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小資買房
  • 現正熱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胡又天專欄:中美對抗是一則相互實現的預言

2018-10-01 06:40

? 人氣

中美貿易戰只是一則強權相互實現的預言。

中美貿易戰只是一則強權相互實現的預言。

三年前,白邦瑞所著《2049百年馬拉松》繁體版在台灣出版,作者寫下:「偏見的認識、利用、反制與變造:解讀《2049百年馬拉松》」;三年後的今天,中美貿易戰已進行了將近半年,傳聞川普政府在相當程度上有採信白邦瑞對中國的見解,在此情境下,重讀該書此文,更別有一番況味。這是一則相互實現的預言,這場「百年馬拉松」依然繼續,中國向西方學霸道,西方向中國學戰國,誰能笑到最後?

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於1969年加入CIA,親身參與美國對中國多種情報與外交工作四十餘年,也到台大中文系學過中文,是能讀中國古籍的。看到這裡,你應該會覺得,此書起碼會有些第一手的史料價值吧。

但作者說,他們過去致力推進美中友好,一廂情願地相信中國會民主化、自由化,相信鄧小平說中國經濟是「摸著石頭過河」,沒有明確戰略,相信大中國民族主義的鷹派只是一小部份沒有影響力的邊緣人物……到近年才醒悟,發覺事實相反,所以寫這本書來揭發批判。看到這裡,你大概又覺得,這不是已經被講爛的中國威脅論和陰謀論嗎?有什麼看頭?

看頭大概就在:一、這位作者要如何取信於讀者;二、如何解釋幾十年來他們這些「貓熊擁抱者」的受騙;三、他想把讀者的思路引到哪裡去。

白邦瑞和新著《2049馬拉松》。
白邦瑞和新著《2049馬拉松》。

白邦瑞的路數是:從中國文學和歷史著手。他分析道,數十年來的中共政府,看待國際關係與政治的方式,其根本的思維,其戰略的基礎,來自戰國時代。作者說中國人崇尚陰謀詭計,從經典史傳至通俗小說皆然,然而美國人幾乎完全不知道這些。根據這樣的世界觀,中共認定世界上所有國家、政府都瞭解戰國的思維,並且會依循那樣的詭道與霸道行事,簡單講,作者把中共描寫為一群用陰謀論看世界,而且極力普及陰謀論的人。

然後有意思的就來了:這造成了什麼樣的誤解?首先是翻譯時的失真:尼克森、季辛吉訪華時,周恩來說「美國是一霸」,冀朝鑄英譯時只譯出「美國是領袖」這一層意思,而沒有譯出「霸」字的貶意與警惕之意,這讓美方誤判中共是傾向友善而且仰賴美國的。後來,鄧小平講「韜光養晦」,1991年,流傳出來時,北京刻意將之英譯為「bide your time, build your capability」[1],沒讀過中國書的外國人就不知道,這句成語的歷史背景,是戰國時代,為了「推翻舊霸主,洗雪前恥」,必須先隱忍,低調發展。

這有意思在哪裡呢?身為華人,對我們來說,「韜光養晦」的意思,根本就是常識,就算不讀書的人,只要知道中國政治是怎麼一回事,都能解其意。但作者提醒了我們:外國人不一定知道,從而很可能在翻譯中被刻意誤導。言下之意,他說我們美國人無知,都被騙了。

但美國人當真都這麼無知嗎?還是,這只是作者想要引導讀者這樣想?

