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幸吟專欄】目睹動物大遷徒之壯觀-一個最團結也最堅毅的故事

2018-11-09 09:00

? 人氣

2013年7月18日星期四,因為前一夜大雨,在水氣瀰漫的早晨告別Nakuru,前往肯亞Safari最著名的Masaimara National Reserve。

五個小時的車程,滿眼多是綠意林地,或是金黃麥田,襯著藍天白雲,「真的在非洲嗎?」疑問始終盤在心上。直到行經顛簸道路、迎面而來的滾滾黃塵,還有穿著鮮明色彩、身型瘦高的馬賽人出現,證明已經來到肯亞馬賽馬拉國家保護區,馬賽部落從15世紀就定居在此,這裡是他們幾百年根深蒂固的家園。

佔地1,510平方公里的馬賽馬拉,和Samburu一樣,都是在1968年成為肯亞的國家級保護區。那一年是肯亞脫離英國殖民第五年,當政的肯亞國父Kenyatta,也是今年四月選上的新總統的父親,把這兩處收歸國有,為日後蓬勃的Safari觀光產業奠定基礎。

在這裡,終於目睹動物大遷徒的壯觀。150萬隻牛羚(wildebeest),每年七月從坦尚尼亞移居到此,十一月初才回家。他們追隨食物,整個族群渡河求生的情景,是最團結也最堅毅的故事。

淡黃色的野草,餵飽全身黝黑的牛羚,馬賽馬拉一望無際的土地上,彷彿裝飾著一串串不時移動的小黑點。(圖/謝幸吟提供)
淡黃色的野草,餵飽全身黝黑的牛羚,馬賽馬拉一望無際的土地上,彷彿裝飾著一串串不時移動的小黑點。(圖/謝幸吟提供)

淡黃色的野草,餵飽全身黝黑的牛羚,馬賽馬拉一望無際的土地上,彷彿裝飾著一串串不時移動的小黑點。斑馬、水牛、長頸鹿、大羚羊(hartebeest),都是成群在眼前,或散步或奔跑,總有自己的步調。

今天,只有犀牛例外,獨自一隻,躺在草原上享受陽光。來自世界各地、坐在吉普車上的遊客,只能遠觀牠慵懶的身影。

大象,帶著幾個月大的小象,魚慣前行,步履緩和,龐然巨獸,近在咫尺,是這樣震撼人心。(圖/謝幸吟提供)
大象,帶著幾個月大的小象,魚慣前行,步履緩和,龐然巨獸,近在咫尺,是這樣震撼人心。(圖/謝幸吟提供)

大象,帶著幾個月大的小象,魚慣前行,步履緩和,龐然巨獸,近在咫尺,是這樣震撼人心。突然間,領頭的公象發出巨大聲響,真的嚇住我了。上個月才遇到象群攻擊、飛車擺脫追逐的導遊Hassam說,這聲音是警告,象要人類遠離,不能再靠近牠們,源於保護下一代的天性。

日落草原的畫面,有著象群踏過的聲響,和諧得讓人忘了前一刻的恐懼。大象家族老少交錯的身影,漸漸地、愈來愈模糊,終於完全消失。暮色之中,象群相守相持。感動,雋刻在心頭,印記,將隨著歲月,愈來愈清晰。

回到下榻的Sentrim Luxury Camp,這裡採用太陽能發電,營火升起,燭光亮著,是浪漫也是節約能源。現烤的比薩和印度餅,暖胃暖心,滿天星星的微光中,在帳篷裡安穩入眠。

馬賽馬拉下一集,明天見。

責任編輯/林安儒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幸吟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