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平觀點:愛家公投的性本質論完全謬誤

2018-11-09 06:50

? 人氣

平權公投第14案「以民法保障同性婚姻」進行意見發表會,長老教會成員、政大教授許牧彥也日前曾提出「陰道無菌論」,引發社會譁然。(取自YouTube)

平權公投第14案「以民法保障同性婚姻」進行意見發表會,長老教會成員、政大教授許牧彥也日前曾提出「陰道無菌論」,引發社會譁然。(取自YouTube)

陰道、肛交或口交?愛家公投的隱藏性歧視

日前,針對愛家公投提出的「你是否同意民法婚姻規定應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結合?」所舉辦的辯論會中,正方代表、政大商學院助理教授許牧彥指出,肛交和口交是不健康的,而陰道則是「無菌狀態」,並進一步說,陰道有40層皮,肛門直腸只有一層。此說一出,引起社會譁然。對於許教授的反智論證和危言聳聽,已有不少有識之士發聲駁斥,筆者在此無須贅言。然對於許教授言論的基本預設,那沒有說出來的論述結構,值得我們推敲反思。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陽具中心論

首先,是「陰道無菌」說所預設的「陽具中心論」。無庸置疑的,許教授認為正常的婚姻關係應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結合,其性行為則限定在陰莖與陰道的結合。除了「陰道無菌」這個說法充滿謬誤外,他將關注標的放在陰道時,似乎理所當然地預設那沒有說出來的陰莖本身是沒有問題的。

事實上,對許多陰道而言,最大的安全和健康威脅就是陰莖本身,和陰莖所帶來的細菌和精蟲。在此,陰莖的缺席絕不代表它沒有問題,反而預設了陰莖和它的持有者的危險和權力優勢。掌握優勢的陰莖持有者,無需被看見,也無需被提及。但他卻可以任意地對陰道和陰道持有者進行凝視和品頭論足。用「陰道無菌」來證成一男一女的性乃至婚姻才是正常態,不但化約了性和婚姻的多元可能性,更再次複製了男性中心或陽具中心權力關係。這一點,許教授自己恐怕都不會覺察,甚至也不會承認的吧。

預設陰道作為正常性行為的必要條件,完全漠視了女性的性自主性。在這樣的說法中,女性性快感必須仰賴陰莖恩賜。沒有陰莖的參與,好像女性就無從自發性地或與其他女性開發性福了。建立在這個謬論基礎上,不僅「陰道無菌」說衍生而出,甚至在男性性文化中,也發展出各式各樣有關的陰莖長短、大小、粗細、硬軟對陰道的駕馭能力的說法。從而繁衍出大量有關男性壯陽、持久不洩的養身術數和醫葯科學論述。似乎,男性陰莖所引發的女性快感強度,成了定義男性的性能力,甚至男性尊嚴的判準。

陰道快感和陽具中心的預設,完全忽略了女性身體的獨立性、自主性和快感來源的多元性。這樣的偏頗,甚至歧視,早有論者提出針砭和釐清。相較之下,許教授和與他抱相同看法的愛家陣營,不但看法不合時宜,甚至透露出非常嚴重的性別歧視。

20180309-婚姻定義公投聽證會,政治大學商學院助理教授許牧彥。(甘岱民攝)
婚姻定義公投聽證會,政治大學商學院助理教授許牧彥。(甘岱民攝)

定位性變態

其次,用「肛交」、「口交」來強化「性變態」類屬的危險性。除了企圖以「陰道無菌」來淨化性行為和婚姻關係外,許教授更進一步拿醫療化論述來證成,所有不是婚姻內、一男一女、一陰莖一陰道結合、以生殖為目的的性,特別是「肛交」和「口交」,都是不健康的。他天真地以為,用醫療化論述(細菌說)來定義正常的性,就可以將所有的「性變態」排除在外,從而連結到法律和倫理,來確保人們在「性常態」的健康、安全範圍內從事性行為,並且不聽、不說、不想也不做「變態的性行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