白邦瑞總結了九個中國戰略元素,其第一條是「誘敵驕矜自大,以攻其不備」;他又呼籲,美國人也必須學習這些謀略。既然如此,那他自己也應該有學到;他的確學到了。他這一則故事,還有書中其他地方所敘述的美國受騙記,都傳達著「中國人詭詐,美國人上當」這樣一個印象;如果這引起了你我一種文化自豪感,覺得「哈哈哈蠢老美不懂中文果然差得遠」,你就上他的當了──他正是在誘你驕矜自大。相對的,對真不懂中文的美國讀者來說,這些故事就有警醒的作用。

且讓我們在網上搜尋一下「韜光養晦」,這回我們不要查字典和史書看它在文學與歷史上的標準解釋,我們看百度百科。請看這節:

熊光楷:外國人誤解了「韜光養晦」

呂寧思:熊光楷說美國政府在2003到2009年有六個年度的中國軍力報告中,都把韜光養晦翻譯為hide our capabilities and bide our time意思就是掩蓋自己的能力,等待時機東山再起。此後,國外還有一些英文書籍或者是文章,進一步翻譯成隱藏能力假裝弱小,或者叫做隱藏真實目的,或者是隱藏野心收集爪子等等。其潛臺詞無外乎就是說,「韜光養晦」是中國在特定的內外形勢下,所採取的一種權宜之計,是在隱蔽自己的真實意圖等待時機成熟再出手。

熊光楷還指出上述解讀,完全歪曲了中國和平外交戰略方針的內涵和實質,對中國的正常對外交往,造成了不應有的負面影響。熊光楷在出國訪問和參加國內外一些學術交流活動的時候,多次就這一問題做過解釋和說明。比如2006年他赴美訪問期間,在和美國前國務卿舒爾茲基辛格,還有前駐華大使芮效儉等會談的時候,熊光楷就專門提出美國政府在中國軍力報告中對“韜光養晦”的翻譯是錯誤的。美方應該重視這一問題,避免因此引發雙方的戰略誤判,影響中美關係穩定發展大局。

他還說2009年9月中國出版的第六版辭海中,首次增加了韜光養晦的詞條,就解釋為隱藏才能,不使外露。熊光楷指出韜光養晦的核心含義就是,不要鋒芒畢露,特別是自己有才能的時候,更不要太張揚自己的才能,保持低姿態這個是中國人做人的傳統。

這實在是太有趣了。對照起來讀,我們可以看到,白邦瑞玩了一個很簡單的話術:只提北京1991年將之譯作「bide your time, build your capability」,沒有提到美國2003-09年將之譯作「hide our capabilities and bide our time」。他想讓讀者覺得美國當局蠢笨無知,就不提國防部其實已有「hide」這樣一種很合乎謀略觀念的理解。相對的,百度百科這個中國最大搜尋引擎網站的這個條目,引述的熊光楷說法,恰恰印證了白邦瑞此書的論點:中國在裝弱

白邦瑞俏皮的說他也有訪問主持人的權利,立刻要主持人開始回答他的問題(風傳媒攝影)
白邦瑞三年前訪台宣傳新書。(風傳媒攝影)

那麼,「韜光養晦」到底是什麼意思?這兩種說法哪個對?不用多想了,當然是都對。它既可以用在個人的心性修養,也可以用在國家的外交爭戰。熊光楷意圖讓人相信它的寓意是和平,白邦瑞意圖讓人相信它的寓意是偽裝,這個偽裝和揭穿的攻防也都在情理之中。而如果讓我來作英譯,我會這樣照字面直譯:Sheath the shine, cultivate in twilight. (2018年補按:近年美國興起了一個英譯中國網路小說的網站「武俠世界」,其中便約定俗成地將仙俠小說常用的修真、修煉譯作cultivate)它原句是象徵、譬喻,我們用詩法來翻,就更加八面玲瓏,而且可以把人的思路從政治上的老套紛爭帶引到審美的文藝世界,豈不更有偽裝效果?是知中共的偽裝法亦不甚高明也。但白氏想讓人相信這種程度的騙術就足以騙過老美,這招可不低劣。

為什麼不低劣?因為他在投你所好。我們華人願意相信老美這麼蠢,這樣可以滿足我們的文化自豪;老美也願意相信政府當局這麼蠢,這可以增益他們率以己見來臧否時事的自我感覺,這樣,就達到「能而示之不能」的效果了。真的有能人嗎?這裡不就是一個?後生小輩快來求我,老師教你怎麼做。

