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蜂蜜檸檬
  • 中國危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金馬4導演訪談曝光 張藝謀用底層平民展現「撕裂人性」過程

張藝謀入圍金馬55最佳導演,他執導的《影》本次來勢洶洶,一舉入圍金馬12項提名。(金馬執委會提供)

張藝謀入圍金馬55最佳導演,他執導的《影》本次來勢洶洶,一舉入圍金馬12項提名。(金馬執委會提供)

第55屆金馬獎即將於下周六(17日)登場,金馬執委會今(9)日釋出張藝謀、婁燁、畢贛、萬瑪才旦4位最佳導演入圍者訪談。張藝謀表示,《影》是一個權謀故事,也是人性掙扎的故事;婁燁則表示,自己這次拍改革開放的背景,大起大落其實超過一部影片;萬瑪才旦、畢贛同樣描述夢境,一者以《我的太陽》作為意像,一者則是透過60分鐘長鏡頭表達夢的抽離感。

入圍12獎項來勢洶洶 張藝謀訴說人性掙扎

張藝謀的《影》本次來勢洶洶,一舉入圍金馬12項提名,他表示,「這個故事是個權謀故事,當然也是個人性掙扎故事」,他特別想拍平民在貴族的遊戲中,掙扎、逆轉、蛻變,乃至人性撕裂的過程。

張藝謀認為,由鄧超飾演的主角,「本身是犧牲品,底層的犧牲品」,他的過去,他怎麼訓練的,他到今天,他是怎樣一步步,魔鬼還是天使?「權力腐蝕人心,權力腐蝕靈魂,權力如何在他心目中是怎麼回事?」這是他最感興趣的。

關注改革開放時期背景 婁燁盼接觸社會深層

以《頤和園》為代表作,並曾以《推拿》在第49屆金馬獎抱回6項大獎的婁燁,今年以《風中有朵雨做的雲》入圍。婁燁表示,他在《頤和園》之後,一直想拍個改革開放背景的故事,這是非常有意思的一個階段,有大起大落的感覺,「它的落差,所謂的變化,實際上超出了一部影片的承受範圍」。

《風中有朵雨作的雲》以中國廣州冼村作為背景,該地在廣州政府下令改造多年未果後,村民於2010年因不滿賠償方案,肉身阻止政府強拆,最終遭到2000多名警力鎮壓。婁燁表示,必須找到像冼村這樣一個空間,才能找到敘事故事的方式,「你會看到不同發展速度、不同發展地域,實際上它是混雜在一起的」,所以故事從這裡開始,讓影片更能接觸到一些社會背景的深層事物。

20181105_金馬55最佳導演入圍_婁燁。(金馬執委會提供)
婁燁今年以《風中有朵雨做的雲》入圍金馬最佳導演獎。(金馬執委會提供)

《我的太陽》貫串夢境意像 萬瑪才旦稱是「機緣巧合」

藏族出身的導演萬瑪才旦,本回以《撞死了一隻羊》入圍最佳導演,「希望把它呈現為就像一個夢一樣,在夢中完成所有的故事」,也因此,劇組在前期,需要做很多如勘景、演員狀態調整的準備工作,「包括每個場景的細節,我覺得都是把一個文字,轉換成影像的一個保障。」

萬瑪才旦在片中,多次使用歌曲《我的太陽》('O sole mio),他表示這個音樂會一直貫串在夢裡面,「這些點就是呈現這片子的樣貌,如果沒有這樣的機緣巧合的話,可能很難達到現在影片的樣子。」

20181105_金馬55最佳導演入圍_萬瑪才旦。(金馬執委會提供)
萬瑪才旦以《撞死了一隻羊》入圍最佳導演,他在談及執導影片時表示,「希望把它呈現為就像一個夢一樣,在夢中完成所有的故事」。(金馬執委會提供)

一鏡到底狂飆60分鐘 畢贛:想跟演員一起經歷這個時刻

曾以首部長片《路邊野餐》拿下第52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的畢贛,第2部長片《地球最後的夜晚》一口氣挑戰最佳導演、最佳劇情長片,年僅29歲的他也是今年最年輕的入圍者。

畢贛表示,這個劇本,「就是講一個男人失去一個女人,是個很簡單的故事」,然後他就開始寫成像黑色電影的樣子,再把黑色電影反過來,先把它寫成類型片,再開始用電影語言、用結構慢慢去破壞它。

對於片中長達60分鐘、用於表現夢境的的一鏡到底橋段,畢贛表示,鏡頭的長度,他個人沒什麼執迷,「我甚至不知道具體有多長」,實在是想跟演員一起在60分鐘的時間,一起經歷這個時刻,「我們拍的時候是在天快亮的時候,我和演員,我們大家一起很幸福地,等待那個天亮時刻」,他認為,這大於使用任何特效,每個人知道夢境是很快速的,但在電影裡它又實實在在地一直在發生下去。

專訪「路邊野餐」畢贛導演。(林俊耀攝)
導演畢贛第2部長片《地球最後的夜晚》一口氣挑戰最佳導演、最佳劇情長片,年僅29歲的他,也是今年最年輕的入圍者。(林俊耀攝)

《邪不壓正》先征金馬、再戰奧斯卡

在台灣以《讓子彈飛》最為知名的姜文,此次以《邪不壓正》入圍包含最佳導演等6獎項,《邪不壓正》今年也將代表中國,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但姜文因工作檔期,無法配合受訪,而缺席訪問影片。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