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紹煒專欄:北京犯3大錯 中國經濟陷困境

2015-09-06 07:40

? 人氣

北京連續犯3錯,中國經濟陷困境,但現在就唱衰中國經濟是太早了。(資料照片,美聯社)

北京連續犯3錯,中國經濟陷困境,但現在就唱衰中國經濟是太早了。(資料照片,美聯社)

從6月多股市飆上高峰再暴跌形成股災,7月「國家隊」大舉進場救援無效,到8月人民幣驟貶引發全球金融市場震盪、人行「利率雙降」,再到9月大閱兵,這一季的中國非常「吸睛」,各種正反新聞、評論充斥。事後回顧,北京政府這次在處理經濟與市場政策上,明顯犯了3大錯誤,導致中國經濟陷困境。

看看幾個主要國際媒體,這陣子與中國經濟有關的文章,都挺嚇人的─「中國金融危機難以避免」、「中國中產階級陷入恐慌」、「依賴中國的企業準備過冬」、「中國經濟模式神話破滅」、「中國陷入通縮陷阱」、「中國經濟增長中斷風險」、「中國世紀提早結束」、「中國經濟雄風不再」…….。看起來,中國經濟將持續下滑,已經註定要沒落了。

不過,沒有「歷史命定論」這回事,北京過去及現在的經濟政策確實出了問題、也犯了錯,但尚未到難以挽回的地步,現在唱衰中國經濟,早了一點。

中國經濟去年就開始走緩,北京為了實現「保7」目標,逐步增加財政政策(稱為微刺激)、寬鬆貨幣政策。這些作法並沒錯,也能讓經濟得到支撐,又不會產生太多不良後遺症。但政府後來不當的鼓勵股市走高、官媒高唱「大牛市開啟」;放任妖股橫行,監理單位不聞不管,甚至繼續鼓勵IPO;不論初衷是為了以財富效果擴大民間消費,還是讓現有企業與新創企業多喘口氣,都是錯誤且後遺症嚴重的作法─這是第一個錯誤。

當中國股市平均本益比飆到60-100倍時,這種泡沫原本就是危在旦夕,遲早要破滅。在股市反轉下跌時,政府動員各種方式支撐股市,外界稱之為「暴力救市」;被動員的單位則是國企、金融單位等所謂「國家隊」,外界估計投入2000億美元左右去支撐股市。這是在犯第一個錯誤後,再犯第二個錯誤。

8月11日,人行突然放手讓人民幣大貶,引發全球股災,其目的可能是為了提高人民幣市場化程度,推動人民幣被納入特別提款權中;也可能是在出口連續衰退後,為增強出口競爭力而放手貶值。此作法並無絕對的對錯可言,但之後人行又力圖支撐人民幣匯價,顯然就有問題了。

人行不可能同時要實現資本自由化、又要固定住匯率、還想擁有貨幣自主權(所謂的「三元悖論」)─這應該算是第三個錯誤。

當國內吹降息風、人行又放手讓人民幣貶值後,市場的預期心理就被挑起,資本外流壓力立刻上升,此時人行再要去守匯率,是事倍功半;反而不如放手讓其儘快貶到均衡價位,否則,當初就根本不該放手貶值。外界從中國外匯存底的變化推估,人行為了守匯率先後至少花了2000億美元以上。

如果,股市與匯市護盤總共花費的4000億美元,是以財政政策方式支出,短期而言,可對經濟有挹注與支撐效果,擴大就業需求;中長期看,則是改善與提升基礎建設品質、強化未來的競爭力。但投入護盤的結果,則是鏡花水月一場空─股市照跌、匯率貶值壓力仍在,效益接近零。

而連續3個錯誤也讓全球驚疑不定,對因帶領中國經濟渡過金融高壞帳、國企轉型、惡性通膨、亞洲金融風暴與金融海嘯,一路把中國經濟推到全球第2,曾經被捧為「無所不能」的中國官僚,外界感到難以信任了。

也有人認為中國可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或是與90年代的日本一樣陷入一場長期的停滯、衰退中。風險確實存在,但機率不高。亞洲四小龍被認為能脫離中等收入陷阱的典範,至於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拉美、亞、非之國家,大部份都是肇因於政治動盪、人力資本低落、初級產業龐大、金融風暴等多重因素。

以中國在產業與技術上的快速提升、政治的穩定度(經濟上要求的穩定與民主或威權政體關係不大)、傳統重教育而能持續提升人力資本等特質看,掉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機會不大。至於與日本相較,則未必恰當。日本90年代泡沫經濟時,發展程度與平均國民所得已與美國相近,其「失落20年」的困境,雖然各方解讀甚多,但社會與人口老化確實扮演重要因素。中國人口紅利尚未全失,平均國民所得只有7595美元,比之美國的52800美元差距甚遠,以之與日本相比,謬矣。

短期內,中國經濟與金融市場大概仍難脫困,各國的經濟、全球金融市場,還是難逃其影響。最後還是要等到其財政政策效益開始顯現,實體經濟回溫,這波災難才可以算是結束。在此之前,北京放手股匯兩市、少一點干預,讓其儘快落底,多專注在財政政策的推動、讓其儘快發酵,才是正道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

呂紹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