我們再看,他怎麼解釋包括他個人在內,過去是怎麼被中國騙的--並不是中共騙術真的多麼高明,而是他們自己一廂情願,先入為主地想要相信中國會民主化、自由化、更加開放,因此,即便有多種情資可以比對,他們往往取信於樂觀的一種,然後就錯了。

作者說了很多這樣的故事:六四之後,有個從大陸投奔美國的幹部,書中稱他白先生,這白先生提出的物質要求並不太多,只要求房子和一份足以自食其力的體面工作,言談也很縝密可信,然而大違中國問題專家的傳統判斷;另有一位綠小姐,獅子大開口,要兩百萬美元,說瞭解鄧、江等最高領導人的底細與真實想法,還願意冒生命危險每年飛回中國去打探。「綠小姐一再向我們擔保,北京對美國不構成威脅,我們需要共產黨領導人牽制更激進、更危險的中國政治人物」。結果,就如標準戲劇的發展,中情局和美國政府取信了後者,採信了他們願意相信的說法;至2003年,綠小姐被揭穿是雙面諜。

這個典型的故事(我們也無從查證),明打的是盲目樂觀,暗刺的是因利益關係而有所誤導、迴護的親中派。同樣是檢討錯誤,在道德與法律上,「認知錯誤」比「利益勾結」容易原諒得多,而本書作者是體制內出來的,也給CIA、FBI、國防部等衙門審查過,當然要這樣寫。至於那種政商勾結的指控,留給電視台和網路上的嘴炮去發揮就好。可以相信,作者對「一廂情願」的檢討是真誠的,當局裡也真的有很多蠢蛋,或者說那個組織文化就會讓人變蠢,只是他沒有再繼續細寫下去。他也不應該再細寫下去,畢竟那些體制的短處肯定不是輕易能改的,你現在寫出來,只會讓同僚難做,還讓有心人得以更徹底地揣摩利用。

問題又來了:老美真的就是如他所說這麼盲目樂觀嗎?

本書第三章〈唯有中國才能走向尼克森〉指出,是老毛先對美方拋出橄欖枝,美方還很遲鈍,到中方幾度明示後才有反應。寫到正式會談時,作者這麼寫道:

……毛澤東也力主美國建立包括歐洲、土耳其、伊朗、巴基斯坦和日本在內的一個反蘇軸心。對蘇修霸權反包圍,乃是典型的戰國時期作法。美國人沒有了解的是,這不是永久的中方政策偏好,只是兩個國家戰國式的權宜合作。毛澤東在一九七二年時究竟怎麼想,我們一直要等到二十年後中方出版一本回憶錄時才得知箇中玄機。

季辛吉並不以為意。他告訴尼克森說:「除了英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全球觀點或許跟我們最接近。」季辛吉似乎並不懷疑中國的戰略。…

這兩段裡面,最有意思的就是這一句了:「季辛吉似乎並不懷疑中國的戰略」。怎麼說?我寫下五字批注:「因為他明白。」老季何許人也?研究歐洲外交史起家的,那段歷史的遺產可一點都不輸春秋戰國時代,他精明絕頂,最愛這一套了。直到現在,老季還在開公關公司大賺特賺,超爽的。尼克森也是政壇老油條,他們怎麼可能不知道「沒有永遠的敵友,只有永遠的利益」?他們不是美國人嗎?他們當然是美國人,但不是本書作者所指的那種蠢老美。你說,看這段敘述,作者是認為老季也被中共騙了呢?還是其實了然於胸?他和尼克森的「我們」,指的又是整體意義上的美國呢,還是他們的小集團呢?沒多寫,亦不應多寫。為什麼不應多寫呢?因為尼克森季辛吉顯然不是蠢蛋,而他們還和中國配合演出,那就只能解釋為壞蛋。但作者絕對沒有指責他們的意思,因為,本書的寫作,正是為了勸美國人精明起來,學習謀略,學壞,才好對付中國。這樣,如何評價尼克森、季辛吉,就成為一個很尷尬的問題了,所以也就只好在肯定當時國際戰略需要的前提下,不多寫,甚至不點到為止。如果不是這段史事太過重要,不能跳過,我想作者也不會想多寫。

