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蜂蜜檸檬
  • 中國危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醫生,我不是同性戀」身處性別困惑的女性,最揪心的告白⋯到底什麼是同性戀?

「她們都說是我去騷擾別人,我哪有這樣?又不是我喜歡那些女生,是那些女生喜歡我好嗎?」(示意圖/網路截圖)

「她們都說是我去騷擾別人,我哪有這樣?又不是我喜歡那些女生,是那些女生喜歡我好嗎?」(示意圖/網路截圖)

編按:這篇文章是一個女性在診間對著醫師,把自身的經歷、困擾、悲傷等,誠摯的對醫生吐出的告白,什麼是同性戀?什麼是異性戀?男生跟女生的感情有既定的樣子嗎?同性戀有既定的樣子嗎?讓我們看看深陷其中,被這樣的情緒、煩躁困擾的人們,他們心裏真實想要說的話吧!

醫生,我不是同性戀

外面那些在等的人,都是你的病人嗎?

來你這邊看診的都是同性戀嗎?

對了,醫生,我今天跟你講的這些,你不要寫在病歷上啊!

免得被人看到,又要以為我是同性戀了。

「醫生,我不是同性戀。

不知道為什麼,從以前就一直有人說我是女同志、拉子,但我不是。

醫生,我知道我看起來很年輕,你一定猜不出我幾歲。我已經四十三歲了。但我很困擾,從以前就有很多女生喜歡我。

你要我舉例嗎?像是大學的時候,我室友就一直在騷擾我,她一直在我面前搔首弄姿,我就知道她對我很有興趣。人家都釋出好感這麼久了,我也不好意思不回應。她找我去吃飯,我就陪她去啊,吃飯吃多次了,我想別人也看得出來我們兩個在交往。我自己是不排斥啦,但是沒想到有一天,我跟她說:『我想別人都知道你喜歡我吧!』她竟然很生氣,忽然發飆說:『我哪有喜歡你?我有男朋友欸!你到底在胡說什麼?』

我覺得她真的很奇怪,明明是她先主動約我出去吃飯的,怎麼後來還假裝沒這回事呢?我覺得她真的很不老實,明明喜歡女生還不承認。

後來,下學期她就搬離宿舍,聽說跟男朋友同居了。她後來跟我碰到面都不打招呼,一直躲我,我不知道她到底在不高興什麼。

她應該是由愛生恨吧!

你問我自己嗎?我沒有,我沒有喜歡她,我不是同性戀。

我發覺我還滿倒楣的,為什麼常常會被誤認?工作的時候也是。我之前在一個鋼琴教室上班,就一直被班主任騷擾。那個班主任年紀比我小,別人都說她長得很漂亮,我是覺得還好。但是她很受男孩子歡迎,因為她講話都嗲聲嗲氣的,她對我講話的時候尤其娃娃音耶。我不知道她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她覺得這樣就能勾引到我嗎?

我是在那邊當助教啦,因為我也是從小學鋼琴的。但我就覺得工作歸工作,班主任沒有必要這樣特別對我示愛。

有一次班主任在彈琴,我站在她後面,她是真的彈得很不錯,而且她的手指很修長,就是天生吃這行飯的人。我看著她的手指,忍不住伸過去摸她的手,結果她突然尖叫!有需要這麼誇張嗎?彈琴的手我也是會欣賞一下啊!畢竟我也是音樂人,欣賞修長的手,摸一下,又不會怎麼樣!

後來鋼琴教室的老闆把我叫過去,說我的很多行為讓班主任不舒服,我說:『只是摸到她的手,哪有怎樣?很多女生也會牽手啊!』結果老闆說,班主任抱怨我平常也會一直盯著她看,眼神讓她很不舒服,還說其他員工也有注意到這件事。每個人都說我對班主任有過度曖昧的表現。我真的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

所以我就被辭退了,醫生,你說我是不是很倒楣?而且啊,其實喔,醫生我跟你說,我姊姊才是同性戀,我不是。

我姊姊是音樂老師啦,她也是從小學鋼琴,跟我一樣。但她就是從小成績很好那種人,不管是考試或是鋼琴,我姊姊都被說很優秀啊。所以她後來就考上師大音樂系了,你知道,就是那種學音樂好寶寶的第一志願,被說是氣質美女的那種。醫生你們找媳婦也最喜歡找這種吧!

所以我姊後來就去當音樂老師啦,然後啊,就嫁給醫生啦!只是,連我姊夫都不知道,其實我姊是同性戀。只有我知道。

你問我怎麼知道的?拜託,我是她妹欸,我當然最清楚了。她高中的時候念女校,那時候很多人喜歡她,她也很享受那種被大家眾星拱月的感覺,還會跟女同學一起去上廁所。高中了耶!還跟女同學一起去上廁所,你說這不是同性戀是什麼?

我為什麼連這個都知道?因為我小她一屆啊,我跟她念同一所學校,怎麼會不知道?那個跟我姊一起上廁所的學姊,我也認識,我一直在注意她,她就是那種……那種……該怎麼說……眼睛很漂亮、頭髮很軟、很香,整個人都會發光的那種人。

學姊的裙子都是訂做的。不要以為我看不出來,訂做的裙子都故意比別人短一點,露出大腿。學姊的大腿很漂亮,皮膚很白,她走路也很好看,輕飄飄的。她的頭髮會偷偷去染色,染那種不太明顯的深棕色,只有我發現,可能連我姊都沒發現。

沒有沒有,我跟學姊不算認識,我只是覺得我姊跟她這麼親密,太不像話了!

