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吉里巴斯大使藍黛西》想當護理師卻踏入政壇 首度外派就來寶島台灣

2018-11-10 08:40

? 人氣

吉里巴斯大使藍黛西。(顏麟宇攝)

吉里巴斯大使藍黛西。(顏麟宇攝)

「歡迎光臨吉里巴斯!」身穿當地設計的服裝、配戴椰子殼製成的飾品,才到任近4個月的吉里巴斯駐台大使藍黛西相當熱情,「依據國際法,大使館被視為派駐國的領土,很高興你們來到吉里巴斯」。儘管我國與吉里巴斯2003年就建交,但吉里巴斯直到2013年才在台灣設立大使館,而藍黛西是第2位駐台女大使,對於身為女性出任高階職位,是否曾面臨挑戰,藍黛西直言:「沒有。」

連派2位女大使 吉里巴斯成友邦先例

我國南太平洋島國友邦吉里巴斯(Kiribati)開設大使館以來,目前共派過2位大使,而前任大使游黛姤(Teekoa Iuta)也是女性,成為我國現有邦交國中,唯一連續2任大使都是女性的國家,對此藍黛西(Tessie Eria Lambourne)頗為得意地告訴《風傳媒》:「在我出使台灣前,所有吉里巴斯駐外大使都是女性,現在則只有我1位女性。」

20181002-吉里巴斯大使藍黛西專訪。(顏麟宇攝)
藍黛西是第2位吉里巴斯駐台女大使,而她直言,未曾因性別而遭受抨擊。(顏麟宇攝)

女性參政或擔任大使,在吉里巴斯會有阻礙嗎?藍黛西直接了當地回答:「沒有,若我被批評的原因是身為女性,那也等於是抨擊其他曾任高階職位的女性政治人物......性別在吉里巴斯不是大問題,男女都有相同的參與機會。」藍黛西也提到,現今吉里巴斯國會的女性議員僅有7%,「這是因為女性基本上對政治不感興趣,不過很特別的是,首都圈3席議員,其中1個保守選區竟選出女議員」。

20181002-吉里巴斯大使藍黛西專訪。(顏麟宇攝)
吉里巴斯前任大使游黛姤(左5)及陪同時任總統湯安諾(左9)訪台的藍黛西(左6,穿藍衣者)。(顏麟宇攝)

10年前曾訪台灣 高山、颱風成新體驗

儘管這是藍黛西首度派駐海外,但台灣對她而言一點都不陌生,「我愛這裡的一切,前任總統湯安諾(Anote Tong)2008年來參加台灣前總統馬英九的就職典禮時,我也有跟著一起來,那是第1次到台灣,但當時只待了1周......台灣的一切都很有趣,只是還沒有爬過山,因為吉里巴斯沒有高山,椰子樹頂端就是最高處,爬上去就能把景色盡收眼底」。

除了家鄉沒有高山,而對山不熟悉之外,颱風對藍黛西來說也很特別,「先前的颱風(山竹)被說是今年最強颱,我還照著手冊做好防颱措施,去搶購一堆罐頭食品、蠟燭和手電筒存放,結果颱風最後沒來」,她笑著訴說想要親眼見識颱風威力,「但台灣人告訴我,不用太擔心颱風」。藍黛西說,吉里巴斯沒有颱風,偶爾有熱帶氣旋,但不會侵襲吉里巴斯。

20181002-吉里巴斯大使藍黛西專訪。(顏麟宇攝)
吉里巴斯大使藍黛西笑說,吉里巴斯最高處就是椰子樹的頂端。(顏麟宇攝)

想當護理師、木匠、律師 最後卻踏入政壇

藍黛西畢業於紐西蘭奧克蘭大學政治系,之後取得紐西蘭坎特伯雷大學(University of Canterbury)國際法與政治碩士文憑,還是最佳成績的「一級榮譽學位」(First Class Honours)。藍黛西曾擔任吉里巴斯前總統、現任吉里巴斯駐聯合國大使提托(Teburoro Tito)的秘書,而在湯安諾繼任總統後,藍黛西成為總統府副秘書長,之後陸續出任外交暨移民部、內政部、商務部次長。

出使台灣前,藍黛西擔任內閣秘書長,只是吉里巴斯女性普遍對政治不感興趣,加上吉里巴斯駐外館處數量極少,怎麼會想踏入政壇,更走上外交官之路?「我最初是想當護理師,想說以後能夠照顧父母,也曾想跟爸爸一樣當個木匠」,藍黛西笑著直言,「大學時想說讀法律當律師好了,但當時的獎學金是給政治系學生,因此我讀了政治,主修行政管理」。

全國時差曾差1天 只好周休4日

「我對學習不同文化、了解不同民族有很大的熱情」,藍黛西表示,正因有著這股熱情,讓她對外交工作充滿熱忱,而她也努力傳遞吉里巴斯的文化與旅遊特點,「吉里巴斯是全球第1個迎接新年曙光的國家,也是國際換日線及赤道同時跨越的唯一國家」;換言之,吉里巴斯國土方散在東西南北半球內,且在1995年重劃國際換日線之前,吉里巴斯東西兩邊群島時間整整差了1天。

藍黛西說:「變更國際換日線以前,吉里巴斯最東邊的萊恩群島(Line Islands)比首都南塔拉瓦(South Tarawa)慢了1天,由於時差緣故,那時吉里巴斯全國每周只能工作3天,為了增加工作效率,因此吉里巴斯決定把國際換日線東移,這樣吉里巴斯全國時間才會是在同1天,但全國現在仍劃分3個時區,最東邊與最西邊只差2個小時。」

吉里巴斯
吉里巴斯國家簡介

轉機2次 花了1天時間飛到台灣

藍黛西表示,吉里巴斯各島之間都可搭船抵達,「唯獨有個島嶼,只能靠划獨木舟前往」,但她輕鬆說道,划獨木舟對吉里巴斯人沒有什麼困難,「我們的祖先數千年前就是划獨木舟來到吉里巴斯」。不過台灣飛往吉里巴斯仍須不少時間,藍黛西透露,自己在台灣另1友邦索羅門群島(Solomon Islands)和澳洲布里斯本轉機2次,加上飛行時間共花了近1天的時間才抵達台灣。

「我想這是比較快的路線了」,藍黛西說,另外還有經過斐濟(Fiji),從香港或南韓首爾轉機的航線,「但可能要在斐濟過夜1晚,時間更久」。除了地理因素,航班選擇有限也是前往吉里巴斯如此耗時的原因之一,對此藍黛西稱:「我們正試著成立經營國際線的國籍航空。」吉里巴斯現有2家航空公司,僅國營的吉里巴斯航空(Air Kiribati)有往返吉里巴斯與斐濟的航班,也是唯一的國際航線。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