季辛吉(左)於1972年和周恩來(中)、毛澤東(右)共同商討中美關係正常化。(取自維基百科)
季辛吉(左)於1972年和周恩來(中)、毛澤東(右)共同商討中美關係正常化。(取自維基百科)

現在,我們進展到閱讀測驗的第三題了:這本《2049百年馬拉松》想把讀者的思路引到哪裡去?

本書論證:中國當局認定中美關係是長期的競爭,中國有耐心,不炒短線,有圍棋式的深謀遠慮,講究「勢」的戰略思想,善於學習、借力,幾十年來從美國搞到了一大堆援助和技術,但官方宣傳從來不肯定它,而只在乎強調美國一百多年來都處心積慮控制中國、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很奇怪本書倒沒直接引用這句名言)……加入世貿以來,不憚違反規則,竊取科技、製造壁壘,什麼招都用,不斷得寸進尺,也不在意環境污染,終極目的就是復興成為天下霸主,認為取代美國將是中國對人類文明做出的最大貢獻……這些觀念的源頭,就來自戰國時代的歷史與哲學思想。中共對言論的控制將會,並且已經延伸至海外,其口徑與邏輯也是兩千年一貫的「外儒內法」。這些論調並不新鮮,只是,因為作者懂中文,故比一般的「中國通」更能引經據典一些而已。

那麼,美國該怎麼辦呢?這就超級諷刺的了:「照辦」。

第十一章,〈美國需師法戰國思想〉:承認有中美百年馬拉松競賽的存在;加強援助反共人士;加強關注中國鷹派與改革派之間的角力,辨別假改革派,支持真改革派;團結美國內部陣營;建立反制聯盟……

簡單講:中共聲稱美帝有哪些針對中國的陰謀,就通通照辦。

作者沒有這樣說,但我看他是這個意思。他寫道:

中國沒有任何嚴肅的學者會主張希特勒、史達林或東條英機的征服方法。也沒有任何鷹派作者曾經提出領土擴張或統一全球意識型態的戰略。反倒是中國鷹派相當著迷於有關美國如何崛起為世界大國的書籍……此外,經典的鷹派教科書《戰略學》稱讚美國利用第二次世界大戰甩開歐洲、在一九四五年建立當前全球秩序的技巧。……中國對美國戰略的讚譽之詞,通常會引用中國的戰略觀念,例如聲稱美國懂得造「勢」、採用「無為」,並且會借力使力。中國把這些概念套用在美國身上,認定美國今天也在推動馬拉松戰略。

這真的是太有趣了。有趣在哪裡?本書先前提到,中國最新版的歷史教科書中,1844年簽下《中美望廈條約》的美國總統泰勒,1868年《蒲安臣條約》時的林肯,到八國聯軍,再到一戰後的威爾遜、二戰時的小羅斯福,無一不處心積慮要宰制,剝削中國。對這些說法,白邦瑞都作了一兩段簡單的反駁,說美國其實不是這樣,或根本沒有人在這樣想。可是,對到中國對美國的讚賞,如上段引文的這些肯定之辭,白邦瑞卻一句也沒有否認,沒說「其實我們沒有那麼精」。

為什麼他不辯解呢?可能一:美國真的就是這麼精,把別國都坑了,獨霸世界;這樣寫,就坐實了中共的抹黑。可能二、作者希望美國能夠像中國陰謀家所認定的這麼精;這樣寫,就是勸大家坐實中共的抹黑。不管怎樣,都不好明說,也違反本書想塑造的「無知美國人」形象,只好不說。