但是我媽就是寵我姊啊,我媽常跟我說啊,我要是有我姊姊一半優秀就好了!平平是花一樣的錢去學鋼琴,我姊就是能考上師大音樂系,開自己的音樂會,然後我就是去念那些野雞大學,只能當鋼琴教室的助教,還做不了多久就被趕走。

其實,要不是一直被誤認是女同性戀,害男生不敢追我,我現在應該也可以找個好老公嫁了!

有啦,我有交過男朋友啊。那個喔……就是婚友社認識的啊……我媽很煩,一直說我嫁不出去,就幫我報了婚友社。我當然是很不想去啦,但是我想說,我既然是異性戀,參加婚友社也沒什麼不對,就去看看囉。

醫生你知道嗎?婚友社那邊的男生都很奇怪、很噁心。很多又老又肥,頭髮又禿,都說什麼對象要找三十歲以下的、沒結過婚的、身材要瘦的……這麼多條件,他們以為他們是誰啊?

我那個男朋友喔,就還可以啦,離過一次婚,頭髮還沒禿。他約我出去吃飯,我想說我既然是異性戀,有男生約我吃飯也很正常,就去了,結果……他就摸我大腿。

對啊,醫生,我生平第一次被男生摸大腿,很噁心欸!我馬上把他的手揮開,然後就走掉了。

但是,我回家想想啊,那是因為他想跟我交往,所以摸我大腿應該也很正常。我想說我要釋出善意,所以又打了電話給他,我跟他說,我們已經在交往了,摸摸大腿沒有關係。

結果他又約我見面,第二次見面時,一直對我毛手毛腳,還說要帶我去汽車旅館!我覺得很可怕,男人的手真的很噁心,又粗又乾,被摸的時候很不舒服,不像是女生的手,白白嫩嫩的。

我趕快跟他提分手,他聽到之後惱羞成怒,還罵我:『什麼分手?我們根本沒有交往,分手個屁!』

有啦,我是有交過男朋友的,這個男人雖然討厭,但是從第一次吃飯開始我們就在交往了,前前後後大概四天吧。

後來,我跟我姊說,我是異性戀,我有交過男朋友了。你知道她露出什麼表情嗎?她用一種很同情的臉看著我說:『不要勉強你自己,媽媽不能接受你喜歡女生沒關係,我可以接納啊!我知道你從高中的時候就很喜歡我同學,可是你那時候一直跟蹤她,其實造成她很大的困擾。她不是同志,你應該要去找其他也是同志的人。』

我覺得我姊真的很過分,她是人生勝利組,難道我就一定只能當失敗的那組嗎?她可以嫁老公,我就不能有男朋友嗎?

她們都說是我去騷擾別人,我哪有這樣?又不是我喜歡那些女生,是那些女生喜歡我好嗎?

我沒有不能接受同性戀,只是我的人生不會是同性戀啊!我的人生就應該要當音樂老師,要跟男人結婚,這樣才正常嘛!像我姊姊那樣的人生就不錯,憑什麼她可以當異性戀,我就只能當同性戀?

我之前在看的那個醫生,他說我有妄想症,叫我要吃藥。醫生,你說,我是不是異性戀?

我看外面那些在等的人,都是你的病人嗎?來你這邊看診的都是同性戀嗎?

喔……不一定啊!還有別的門診的病人是吧?我也想問看看她們,她們是怎麼知道自己是同性戀的?像我就不是同性戀,但是滿好奇她們為什麼是同性戀。醫生,不然這樣,你幫我介紹她們認識好了。

欸……可是她們會不會喜歡上我?這樣我也很困擾呢。

對了,醫生,我今天跟你講的這些,你不要寫在病歷上啊!免得被人看到,又要以為我是同性戀了。」

多些認識,少些誤解

❖ 拉子

女同性戀(lesbian)泛指情慾對象是同性的女性,而「拉子」一詞則出自於邱妙津的小說《鱷魚手記》,取lesbian第一音節「les」的諧音,是台灣社群對女同性戀的暱稱,也有人簡稱為「拉」。

有人會將女同性戀族群再分類為「T」、「婆」。「T」是Tomboy的簡稱,指裝扮、行為、氣質較陽剛的女同性戀;近年常有人會使用「女T」一詞,多加一個「女」字純屬贅字及誤用,因為T本來就意指女性。「婆」最早由來是指「T的老婆」,又取拼音為「P」,泛指氣質較陰柔的女同志。

然而,近年女同性戀社群較少以「T」或「婆」標定自己,漸漸揚棄角色分類。外型的陽剛或陰柔並不必然代表自我認同,「婆比較容易是雙性戀,可能會跟男人跑了」也常是錯誤的刻板印象。

作者介紹|徐志雲

1982年生,金門人。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畢業,精神科專科醫師、兒童青少年精神科專科醫師。目前在金門醫院工作,也在台大醫院兼任開設同志諮詢門診。

幼稚園時喜歡紫色,國小喜歡藍色,國中以後最喜歡白色跟黑色,現在喜歡彩虹。在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當義工十多年,現在擔任理事長。

在社運與醫療當中,經常看到扭曲的事實可以害人多深,也看到醫學和社會的語言還有許多扞格不入的地方,希望能做點事縫補這些缺憾。寫些真實人生的故事,是期待在社會湍急的評斷之中,留下每個人能夠立足的地方。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遠流出版《讓傷痕說話:一位精神科醫師遇見的那些彩虹人生》

責任編輯/陳秉弘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