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蜂蜜檸檬
  • 中國危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地球最後的夜晚》再致敬伍佰 黃覺本來以為自己只是旁白

《地球最後的夜晚》演員黃覺受訪。(甲上娛樂提供)

《地球最後的夜晚》演員黃覺受訪。(甲上娛樂提供)

第55屆金馬獎即將在下周六登場,入圍5項大獎的《地球最後的夜晚》,主要演員黃覺、陳永忠今日接受媒體聯訪,飾演主角的黃覺表示,其實他在看到全片前,以為自己連個鏡頭都沒有,「以為我只是個旁白,沒想到我是控球時間最長的演員。」
 
來自中國貴州凱里的畢贛,當年憑藉僅20萬人民幣製作、演員全為素人的《路邊野餐》,便摘下第52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今年新作《地球最後的夜晚》,不但是金馬影展開幕片,更入圍金馬獎最佳導演、最佳劇情長片等5大獎項。繼昨日出席金馬影展開幕後,《地球最後的夜晚》主要演員黃覺、陳永忠,於今日接受媒體聯訪。 

畢贛猛灌二鍋頭 陳永忠練舞2個月全沒用上 

畢贛十分熱愛伍佰的歌曲,在《路邊野餐》中,便曾使用《世界第一等》、《突然的自我》,以及《浪人情歌》,此次在《地球最後的夜晚》,則讓陳永忠飾演的幫派大哥,一邊唱《堅強的理由》,一邊吊打黃覺、扯湯唯頭髮。 

陳永忠談到,開鏡2、3個月前,畢贛就叫他練這首曲子,其實一開始聽是沒什麼感覺的,之後卻越聽越有味道,每天都在家裡學,他更說,自己的太太以前曾在歌廳裡當歌手,他還沒學會,太太就已經全部都會唱了。 

這段唱歌打人的段落,畢贛原本還要陳永忠一邊跳舞,陳永忠開鏡前2個月就在健身房苦練,還請黃覺教他跳舞,「每天跳完後都拍視頻給導演看,我也不太懂他到底想要什麼。」

E《地球最後的夜晚》陳永忠受訪。(甲上娛樂提供).JPG
E《地球最後的夜晚》陳永忠受訪。(甲上娛樂提供)

結果苦練2個多月的舞根本沒用上。陳永忠說,那時候怎麼跳都太正規,都被畢贛否決,最後畢贛買了兩瓶二鍋頭給他,他直接灌下去,酒精衝上來,暈到連走路都不太穩,就呈現出電影中搖擺、隨興的跳舞狀態。 

一鏡到底演到「賦予神性」 黃覺原來還自以為是旁白 

擔綱主角的黃覺,為了進入角色,開機前先在凱里待了11個月,還為戲苦學凱里方言,在演出外,也配了大量的旁白,但畢竟畢贛一向不按牌理出牌,也讓黃覺笑稱,在看到全片前,還以為自己連個鏡頭都沒有,「以為我只是個旁白,沒想到我是控球時間最長的演員。」

《地球最後的夜晚》8日放映,為金馬影展揭幕,觀眾座無虛席。(甲上娛樂提供).JPG
《地球最後的夜晚》8日放映,為金馬影展揭幕,觀眾座無虛席。(甲上娛樂提供)

不只控球時間最長,《地球最後的夜晚》中,有長達60分鐘、用以表示夢境的一鏡到底,鏡頭緊跟著黃覺,在夜晚的凱里山區上上下下,甚至要搭「溜索」下山,也讓有懼高症的黃覺嘗盡苦頭。
 
黃覺表示,剛看到劇本時,其實一點都沒有猶豫,當初看《路邊野餐》裡40分鐘的一鏡到底,就在想:「哇靠,要是我該怎麼辦?」他認為,這是每個演員都會想挑戰的,這場戲實際拍3天,一天3次,「你每一次都覺得自己機會愈來越少,壓力越來越大」,上陣前,一夥人就坐旁邊不斷抽菸,非常焦慮。 

對於最終成果,黃覺則認為,「這次已經是我很賦予神性的一次」,以後挺難能再碰到像這樣的長鏡頭。黃覺也提到,原本劇本是很完整的,但畢贛的微信帳號叫「爆破員」,他最後把敘事整個炸碎,需要觀眾自己去慢慢品味;陳永忠則說,這部片第一次看是一個狀態,睡覺醒來會記得一個鏡頭 ,也許第三天,又會發現更深的一些東西。

《地球最後的夜晚》劇照。(甲上娛樂提供).JPG
《地球最後的夜晚》劇照。(甲上娛樂提供)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