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蜂蜜檸檬
  • 中國危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同婚公投辯論》女同志媽媽為生女兒差點喪命 反同婚律師冷回:制度性製造單親

女同志媽媽吳少喬表示,一家人幸福美滿,但她也曾冒著生命危險生下女兒,原伴侶也歷經無法為女兒簽手術同意書的絕望。(取自中視CTV@Youtube)

女同志媽媽吳少喬表示,一家人幸福美滿,但她也曾冒著生命危險生下女兒,原伴侶也歷經無法為女兒簽手術同意書的絕望。(取自中視CTV@Youtube)

「我怎麼可能不愛跟我沒有血緣關係的孩子?她就是我的命!」同婚議題今(9)日進行第3場意見發表會,平權公投14案以使用伴侶卵子、以人工生殖方式生下女兒的女同志媽媽吳少喬為正方代表。吳少喬哽咽道,當初孩子發病危通知,她自己也因生產遭逢生命危險,但仍拖著有刀痕的肚子從桃園趕赴台北、一步步走到加護病房看孩子──而聽完吳少喬這般經歷,反方代表、下一代幸福聯盟律師裘佩恩,冷靜說著:「法律設計上我們希望給孩子最多的保障,法律不該『制度性製造血緣單親』。」

「不要再說這世界上沒有同志家庭可以生養小孩了!」發言之初,吳少喬拿出一張與伴侶、女兒的合照,表示女兒今年6歲,一家人幸福美滿──只是在幸福滿美之前,她也曾冒著生命危險生下女兒,原伴侶也歷經無法為女兒簽手術同意書的絕望。

吳少喬回憶,女兒剛出生時因為無法呼吸送往新生兒加護病房,而剛生產完的她醒來問母親「孩子呢」、「有沒有回到我身邊」,母親說孩子因為無法呼吸,由另一個媽媽送到台北的醫院,同時也對吳少喬說:「妳也快走了,妳知道嗎?」

「我那時才知道,原來生產讓我們都快不見了……」吳少喬哽咽說。

20181109-同婚公投議題9日進行第3場意見發表會,圖為正方代表、女同志媽媽吳少喬。(取自中視CTV@Youtube)
女同志媽媽吳少喬在提及女兒病危時,一度哽咽。(取自中視CTV@Youtube)

不在人前說自己是女同志,卻因孩子不得不出櫃

孩子手術時,孩子的另一個母親被擋在急診室外無法進入,吳少喬說她幾乎沒有在人前說過自己是女同志,卻因為孩子不得不出櫃:「她第一次出櫃,是因為我們的孩子躺在這裡發病危通知,她快走了,她說拜託,救救我們的孩子!」

因為另一個母親無法簽下手術同意書,醫生以最簡單的健保方式來救孩子,而吳少喬在手術後挺著刻上剖腹產刀痕的大肚子,從桃園趕到台北,一步步走到加護病房看孩子:「我幫孩子簽下手術同意書,告訴我的醫生說『無論如何都要救救她,拜託你!』」只是,孩子因為沒有受到夠好的治療,本來只是不會呼吸,變成肺破兩個大洞,必須開刀治療。

「我的女兒快6歲了,她知道自己的身世、知道自己發生的任何事……她問說她身上兩個疤是不是因為媽媽沒辦法保護她?我抱著她說,不是媽媽不想保護妳,是法律不夠好,讓我沒辦法保護妳……」說到這,吳少喬一度哭到幾乎無法繼續。

「沒有一個家庭應該被拆散,只因為沒有法律保障」

「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我相信你們有不少跟我一樣是母親、是家長,而當孩子快離開了,你卻連一份醫療文件都不能簽,你是什麼感受呢?」吳少喬如此探問,也期盼民眾支持同性婚姻入民法,給孩子足夠的保障:「我相信台灣是個很好的社會,我們不願意拆散任何家庭,沒有一個家庭應該被拆散,只因為疾病、只因為沒有法律保障……」

對於吳少喬的分享,反方代表、下一代幸福聯盟律師裘佩恩首先表示「感動」,但話鋒一轉,繼續訴說反對同性婚姻入民法的理由。

20181109-同婚公投議題9日進行第3場意見發表會,圖為反方代表、下一代幸福聯盟律師裘佩恩。(取自中視CTV@Youtube)
下一代幸福聯盟律師裘佩恩表示,同性伴侶採借精、借卵生殖,對下一代保障不足。(取自中視CTV@Youtube)

「民法與專法最大差異,只在是否用『婚姻』兩個字」

裘佩恩首先表示,吳少喬的問題可用專法解決、同性伴侶可收養,接著說,民法承認同婚與專法最大差異,只在是否用「婚姻」兩個字、是否同意可以做人工生殖等。

對於人工生殖,裘佩恩說,法律設計不會「製造單親」,但一旦產生,法律一定會加以保障:「法律設計上我們希望給孩子最多的保障,但異性戀也好、同性也好,都可能會產生單親的問題,法律不該『制度性製造血緣單親。』

裘佩恩也當著吳少喬的面說,同性伴侶採借精、借卵生殖,對下一代保障不足:「同性戀不願意用『正常』方式生產,必須制度性借精、借卵產生下一代,這樣制度性產生血緣單親,以社會角度來看,我們對於人、對兒童權利保障不足……兒童還是會想知道生父、生母是誰。」

裘佩恩強調,吳少喬的問題只需要專法就能解決,其中限制只有人工生殖的部份,其他關於財產、稅務、醫療部份沒有其他限制。然而對於專法,吳少喬拿出《基督教今日報》下一代幸福聯盟主張的專法版本當場打臉──裘佩恩所謂的專法,限制同性二人不得收養,另一個母親跟孩子還是陌生人:「你說我不能收養小孩,但你要我接受這樣的專法?」

20181109-同婚議題9日進行第3場意見發表會,圖為反方代表、下一代幸福聯盟律師裘佩恩。(取自中視CTV@Youtube)
對於女同志媽媽吳少喬的問題,下一代幸福聯盟律師裘佩恩強調,只需要專法就能解決,其中限制只有人工生殖的部份,其他關於財產、稅務、醫療部份沒有其他限制,但此一說法隨即被打臉。(取自中視CTV@Youtube)

「我怎麼可能不愛沒有血緣關係的孩子?她就是我的命!」

對於裘佩恩的「血緣說」,吳少喬更說,她跟孩子是沒有血緣關係的──她因為僵直性脊椎炎的關係,害怕孩子也有遺傳疾病,因此是用原伴侶的卵子生下孩子:「我跟我孩子沒有血緣關係,但她確實是我生的!我怎麼可能不愛跟我沒有血緣關係的孩子?她就是我的命!」

吳少喬指出,目前台灣已有300多個同志家庭的子女、遍佈全台,他們迫切需要政府保障,讓他們在就學、醫療、保險有保障,能有兩個家長的疼愛、兩個家長的關注:「他們是真正的雙親,卻活在單親的影子下──可不可以請電視機前觀眾朋友看一看,有這麼多孩子他們等著我們去愛、有這麼多的孩子他們等著我們去疼,可以嗎?」

「希望你們能將心比心,只要做到這一點點的改變,像我孩子就可以不要再面臨住院沒有家長的苦,我相信台灣人有成人之美、會互相照顧彼此,請對10、11、12號阻礙我家、阻礙大家成家的公投,投下反對票!」吳少喬最後如此呼籲。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