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台大沒有三個「脊梁性」,只有一根「脊梁骨」

2018-08-01 07:20

? 人氣

中研院士管中閔當選台大校長七個月迄無法就任,教育部長葉俊榮說不要用就任或不就任的角度看問題,要用三個「脊樑性的結構」來分析。(管中閔臉書)

中研院士管中閔當選台大校長七個月迄無法就任,教育部長葉俊榮說不要用就任或不就任的角度看問題,要用三個「脊樑性的結構」來分析。(管中閔臉書)

對比前任吳茂昆四十九天爭議不斷後請辭下台,教育部長葉俊榮就任十五天以來,接受各種訪問,安排「有溫度的溝通」,說得話不少,但依舊原地打轉,於解決台大校長案毫無實益。葉俊榮處理台大的手段,和他在內政部處理婦聯會安如出一轍,唯一差別是台大不是民進黨蔡政府片面認定的國民黨附隨組織,由不得蔡政府胡搞瞎搞。

然而,讓台大校長懸缺七個月,成為AIT卸任處長梅健華離任前,在蔡總統面對講的「笑話」,蔡政府即使原意不想胡搞台大,最終也真落得瞎搞台大的下場。自許「行政程序專業」的葉俊榮好整以暇原地打轉,只有兩個解釋:第一,他的「專業」是為了服務政治(權力者的定見),「拔管」既為民進黨「全黨政策」,他不能不繼續;第二,企圖用「有溫度的溝通」將駡聲轉移,做出極盡努力的姿態,則台大沒校長的責任在台大(遴委會)不在蔡政府,降低此案對年底選情的衝擊,則拔管不成也不可謂有過。

美國在台協會(American Institute in Taiwan,AIT)處長梅健華(Kin Moy)即將卸任,總統蔡英文今(3)日頒授梅健華「大綬景星勳章」,表彰他對台美關係的貢獻。(取自總統府官網)
台大校長懸缺,美國在台協會(American Institute in Taiwan,AIT)處長梅健華(Kin Moy)卸任前大開玩笑,向蔡英文總統自荐可為校長。(取自總統府官網)

行政程序就是法定程序,葉俊榮「喬」錯了算盤

不過,葉俊榮的算盤大概是打得太輕鬆了;所謂「行政程序」就是「法定程序」,否則何來《行政程序法》?又何來葉俊榮才開口要邀約當事人管中閔,就引來利益迴避之說?而根據行政程序法,大學自治屬排除適用範圍,除非葉俊榮找到「非法」具體事證,「遴選瑕疵」與「非法」相去何其遠?何況「瑕疵」之認定,台大與蔡政府天差地遠,更何況台大遴委會已在年初重新召集確認遴選無疑義,葉俊榮白忙一趟,與他的前兩任潘文忠和吳茂昆並無二致,都是未依法行政!

葉俊榮反覆受訪強調,「各退一步,讓它鬆一下…,不適合用一個到底是就任或不就任的角度來看這個問題…,有機會面對整個制度性結構問題」,這已經不是用學術術語模糊焦點,而是不知所云。第一,要求台大重啓遴選,是要台大退,教育部一步未退,而「重啓遴選」到底是回到原初,包括遴選委員重新選、校長參選人重新推薦?還是回到治校說明會的校務會議重投票,好讓第一階段落馬人選有重入榜的機會?或者回到第二階段,遴選委員會兩階段投票,那麼管中閔到底還能不能是被推薦的參選人?葉俊榮沒說,台大該照哪個程序重走?葉俊榮沒說,倒是獨派人士和不具名府院幫他說了,前者駡他放水,換言之咬定非拔管不可,後者先是放話重選就讓管上,再由總統府嚴正駁斥,簡單講,都是廢話,可以不理之。

台大校長選出七個月,葉俊榮馬後砲說不適合用到底就任或不就任的角度看問題,請問該用什麼角度看?難不成台大校長選出來就是為了懸缺?就像教育部長任命就是為了方便下一次請辭?

