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蜂蜜檸檬
  • 中國危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同婚公投辯論》一個女同志生下的6歲女孩心願:讓媽媽的身份證,有另一個媽媽的名字

女同志媽媽吳少喬分享自己的故事,他說,女兒的心願,就是身份證上能有另一個媽媽的名字。(取自中視CTV@Youtube)

女同志媽媽吳少喬分享自己的故事,他說,女兒的心願,就是身份證上能有另一個媽媽的名字。(取自中視CTV@Youtube)

「我女兒2歲的時候,她曾經翻了我的錢包,她問『媽咪,這什麼』,我說這是身份證,上面有媽咪的名字、爺爺的名字、婆婆的名字,以後妳也會有一張。她又問:『以後會有媽咪的名字嗎?』那時,我不敢告訴她答案……」

讓身份證上出現另一個媽媽的名字,這心願何時才能實現?同婚公投辯論今(9)日進入第3回合,由使用伴侶卵子生下女兒的女同志媽媽吳少喬(Jovi)擔綱平權公投第14案「同婚入民法」的正方。談起為何希望民眾在14案投下同意票,吳少喬分享自己的故事──她們一家三口很幸福,女兒說「我想要的爸爸就是我的媽媽」,而女兒的心願,就是身份證上能有另一個媽媽的名字。

「我是吳少喬,我帶著我身為母親的期盼來到這裡,這是我跟我太太還有我的孩子,我是一個母親、也是一個同志、同時我也是基督徒,你從照片可以看到,我們就是一個很幸福的狀態……」

女兒曾病危,另一半卻無法簽署手術同意書

吳少喬的女兒今年6歲,在國外殖入原伴侶的卵子、以人工生殖方式受孕。女兒出生時曾經歷母女皆病危、而另一半無法替女兒簽下手術同意書的絕望,吳少喬回憶,當時她剛剖腹產完,拖著還有刀痕的肚子從中壢趕到台北加護病房看女兒,求醫師無論如何都要救救她。

20181109-同婚公投議題9日進行第3場意見發表會,圖為正方代表、女同志媽媽吳少喬。(取自中視CTV@Youtube)
女同志媽媽吳少喬表示,女兒出生時曾經歷母女皆病危、而另一半無法替女兒簽下手術同意書的絕望。(取自中視CTV@Youtube)

從死神手中奪回女兒,吳少喬說如今一家三口相當幸福,今日出席意見發表會時別的領帶就是女兒畫的:「有兩個媽媽是兩倍的幸福,她覺得自己是最幸福的孩子。」

有兩個媽媽,而不是「一個爸爸一個媽媽」,女兒會為此困擾嗎?吳少喬說,確實學校父親節作業指定要畫「我的爸爸」時,作為家長會有點擔憂,但從女兒的表現看來是媽媽多慮了:「她不是畫我就是我太太、再畫一條領帶,非常驕傲拿回家告訴我:『媽咪妳看,我想要的爸爸,就是我的媽媽!』」

女兒童語:「我不是喜歡男生,我是喜歡這個人!」

吳少喬說,或許也有人會質疑兩個同性別家長教出的小孩是否會變同志,對此她分享一段與女兒的對話。女兒快6歲了,跟媽媽說她喜歡一個小男生,吳少喬問:「所以妳喜歡男生囉?」女兒回:「我不是喜歡男生,我是喜歡這個人!」對於女兒這番話,吳少喬嘆:「我想她對我們也是這樣,並不是因為我們是同志,就會給她不同的教養、不同的愛……」

20181109-同婚公投議題9日進行第3場意見發表會,圖為正方代表、女同志媽媽吳少喬。(取自中視CTV@Youtube)
同婚公投議題意見發表會的正方代表、女同志媽媽吳少喬說,他們一家三口相當幸福,今日出席意見發表會時別的領帶就是女兒畫的。(取自中視CTV@Youtube)

儘管一家三口相當幸福,但吳少喬仍說出了一些遺憾──她們終究是沒受到法律保障的家人。例如,女兒曾翻過她的身份證,問說這是什麼,吳回說那是身份證、上面有家人的名字、以後女兒也會有一張,這時女兒又問:「以後會有媽咪的名字嗎?」吳少喬嘆:「那時我不敢告訴她答案,我想不到會有這一天,直到蔡英文總統承諾要實現婚姻平權……」

因為法律未保障這一家人,吳少喬的原伴侶在女兒出生病危時也無法簽下手術同意書,讓女兒多開了刀,胸口兩個疤。「她問我說,她身上兩個疤是不是因為媽媽沒辦法保護她?我抱著她說:不是媽媽不想保護妳,是法律不夠好,讓我沒辦法保護妳……」說到這,吳少喬哽咽得差點說不下去。

20181109-同婚公投議題9日進行第3場意見發表會,圖為正方代表、女同志媽媽吳少喬。(取自中視CTV@Youtube)
女同志媽媽吳少喬指出,雖然一家人過得幸福,但仍有遺憾──她們終究是沒受到法律保障的家人。(取自中視CTV@Youtube)

「沒有法律保障,就會立刻拆散我們的家庭!」

吳少喬一家人碰上的問題不是個案,她其他同志家庭也看到一樣的悲劇,例如另一個家庭的雙胞胎孩子因為文件無法簽署被隔離在外,又例如另一個12口的大家庭,家長最擔心的是:「他擔心有一天出事了會與孩子沒有關聯,心疼孩子的爺爺、奶奶、舅舅、舅媽,他們對於孩子就沒有法律上的關係了……」

「沒有法律保障,就會立刻拆散我們的家庭!我的母親讓我來到這,就是希望我勇敢說出來……」吳少喬說:「不要再說這世界上沒有同志家庭可以生養小孩了,我相信台灣是個很好的社會,我們不願意拆散任何家庭,沒有一個家庭會被拆散只因為疾病、只因為沒有法律保障……在這些煎熬中受傷的不只是你們也是我們,我相信台灣是個互相尊重、不願意拆散他人的善良社會。」

對於反同婚陣營「修民法會讓阿公阿嬤不見」的說法,吳少喬說女兒也困惑過:「好奇怪,樓上鄰居爸爸媽媽不會不見啊,我同學阿公阿嬤也不會改變啊!」

吳少喬說,目前台灣已存在300多個同志家庭的孩子,而稱謂的改變就是為了幫助這300多個孩子的未來,讓他們在就學、醫療、保險及家長照顧上受到政府保障。對於公投案,身為同志家長,吳少喬呼籲民眾對反同婚陣營提出的10、11、12案投下反對票,強烈希望台灣人「將心比心」,只要做到一點點改變,就可以減少孩子的痛苦。

「我相信台灣人有成人之美,會互相照顧彼此。」吳少喬說。而身份證上有兩個媽媽的那天,女兒還在等。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