我想到一個故事:我國中的時候,認定班上有一群人喜歡惡整我,有一天我的書包不見了,我在教室四處找不到,就大叫,說是被誰藏起來了,被藏到廁所去了。他們其實只是開個小玩笑,把它藏在蒸飯箱裡,但因為我一口咬定是藏到廁所,就只好把它搬到廁所。後來老師主持秩序,叫人給我拿了回來,問明情況之時,教室裡好多人都笑了。我感到一種哭笑不得的荒謬。後來回想,我在這件鳥事裡學到了很深的教訓;而今這本書的主張,似乎就是順應中共的指控,把書包從蒸飯箱搬到廁所裡去。

國際關係和兵法最講究的初步,都是明辨各方的戰略意圖,慎防以己度人或者各種誤判,以免造成誤會,使對立形勢一再升級,最後失控開戰,大家都輸,誰都沒好下場;相對的,也可以誘使對手誤判犯錯。人類歷史在這方面的教訓夠多了,不要說什麼人類學不到歷史教訓,那是吐嘈。實話是:學得好的人,就能整掉學不好的人。美國就是這樣聯合中國搞垮了蘇聯,書中也有寫,七、八十年代中美合作援助了東南亞和阿富汗各國反蘇勢力,當美方提出一個狠招,擔心中方會不會認為太過份的時候,中方二話不說就同意;作者還說當他提出把刺針飛彈送給民兵去打蘇聯飛機、直升機時,中方「樂不可支」。

2018年7月9日,美國國務卿龐畢歐抵達阿富汗首都喀布爾。(AP)
2018年7月9日,美國國務卿龐畢歐抵達阿富汗首都喀布爾。(AP)

再對照季辛吉那一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全球觀點或許跟我們最接近」,你會發現本書試圖掩蓋的事實:中美兩國的高層,或者說實際在執行全球戰略的人,根本就是一路貨。如何防止戰略誤判呢?溝通、學習。中國的確在學習美國,本書更呼籲美國學習中國,那還有什麼問題?問題就是,這都學的些什麼啊?答:春秋戰國、歐洲外交;坑蒙拐騙,吃乾抹淨,唯我獨尊,永遠宰制。

這真是令人欣慰的結論,因為中國在洋人的心目中,終於不再是愚蠢的落後民族,而是一個無所不用其極的對手了!這也是令人失望的結論,因為這樣中國就愈來愈難繼續裝弱騙下去了。中國的確學習了西方,學的都是霸道;現在西方也要來學習中國,學習戰國。

兩千多年前,中國、印度和西方,就都有哲人指出,如果順著這種以暴制暴的路線走下去,爭鬥永無了時,生民的命運只會愈來愈悲慘,於是我們有了諸子百家,有了佛教,有了希臘哲學,想方設法去改變人類的世界觀,解決這個問題。然後我們得到了相對的穩定發展,這些思想演化成用來維持穩定、同化異族、坑殺異己的神器。到近代,文明碰撞了,傳統罩不住了,新的帝國霸權和政治理論相繼而起,也各成功統治了一時,又被拆穿。到現在,我們看中共的民族主義宣傳,看美國的民主自由講法,都何其粗糙薄弱,一戳就破?然而他們還是在這樣說一套、做一套,外儒內法,講王道,行霸道。

我們都很清楚這樣下去,人類不會有什麼好下場,但是,我們必須跟著這樣玩,因為中美兩大國都在這樣搞,都在說服自己的國民:對方是惡霸,我們也要霸;對政府內部的同僚,則以另外一國為證據,說我們現在霸得還不夠。其他人不學著在夾縫間取利,不跟著玩,就只能被擺佈,或乖巧地在霸權的秩序裡認命當一個小弟。