20180726-教育部長葉俊榮26日出席行政院會後記者會。(顏麟宇攝)
教育部長葉俊榮想「喬」定台大校長,算盤打得太輕鬆了。(顏麟宇攝)

教育三個脊梁性的結構問題,吳茂昆熟門熟路

至於台大(或其他大學)校長遴選有沒有「制度性結構問題」?見仁見智也很難置評,但不論如何,就算有這個「制度性結構問題」,都不能在校長遴選程序完成後,翻臉不認帳,法律上有不溯既往,這是民主程序的重要內涵,當然也是行政(法定)程序的內涵,遊戲規制或制度有任何問題,當然可以改,甚至打掉重練,但必須是下次遴選適用,否則不是「自肥」就是「不教而殺」。

葉俊榮在接受媒體訪問時,一再聲言台大遴選程序爭議,不能和稀泥,有道理,但是,若是對台大已經重新召開過遴選委員會和校務會議,甚至以表決確認遴選結果都視而不見,那麼和稀泥的不是台大,而是葉俊榮!台大校長是經過完整的遴選程序,不論是蔡英文總統、行政院長賴清德、前中研院長李遠哲、乃至心生不爽但顯然沒票的獨派人士,都不能橫柴入灶,這就是行政程序的法定精神。

他還談到教育面臨三個「脊梁性的結構問題」,包括「教育跟國際」、「教育跟產業」、「教育跟政治」,帽子架很大,就是(高等)教育的三根頂梁柱,哪裏需要葉俊榮再加衍伸?他的前任吳茂昆深諳箇中三味,既跟國際接軌又跟產業密切結合,恨不能貼緊政治(可惜貼太緊),不論是與國際接軌或與產業合作,各校俱有規範且行之多年,要改可以,看葉俊榮是要規範大學教授可以被兼職真授課但不能拿生活費?還是禁止大學接受企業捐款?

至於教育與政治的關係,的確可以討論,要不要修改大學法和校長遴選辦法,從此規定大學教授不得入仕担任政務官?還是曾任政務官者不得競選大學校長?既要規範當然只能是通案不分藍綠政黨,還是一不做二不休,一舉回到從前,只要接受政府預算校長就得官派?當然,即使要改也得從今而後而非法溯既往。

20180524-教育部長吳茂昆24日於教育委員會備詢。(顏麟宇攝)
葉俊榮的前任吳茂昆對接軌國際、結合產業、貼緊政治,可謂駕輕就熟。(顏麟宇攝)

知識份子面對權力者,至少當根魚刺吧

葉俊榮也思考「教育部應否中立」?在大學自治的領域裡,教育部沒有是否中立的疑慮,只有少橫加干預的問題,所謂「適法性監督」,要從「法」上找到立足點,而非就「程序瑕疵」挑毛病,但凡違法當然不可縱容,教育部非「拔管」不可,那得有明確的違法事證,葉俊榮鸚鵡學舌般重述的「瑕疵」,沒有一點「違法」,即使遴選委員會和校務會議都重開會確認遴選結果,葉俊榮依然學舌重述「補正程序」,除了「補正人選」,還能有什麼解釋?這不叫補正程序,而是實質干預遴選結果。

回到台大校長案,葉俊榮認為和三個「脊梁性的結構問題」都有關係,台大校長懸缺七個月,其實一點也不複雜,沒那麼大學問,說到底只是一根「脊梁骨」的事─知識份子的脊梁骨是否遇權力而彎?管中閔慨嘆執政黨「吃銅吃鐵吃台大」,在台大之前,權力者早就吃習慣了,一樣米養台大百樣人,台大有沒有這根脊梁骨不被吃?很難講,至少還能扮演「一根魚刺」的角色,讓權力者狼吞虎嚥之際,如鯁在喉,吐不出來也吞不下去,葉俊榮僅憑雲山霧罩想扮演化刺的醋飯,可能性是零─溝通溫度只有零。

本篇文章共 8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360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