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懶人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激化競爭?強化合作?中國嫦娥四號成功登陸月球背面 美國科學界這麼看

2019年1月3日,嫦娥四號著陸器監視相機C拍攝的著陸點南側月球背面圖像,巡視器將朝此方向駛向月球表面。(AP)

2019年1月3日,嫦娥四號著陸器監視相機C拍攝的著陸點南側月球背面圖像,巡視器將朝此方向駛向月球表面。(AP)

中國嫦娥四號探測器在月球的馮卡門撞擊坑著陸,成為首個造訪月球背面的人類探測器。一些分析認為,這顯示中國希望加入甚至引領太空競爭的雄心。美國一些科學家則希望,美中兩國之間能消除障礙,進行更多合作。

美國科學界興奮:這是真正的探索

在中國宣布嫦娥四號成功登月之後,美國航太總署署長布里登斯廷對嫦娥四號團隊表示祝賀。他在推特上說,嫦娥四號看來是成功在月球另一面著陸,這是人類首次,也是令人印象深刻的成就。

20190106-SMG0034-I01-嫦娥四號如何從月球背面與地球通訊?
嫦娥四號如何從月球背面與地球通訊?

嫦娥四號的目標位置是馮卡門撞擊坑,這個坑位於月球南極附近的一個直徑約2500公里的南極─艾肯盆地(Pole-Aitken basin)內。這個盆地被認為是隕石撞擊而成,是太陽系最大的撞擊坑,對其進行研究可瞭解月球的更多信息。

2019年1月3日,中國「嫦娥四號」探測器降落月球背面途中拍攝的月球地表影像(AP)
2019年1月3日,中國「嫦娥四號」探測器降落月球背面途中拍攝的月球地表影像(AP)

喬治華盛頓大學太空政策研究所榮休教授羅格斯頓(John Logsdon)對美國之音說:「這是真正的探索,去到了此前無人去過的地方。」

科學家們說,在月球背面著陸之所以難是因為在著陸過程中,月球會阻斷太空船與地球的直接通訊。中國此次先發射了「鵲橋」中繼衛星,利用這個衛星來作為連接嫦娥四號與地球的橋樑,但這期間仍有延時,需要太空船具備一定的自主能力。

這種方式的成功令一些美國科學家興奮。美國聖母大學的行星地質學家尼爾(Clive Neal)對美國之音說:「我們看到這(在月球背面著陸)是可以實現的,希望還能再嘗試幾次,並且希望人類也能登上月球背面。」

2019年1月,中國「嫦娥四號」的月球車「玉兔二號」順利駛抵月球背面(AP)
2019年1月,中國「嫦娥四號」的月球車「玉兔二號」順利駛抵月球背面(AP)

中國引領太空競賽的雄心壯志

美國一些媒體認為,嫦娥四號探測器是中國一系列太空任務的一部分,凸顯了中國加入甚至引領太空競賽的雄心壯志。

《華盛頓郵報》的一篇分析文章援引澳洲皇家學會(Royal Institution of Australia)太空探索首席科學家達菲(Alan Duffy)的話說:「這不僅僅是一次著陸。今天的宣布是在明確宣稱中國技術已經達到的成熟程度。北京長期以來希望匹敵美國能力的目標現在可能在20年內就能實現,而在探月方面,也許只要10年。」

這篇文章指出,中國這次成功登月是數十年經營規劃的結果,而在中國擴展太空計畫的同時,美國和俄羅斯這兩個曾經有過最成功太空計畫的國家,太空探索的熱情卻在減弱,比如美國航太總署的預算減少已有些年。

中國在2018年完成了38次衛星發射,並在上個月開始將自己的北斗全球衛星定位系統向全球提供服務。中國還計畫建立宇宙太空站、載人登月和探測火星。

中國這次的嫦娥四號探月並非單靠中國一方力量。《國家地理》雜誌報導說,德國和瑞典的科研人員也有參與,同時「鵲橋」衛星上的射電望遠鏡設備來自中國和荷蘭的合作。

2019年1月3日,在北京航天飛行控制中心拍攝的「嫦娥四號」降落過程(AP)。
2019年1月3日,在北京航天飛行控制中心拍攝的「嫦娥四號」降落過程(AP)。

美國與中國的競爭與合作

雖然美國與俄羅斯在太空探索上有合作,但是美國一項被稱為《沃爾夫修正案》(Wolf Amendment)的法律禁止美國航太總署與任何中國實體合作,除非計畫明確得到國會的授權或美國聯邦調查局的認證。

美國聖母大學的尼爾說,美國和中國在科學家層面還是有一些良好的合作的,但是在航太總署一級的合作,或者涉及航太總署資助的時候,就受到沃爾夫修正案的製約。

支持這項規定的人士認為,這有助於促進美國的國家安全,因為中國航天局與中國軍方有關聯,而太空技術可以軍民兩用。

中國一直堅稱其太空計畫是完全出於和平目的,但是美國軍方對此表示懷疑。五角大廈在去年5月的一份報告中說,中國解放軍的戰略家認為利用太空系統的能力「對現代戰爭至關重要」。

路透社的報導指出,中國與美國都已試射了反衛星飛彈,一些專家認為,太空已變成對抗的空間。不久前,美國總統川普宣布,美國將在2020年之前建立太空軍。

喬治華盛頓大學的羅格斯頓認為,美中兩國在國家安全層面的較量,並不意味著不能有科學層面的研究合作。

美國聖母大學的尼爾認為,從人類太空探索的角度來看,合作比競爭更有益處。他說:「一旦我們走出這個星球,我們開始成為了全球文明,而不是民族國家文明,因此太空的合作就會是必須的。」

「我不害怕中國超越,而是擔心美國落後」

他說,他不擔心中國在太空探索領域的能力發展。他說:「我們需要做的是對我們的成就更為自信。你知道,美國做了很多,但是你也應該知道,距離阿波羅11號登月已經過了50年,距離上一次人類在月球上行走已經過去了47年。我們在此後做了什麼?我們歇下來了,別人趕上來了。我們應該吃驚嗎?不應該。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一起合作。」

對於這個問題,羅格斯頓也持類似的觀點,他希望新國會改變禁止美國航太總署與中國合作的限制,讓美中雙方在探月和火星等計畫上能有更多合作。

他說:「美國在太空具有領導優勢,除非它選擇失去這種優勢。美國有60年的經驗和各方面的能力。相比之下,中國的計畫規模還是比較小的。畢竟中國快三年沒有送人到太空。我覺得,我不害怕中國超越,而是擔心美國落後。」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