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公孫策專欄:角色轉變─美國從盟主變強鄰

美國從盟主變強鄰,川普和中國「宣(貿易)戰」,玩得起勁,但歐盟等國只會做壁上觀。(美聯社)

美國從盟主變強鄰,川普和中國「宣(貿易)戰」,玩得起勁,但歐盟等國只會做壁上觀。(美聯社)

繼美國總統川普親上火線向中國開砲後,美國副總統彭斯跟著砲轟中國挺台灣,伴隨美中軍艦在南海「險擦撞」,以及美軍「可能」11月在台海演習等新聞,很多評論家認為,川普明確打台灣牌讓北京難過。評論家們更認為,這是美國對中國實施貿易戰的側翼攻勢。同時,川普成功的讓墨西哥和加拿大跟美國簽訂了USMCA,取代NAFTA,則被認為川普已經成功鞏固「後防」,將要開始對中國的全面施壓。

這些分析與評論或許都是對的,然而,川普「讓美國再次強大」政策推動以來,美國的盟主角色已經產生質變,美國或許「再次強大」了,但是美國已經不是之前的美國——而且不太可能回到從前。

2018年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華府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發表演說,痛批中國。(AP)
2018年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華府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發表演說,痛批中國。(AP)

歷史借鑑是春秋戰國時的齊國。

齊桓公是春秋第一位霸主,他尊王攘夷的功業中,有一項是幫助燕國擊退山戎。那一次,齊桓公凱旋班師,燕莊公當然一路相送到國境。(齊國在今天的山東,燕國在今天的河北,山戎靠近遼東)

兩位國君邊走邊談,不知不覺間,已經進入齊國國境。這時,齊桓公將管仲叫來,說:「周公訂下的規定,諸侯相送不出國境,我不能讓燕莊公失禮(違背周禮)。」於是將燕莊公越過國境的齊國土地,都劃給燕國,消息傳到各諸侯國,天下諸侯都歸心齊桓公,恨不能自己的國家也跟齊國接壤。

到了戰國時代,燕國發生內亂,齊宣王發兵滅了燕國,還要孟子幫他背書,孟子沒辦法,說出「取之而燕民悅,則取之;取之而燕民不悅,則勿取」,然後曲言婉轉的說「如果水益深、火益熱,燕國人民就會轉向他國」。後來,燕昭王復國,並且用樂毅為大將,國聯軍攻打齊國,差點滅了齊國,然後是田單復國……(故事不贅)。

要說的是,齊國還是齊國,燕國還是燕國,齊國還是強國,燕國還是相對弱國,但是齊國的角色變了,從假仁假義收買諸侯人心的盟主,變成了霸凌鄰國的強鄰,那時候,諸侯想的是「好在沒有跟齊國接壤」…

美國正是如此。

2018年7月25日,美國總統川普(右)與歐盟執委會主席容克(左)在白宮會面,發布聯合聲明降低貿易緊張。(AP)
美中貿易大戰,歐盟不會陪美國玩。圖為美國總統川普(右)與歐盟執委會主席容克(左)在白宮會面,發布聯合聲明降低貿易緊張。(AP)

當年雷根總統提議美、加、墨三國簽訂NAFTA,給予加、墨關稅優惠,其原始構想是北美共同市場,用意是提高跟歐洲共同市場的競爭力,事實上也相當程度的達到了目標。簡單說,雷根和布希(老布希)總統的12年,是美國結束冷戰、拖垮蘇聯的12年,也是美國開始獨霸世界,成為世界唯一盟主的時候。

當前的情況,是美國逐漸失去全球獨大地位,而且國力也不再能夠對盟國假仁假義收買人心了。川普喊出「不再讓其他國家佔美國的便宜」,事實上打動了足夠讓他當選的美國人心,但隨著川普指責英國、德國、法國、加拿大、墨西哥……幾乎所有盟國領袖的同時,美國已經不再「諸侯歸心」。事實上,美國這次跟加、墨兩國簽訂USMCA的過程,加、墨兩國都不是心甘情願,甚至可以說是被強逼的,那些歐洲盟國恐怕心裡都在想,「還好咱們跟他隔個大西洋」。

美國還是美國,美國還是超級強國,美國對中國的貿易戰容或佔盡優勢,但是其他盟國(如美國之外的G6),應該都會袖手旁觀,不會出手幫哪一邊,甚至等著看兩虎相鬥結果,恐怕還有一個俄羅斯想著扮演「卞莊」吧?(卞莊刺虎故事不贅)

這就是美國角色轉變,從盟主變強鄰的必然結果。簡單描述,從前當盟主時,美國可以號召英國、法國、澳洲等一期攻打伊拉克;現在變成強鄰,加、墨忍氣吞聲簽訂USMCA,但歐盟國家將不會陪他跟中國打貿易戰

*作者為專欄作家。更多好文請看〈公孫策說不測風雲〉臉書紛絲專頁。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哲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