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與爾觀點:學生和社會透過網路給我們上的一堂課

2018-10-01 06:30

? 人氣

反教育商品化聯盟與中興大學學生於教育部前召開記者會。(資料照,吳尚軒攝)

反教育商品化聯盟與中興大學學生於教育部前召開記者會。(資料照,吳尚軒攝)

在2018年的教師節,網路上眾多學生和社會人士對於教師的評論、或祝詞,都比平日更為喧騰。教育部長葉俊榮在立法院接受媒體訪問時說,「謝謝辛勤奉獻的老師們,教師節快樂」,這或許也是喧嘩節日氛圍中的一筆,但相較於高教領域中教師的「不快樂」,真是反諷!

同日,筆者拜讀了陳書涵投書於蘋果日報上的《教育部為何縱容國立大學違法》一文,討論的是中興大學徵求無給兼任教師一事。高教工會寄來的《大學快報》中則指出,「無給職」徵才啟事,其元兇是不把關之教育部。早在2015年媒體便曾報導院校徵求「零元教師」的新聞,當時之高教司長,卻僅對媒體回應:「各大學可依照大學『自主精神』自行招聘人力。」

談到教育部在眾多高教事務中的角色,使筆者思及高教工會曾發起的「捍衛三級三審制」連署案。簡言之,若干大學修改了法條,讓教師可以不獲系上同意即進入系所。法條中沒有系所和院的教評會層級,教師任用不需經由系教評會,亦不需經由系務會議,這其實就是對「三級三審制」和高教聘任制度之破壞。

系所、院層級教師之「集體意見」被校方否決,不論表面名義如何,實質化的「一級一審」、或「第零審」之後,聘任如果變成一種變相的學校高層「安插」人事,包括可能的私人、朋友、或親信…等,就會涉及到,系務上如因之發生各類紛爭,校系和個人的聲譽和實質權益,都可能因之受損。教育部在此事件上,很類同地也是「推事」回應,這是「大學自治」,高教聘任不一定要「三級三審」;更改聘任系所非新聘,以尊重校方等來向社會表述。

2018-09-26中興大學獸醫系爆徵「無薪講師」(截自中興大學官網)
2018-09-26中興大學獸醫系爆徵「無薪講師」(截自中興大學官網)

但以上種種教育部和校方說法,都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任何一位教師進入系所,牽涉到的是該系所中所有其他教師、職員、學生的權利福祉和聲譽等。教育部暨所有教師都應該要知道,高教聘任制度之破壞,將會造成高教環境惡化、各校任用私人橫行,校系聲譽暨教師實質權益受損等後果:

1、教育部:其對於大學法之解釋真的是愛護高教環境和大學體制嗎?任何教師進入系所都應有同儕互評和審查的考量,教育部在釋法上將此事推給「大學自主」,不只為高教的校方高層在任用私人,甚至退場前的各種不適當聘任,於釋法上大開了方便之門。日後如因之產生各種糾紛時,教師也將無法透過校內溝通和申訴表達意見,因為會受行政方強力壓制,勢必最後見諸救濟和法律,也就是可以預見的是數年之後,在教育部、工會和行政法院將會有積案累牘之案例牽涉到校系,究其根源就是聘任教師制度的被破壞。

2、校方以有「高一層」的校教評把關作為其決策之說詞,但檢視在聘任教師之過程中,因為實質是「一級一審」,甚至是「第零審」,未經過系上也未通過院級之院教評會。吾人可以想見,如果校教評會成員多數兼有行政職,則極可能礙於其職位而遵從校方之旨意,而非考量校系所之發展,這也正是大專院校中各種安插或解聘人事時常運用的行政策略手法。

此事真正的重點在於,任何一位教師不論是新聘或到轉移到任何一系所聘任,都應循體制三級三審,才是對個人和系所、院校發展最好的途徑,尤其是系級和基層對系務發展最瞭解,「三級三審制」正是由下而上校園民主之程序。教育部和校方對大學法精神的詭辯和釋法,將會助長後續之各種糾紛。因為它涉及到一個不被接受的行政過程,一個不被接受的行政會議通過的法令,一個不被系務會議、系教評會、也未通過院教評會認可之人事任用。日後因此,教師彼此之間,或師生之間互動,如果產生糾紛,因而損及包括學校、系上、教師、職員之聲譽或實質權利福祉,各校如果都如此模仿,高教將充滿了訴願和訴訟,其肇始正是教育部的釋法,和在各種事項上以「大學自主」的推託。

教師節前,學生和校外人士在網路上公開討論教育和教師,展現了各種價值觀點、各方面的公議,其敢言和理智,是因為他們不在教育部和學校行政架構之下,不會單純為了效率和簡化,用商業化機制下的數字來簡單衡量事情,他們透過網路為我們上了寶貴的一堂課!教育部,請不要再以「大學自主」為「推事」之藉口,請真正負起政策引領者和管理者之責任!

*作者為大專院校教師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