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蜂蜜檸檬
  • 中國危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一戰終戰百年》法國總統馬克宏悼念被遺忘的非洲英靈 曾祖父打過最慘烈的索姆河戰役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法國在北部力抗德國進犯,而被世人廣為記住的都是歐洲官兵,但實際上,當時作為英國和法國殖民地的非洲國家,也都派軍參戰,這些戰死沙場的非洲官兵卻逐漸被人遺忘。法國總統馬克宏6日與馬利總統凱塔在法國東北城市漢斯悼念這些非洲官兵。此外,馬克宏與英國首相梅伊9日會前往法國北部城市提普伐,哀悼當年在索姆河戰役喪命的無名氏英雄。

殖民地非洲人送上戰場 20萬人逝去無人知

凱塔(Ibrahim Boubacar Keita)的曾祖父在凡爾登戰役(Battle of Verdun)中身亡,該戰役是一戰中破壞性最大、時間最長的一場戰事,造成逾30萬人喪命,傷亡人數僅次於索姆河戰役(Battle of the Somme)。凱塔表示:「今天,我們敬仰這些英雄,約有20萬人日以繼夜為法國、為自己而戰,同時也是為了正義和自由而戰。」他還說,這些「難以平息」的戰士,為了世界和平而捐軀。

一戰百年:法國總統馬克宏到東北城市凡爾登參加紀念活動(AP)
一戰百年:法國總統馬克宏到東北城市凡爾登參加紀念活動(AP)
一戰百年:法國總統馬克宏與馬利總統凱塔悼念陣亡士兵(AP)
一戰百年:法國總統馬克宏與馬利總統凱塔悼念陣亡官兵(AP)

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沒在紀念活動上發言,但他推文寫道:「這些來自全球各地的年輕生命在100年前逝去,沒人知道他們是誰,而在他們之中,有20萬名來自殖民地的非洲官兵。」馬克宏與凱塔在漢斯(Reims)的香檳公園(Parc Champagne)舉行紀念活動,2人一同獻花,並為非洲官兵紀念碑揭幕,而6日的活動是一系列一戰終戰百年紀念活動的一部分。

非洲至今仍怨恨 法國未從重視非洲官兵

儘管這些非洲官兵來自整個非洲西部,但常被統稱為「塞內加爾狙擊兵」(Senegalese tirailleur),而法國長期被抨擊,沒有正視這些非洲官兵在一戰的貢獻,且利用非洲人打仗的歷史,非洲人至今仍憤恨不平,而馬克宏作為第1位法蘭西帝國時期(post-empire era)之後出生的法國總統,試圖撫平傷痕,更曾表示法國殖民時期的不公平法規,等同「違反人道的罪行」。

撰寫過7本關於法國殖民史的法國歷史學家法蓋塔(Julien Fargettas)告訴《法新社》:「這是首次以這樣的等級敬仰(一戰非洲官兵),更勝於與非洲國家元首一起敬仰。」當年這些非洲官兵長途跋涉,能在旅途中存活的人,一到目的地就會被推上戰場,他們對戰事一無所知,也毫無準備,法蓋塔說:「想像一下他們感到的震撼,來到距離非洲遙遠的地方,然後被丟進現代、工業化的戰爭之中。」

一戰百年:澳洲軍隊抵達埃及亞歷山大港,準備前往加里波利半島參戰(AP)
一戰百年:澳洲軍隊抵達埃及亞歷山大港,準備前往加里波利半島參戰(AP)
一戰百年:凡爾登戰役(AP)
一戰百年:凡爾登戰役(AP)

最慘烈的索姆河戰役 逾7萬南非人戰死

非洲西部國家塞內加爾達卡大學(University of Cheikh Anta Diop)歷史教授恩道(Mor Ndao)直言,法國從未「承認這些非洲官兵的重要性和所做的犧牲......他們所受到的待遇,跟法國及歐洲國家官兵的待遇相比,毫無公平可言」。另外,馬克宏與梅伊(Theresa May)9日要紀念的索姆河戰役,也被法國淡忘,但英國與大英國協國家卻緊記此戰役。

一戰百年:索姆河戰役前線作戰的澳洲砲兵(AP)
一戰百年:索姆河戰役前線作戰的澳洲砲兵(AP)

1916年,英國與仍是英國殖民地的澳洲、加拿大、印度、紐西蘭、南非、辛巴威聯合出兵,協助法國對抗德國,而索姆河戰役是一戰中傷亡最慘烈的戰事,英國與大英國協共損失逾45萬人,法國則有20萬人喪命。馬克宏與梅伊會在提普伐(Thiepval)紀念碑獻花,悼念約72000名英國與大英國協的陣亡將士,這些無名氏英雄絕大多數來自南非。

馬克宏曾祖父打完仗 留在法國娶妻生子

此外,對馬克宏而言,紀念索姆河戰役也有很大的意義,因為他的曾祖父羅伯特森(George William Robertson)曾經打過索姆河戰役。羅伯特森是英國出生的肉販,他在戰後留在法國,1919年5月與法國公民勒布隆(Suzanne Julia Amélie Leblond)結婚,2人在1922年生下次女賈桂琳(Jacqueline),她嫁給鐵路工人安卓(André Macron),生下尚-米凱爾(Jean-Michel),也就是馬克宏的父親。

馬克宏2017年走馬上任後,英國《鏡報》(Daily Mirror)翻出羅伯特森的過往,戰後留在太太勒布隆家在亞眠(Amiens)的旅館工作,而亞眠正是馬克宏出生長大的地方。不過羅伯特森之後與勒布隆離婚,搬回英國倫敦東部住宅區「森林門」(Forest Gate)定居,並與勒布隆一家斷絕聯繫,1956年在家過世,享壽68歲。至於勒布隆,則在馬克宏21歲時離世,她生前並未透露太多這段過往。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