「向戰國時代學習」,這本《2049百年馬拉松》在氾濫的中國威脅論著中,應該是一本值得記述的書,因為這本書的本身,他的屬辭比事,就是一場「戰略欺騙」的習作。他指出了許多因為語言文化、政治生態的差異而造成的偏見與誤判,討論了中國如何利用了這些偏見與誤判;而它的意向,藏閃掩映,最終提示的是對中國式戰略思維的認同--只要美國人也學會和中國人一樣奸詐,學會利用中共官方宣傳極力塑造出來的種種偏見與思維定勢,這一場爾虞我詐的百年馬拉松,就還有得跑,有得扯後腿;而作者出身的情報部門、智囊機構,其存在的正當性,擴編的必要性,論述的合理性,也就成立了。這不是自我實現的預言,這是互相實現的預言,他邀請你我一同來實現這個戰國策。

當然,表面上繼續扯一些和平發展、民主自由的理論去愚弄別人,也是必要的。中國和西方過去壞都壞在,好多人讀書讀壞腦子,真的深信了美好善良的那一套,而沒有正確地認識到它只是愚弄別人的器具,從而扯了自己人的後腿,破壞了自己人霸業。現在我們不要再犯這個錯誤了,我們要明白這些思想哲學是用來破壞敵人霸業的,不是給自己吸的;扯這些的時候,自己人要心照不宣。本書沒有寫得這麼明,但它就把中國的官方宣傳以及鷹派輿論描繪成了這個樣子。那美國要不要照樣回敬呢?美國有沒有做一樣的事呢?他就不寫了。他當然不敢寫,這種事要心照不宣。這便是本書最大的左支右絀之處--寫,就是丟掉最後一塊道德的掩飾;不寫,就代表你還不夠坦誠,不敢坦誠地呼籲國人都來做一個坦誠的騙徒。中共卻是從小就要把國人教育成坦誠的騙徒,把詭道刻到國民的骨子裡,故可推論中國人在這百年馬拉松的最後將能超越美國佬。是這樣嗎?

魯迅說「我向來不憚以最壞的惡意揣測中國人」,不只是諷刺,他是真的這樣認為。中共尊崇魯迅,中共領導人也推而廣之,不是「不憚」,而是理所當然地始終以最壞的惡意、並且用科學的量化分析來測算所有人。所以,就讓我們都照辦吧,這樣就不會有誤判造成的悲劇了。至於這樣搞下去,中國傳統、美國傳統裡那些光明面的核心價值的感召力,那些真正能引人向善、為全人類文明福祉著想的東西,究竟還能剩下多少,就不在討論範圍之內了。

當然,作者還是設想了一下如果中國真的取代美國成為霸主,世界會變得多麼專制、黑暗、髒污、悲慘,講得並不是很誇張。那麼讓美國繼續稱霸又會怎樣?這就要看中共鷹派是怎麼設想的了。奇妙而又合理的是,本書引了不少中共對美國的污蔑,但對於「中國人認為如果美國繼續稱霸世界會怎樣」這個應該很多人都有興趣的問題,他就一句也不引。他當然不能引,因為讀者會覺得中國人罵得對。他一方面宣稱中國對美國有透徹而仔細的研究,一方面又專揀官方宣傳裡最粗劣的一些謊言來反駁;饒是作者有五十年的學養與實務經驗,也就只能寫到這樣。為什麼呢?大概因為此書在性質上是面向英文世界一般讀者、背向中國居心叵測人士的一部說帖吧,內外因素都決定它的論述必須如此片面,結論必須如此荒謬,以達到他們心目中的戰略意圖。

然而,儘管如此,作者畢竟是情報界和外交界的一名老手,而且也是研究過中國古典的;以我短短十幾二十年、又非中美外交史專業的學力,必定還有很多細節未能破解,解讀起來也可能還是上了一些當而有所失當,這就有待識者見教了。

[1] 頁77。原註中的出處,是他自己寫的書《China Debates the Future Security Environment》的前言,可信度待考。

*作者為台灣大學歷史系學士,北京大學歷史系中國近現代史碩士,香港浸會大學人文與創作系博士,畫過漫畫,會寫歌詞;2013年創辦同人社團「恆萃工坊」,出版《易經紙牌》、《東方文化學刊》、《金光布袋戲研究》現職遊戲媒體觸樂網編輯。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