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蜂蜜檸檬
  • 中國危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鼓起勇氣向心儀男生告白,卻換得「變態」兩個字…當年老師的「沒反應」,讓他感激至今

「他是第一個沒有因為我的性傾向責罵我的大人。」

我是Winter,念的是北一女對面的師院實小。

我從小是個娘娘腔的男生,同學沒有對我肢體霸凌,可還是有少數同學曾嘲弄過我性別氣質,但我從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錯,所以會反擊回去,時間久了,同學自討沒趣也就不說了。

國小時期的我過得還算愉快,但到中年級時,有個男同學好吸引我,上課想跟他坐在一起,下課想跟他一起回家,看了他寫的作文也讓我感到開心,那種想親近他的感覺好強烈,即便後來分班了仍然很想他。

當同學們在聊男生喜歡女生跟女生喜歡男生這件事時,我才發現這種感覺是喜歡,但也突然意識到自己跟周圍的人不一樣,沒人在聊男生喜歡男生,而當電視上談到有關同性戀的新聞時,父母也是用批評的方式談論。所以我開始害怕被別人知道我真實的情感,也很難接受這樣的自己

國中唸的是大安國中,當時是男女分班,聽過學校有打架的事情,我開始擔心娘娘腔還有喜歡男生這件事受到霸凌。所以想辦法融入同學,跟同學一起討論其他班的女生一起傳閱A書等,好像這樣就沒事。但我心裡很清楚這才不是真實的我。

國二時一見鍾情的愛上了隔壁班班長,當時心裡頭小鹿亂撞,這強烈的感覺讓我每天都在想他,找機會跟他們班混熟想方法認識他,鼓起勇氣告白後,換得了「變態」兩個字。

這樣的回應讓我心痛不已,不只傷心同時也害怕他會把這件事說出去,不知道其他同學會怎麼看我。在這痛苦的情況下我需要一個出口、一個可以訴說的對象,不然我會撐不下去。之後我選擇讓老師知道,因為我的導師在我心中是個可靠照顧我的老師。

在寫作文時我把我喜歡男生寫了上去,作文發回來老師沒有負面的評語。這讓我感到很開心,雖然不知道老師對我喜歡男生這件事是怎麼想,可是沒有批評我、沒有罵我,對當時的我來說就事一股很大的力量。

感謝當時的導師徐雅楓老師,經過二十幾年了,或許他已經不記得這件事,但是我永遠記得他是第一個沒有因為我的性傾向責罵我的大人,讓我知道我沒有錯,那給了當時的我繼續活下去的動力。

文/Winter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青春藏了誰臉書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