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教育公投辯論》自稱「前男同志」反同志教育、羞談「我都沒戴套」 平權團體轟:強烈要求落實性平教育

2018-11-07 20:20

? 人氣

平權公投第15案意見發表會7日登場,自稱「前」男同志的郭大衛擔任反方。(擷取自YouTube)

平權公投第15案意見發表會7日登場,自稱「前」男同志的郭大衛擔任反方。(擷取自YouTube)

「每次都沒戴套喔,每次──害羞都來不及了,怎麼會要求對方戴套?」今(7)日同志教育再戰公投意見發表會,平權公投14案正方代表由國小教師翁麗淑出戰,反方則為自稱「前」男同志的郭大衛。郭大衛以自身「變回異性戀」的經歷來談為何反對同志教育,也語出驚人羞談自己過去跟同性做愛都不戴套、認為性平教育教戴保險套沒有用,這番發言引起網友議論紛紛,一名女同志即以反同婚陣營常說的「不知道怎麼教小孩」反諷,而彰化同志行動連線則表示:「強烈要求學校落實性別平等教育,以免更多郭大衛受害!」

郭大衛自述,他曾有10年同性戀生活,於4年前結婚,現在與太太有2個孩子。談起過去生活,他說起源是:「我去一個哥哥家打電動,他探索我的身體、讓我得到性滿足……後來我國高中都是男校,一直到大學我都跟男生發生性關係,我高中發現為什麼我對女生都沒有情慾、相對對男生的情慾卻是如此強烈 加深我對自己的認定就是人家口中的『同性戀』。」

直到退伍後獨居準備國考,郭大衛說,當時一個人孤身在外、突然非常想要一個家,「我想到爸媽非常恩愛不曾吵架,我想說我跟女生還是有機會」,後來認識了妻子,結婚4年以來都有正常性生活,也生下了2個孩子。

20170525-幸福盟後同代表郭大衛25日於釋憲結果公佈後,在司法院外召開記者會。(顏麟宇攝)
自稱「前」男同志的反方代表郭大衛,表示性別平等教育戴保險套無法預防愛滋。(資料照,顏麟宇攝)

因此郭大衛否認「性傾向是天生」的,認為可以改變:「我認為對女生沒性慾代表我是同性戀,後來我也發現這是錯的──我對男生情慾從國小三年級開始一直發展發展,等高中身邊都在交女友、我想跟風,卻發現我對女生沒有任何渴望──因為我已經習慣對男生的情慾,但這不代表我不能改變。」

郭大衛也批同志教育讓愛滋感染者數量一路上升,「說要正視同志學生的存在,而這3000多個愛滋感染學生與家長,誰來重視他們的存在?」郭大衛引述一則「國二生初見網友不戴套染愛滋」的新聞,表示自己也曾經很害怕得愛滋:「我在結婚前也很害怕,怕出來的婚前健康檢查說我有愛滋,我跟陌生成年男子發生性關係……」

郭大衛以自身「不戴套」的經驗強調肛交是危險性行為,他強調「每次都沒戴套,每次喔」,這並不是學校沒教,而是:「害羞、期待都來不及了,怎麼還會要求對方戴保險套?」因此郭大衛也認為性別平等教育戴保險套無法預防。

20181107-平權公投第15案意見發表會7日登場,正方代表鷺江國小教師翁麗淑強調「不是家長給的愛不夠,而是社會不友善殺死了孩子」。(擷取自YouTube)
平權公投第15案意見發表會7日登場,正方代表鷺江國小教師翁麗淑強調「不是家長給的愛不夠,而是社會不友善殺死了孩子」。(擷取自YouTube)

對於郭大衛「變」異性戀的發言,正方代表翁麗淑首先回應:「我們知道有雙性戀存在。」2017年的《科學人》雜誌提出性別有極多種樣貌(即性別光譜),科學證據也說性別有50幾種,並不是單純同性戀、異性戀的差異,至於性傾向可以「變」這回事,翁麗淑以科學證據強調:「有非常多學會、包括美國科學會說性傾向是不可被外力改變的,性傾向是絕對不能被外力改變的,世界衛生組織也說:沒有科學證據顯示改變性傾向的企圖是有效的。」

翁麗淑也說,雖然同志教育看似讓同性戀者比例上升,事實是因為「社會變友善、變寬容」,因此同志孩子會覺得「我們沒什麼兩樣,為什麼不敢告訴別人」,進而比較敢出櫃、敢在人前展現自己的身份,並不是同志教育把孩子「變」同志。

同志族群較易得愛滋?「其實可怕的是異性戀」

至於郭大衛所謂「同志族群較易得愛滋」的說法,翁麗淑則表示,同志族群是因為特別被提醒,篩檢率極高,比較可怕的其實是異性戀,因為缺乏教育而不認為自己可能是愛滋感染者、這非常危險。

就算是愛滋感染者,翁麗淑也說:「愛滋真的不可怕,可怕的是,大家對他的恐懼、歧視、還有污名,讓人不敢把自己的狀況講出來──不敢求助會導致更糟糕的後果!」翁麗淑強調,現在醫學非常發達、愛滋感染者也可將病毒量控制到近乎零、沒有傳染力:「他可以跟正常人一樣活得非常好,這些不該讓我們恐懼、產生污名!」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