予布辛根所得稅補助,不少人還是決定遷離布辛根移居德國。

中國:香港、澳門特行政區

香港國旗 (圖/維基百科)
香港旗 (圖/維基百科)
澳門國旗 (圖/維基百科)
澳門旗 (圖/維基百科)

香港與澳門自從1997年、1999年被歸還給中國後,中國政府曾發表《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五條:「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但在香港,近幾年中國政府已經推翻「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嚴重干預香港的制度,不但特首人選要被北京認可,當選的立法會議員也會被莫名其妙取消資格,民運人士被捕入獄、中國警察越界香港執法、雨傘革命被鎮壓等等行徑。香港民主派人士認為「一國兩制」早就名存實亡。

筆者認為,一國兩制政策在不同國家、不同族群身上所得到的效應與實行的方式不盡相同,但透過以上幾個國家的案例,我們能看出實施「一國兩制」後,帶來的不一定是和平與安樂,也有可能是更加激烈的衝突與對立,尤其是面對一個專制獨裁的國家更是如此。

責任編輯/潘渝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