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兩種身分認同!」#MeTwo運動揭露德國種族歧視,聲援土耳其裔球星厄齊爾

2018-07-31 18:31

? 人氣

2018年5月13日,德國土耳其裔球星厄齊爾(Mesut Özil)與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合照,使厄齊爾遭猛烈抨擊。記者發起#MeTwo運動,籲世人正視德國少數族群應擁有「兩種身分認同」的權利。(AP)

2018年5月13日,德國土耳其裔球星厄齊爾(Mesut Özil)與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合照,使厄齊爾遭猛烈抨擊。記者發起#MeTwo運動,籲世人正視德國少數族群應擁有「兩種身分認同」的權利。(AP)

2018年世足賽德國衛冕失利,在小組賽即遭淘汰。德國土耳其裔足球明星厄齊爾賽前會見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成為德國足壇、媒體眾矢之的,讓厄齊爾於23日宣布退出國家隊,反批德國足協、媒體種族歧視,凸顯德國種族矛盾。同為土耳其裔的記者阿里肯決定在網路上發起「我有兩種身分認同」(#MeTwo)運動,強調應保障德國少數族群擁有兩種認同的權利,並呼籲各界正視身處德國的移民後代,仍遭到種族歧視的現況,以促進族群融合。

「贏球是德國人,輸球是移民」

現年29歲的厄齊爾(Mesut Özil)是第三代土耳其移民,本身是土生土長的德國人。自2009年起,厄齊爾披上德國成人男足國家隊戰袍,為德國征戰92場比賽,踢進23球,傳出40次助攻,還是德國2014年拿下世足賽冠軍的重要功臣。今年5月13日,厄齊爾與另一位德國土裔球員京多安(İlkay Gündoğan)與當時競選連任的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Tayyip Erdoğan)合照,遭德國媒體大肆抨擊,認為他此舉形同為近年更趨威權的艾爾多安站台,甚至出現要厄齊爾退隊的呼聲,不過厄齊爾仍繼續參與2018年世足賽。

隨著德國意外在6月27日的小組賽以0:2敗給南韓,僅踢3場比賽就打包回府,厄齊爾當場即與德國球迷爆發衝突,成為德國輸球的代罪羔羊。賽後厄齊爾與艾爾多安同台的爭議仍未消減,厄齊爾於22日發表聲明,宣布退出德國國家隊,直批德國足協主席格林德爾(Reinhard Grindel)種族歧視,「我們贏球,我就是德國人,我們輸球,我就是移民。」厄齊爾也說,他並不後悔與艾爾多安合照,「這與政治無關,而是尊重我家族母國的最高首長。」

德國國家隊中場大將厄齊爾,在社群平台上發表3頁的聲明稿,正式退出德國國家隊,對於各界對於擁有土耳其血統的他各種批評感到失望。(美聯社)
德國國家隊中場大將厄齊爾,在社群平台上發表3頁的聲明稿,正式退出德國國家隊,對於各界對於擁有土耳其血統的他各種批評感到失望。(美聯社)

逛夜店、找房子遇種族歧視 記者發起#MeTwo運動

德國8200萬人之中,約有20%民眾的祖先有移民背景,加上1960年代,大批土耳其移民移入德國,協助德國戰後重建,目前共有400萬人為土裔德國人。厄齊爾的退隊聲明讓德國內部種族矛盾浮上檯面。

同為土耳其裔的24歲德國記者阿里肯(Ali Can),家族是土耳其境內少數的阿列維派庫德族人(Kurdish Alevi)。當阿里肯還是幼兒時,家人為了逃離土耳其對庫德族人的歧視,舉家遷往德國。不過阿里肯在德國仍然遇到種族歧視,不僅找房子時曾因種族碰壁,連去夜店也只因膚色問題,就被門口的警衛擋下,友人卻能順利進入。

阿里肯決定在25日搭著「我也是受害者」(#MeToo)的標籤熱潮,創造同音的新標籤「我有兩種認同」(#MeTwo),表達德國少數民族時常與德國、家族母國文化同時連繫的現象。#MeTwo運動興起後,成為社群網站推特(Twitter)26日起的熱門標籤。根據《德國新聞社》(DPA)30日統計,已有超過15萬3000則推文加上#MeTwo標籤。

網友藉#MeTwo揭露德國教師種族歧視

阿里肯指出,移民後代同時擁有兩種文化,而這些文化不會彼此違背。就有如厄齊爾所稱:「我有兩顆心,一顆屬於德國,另一顆屬於土耳其。」阿里肯也向《美聯社》說道:「無論移民們多想融入德國社會,他們無法憑一己之力辦到,所有人都要協助族群融合。」
 

訴求反對種族歧視,促進族群融合的#MeTwo運動,讓德國少數族群網友積極在網路上發聲,分享自己在德國遭遇種族歧視的經驗,甚至有德國教師曾在課堂上表示,皮膚顏色較深的孩童並非生來就是德國人,或是建議少數族群的孩童就讀較不具挑戰性的學校。《美聯社》報導,網友莫妮(Moorni)在推特上回憶她在學校慘遭種族歧視的經驗,指出即使她在校表現優異,學校教師卻不推薦她就讀綜合中學,甚至告訴她的母親:「妳的女兒終究會戴上頭巾(hijab),早日結婚。」

德國土耳其裔記者阿里肯在網路上發起的#MeTwo運動,獲得網友熱烈迴響。(Twitter)
德國土耳其裔記者阿里肯在網路上發起的#MeTwo運動,獲得網友熱烈迴響。(Twitter)

德國外長力挺 #MeTwo讓德國少數民族發聲

#MeTwo運動在德國發燒,獲得德國外交部長馬斯(Heiko Maas)公開力挺,不僅在推特發出2則含有#MeTwo的推文,29日也指出,如果人們認為,德國社會再度接受種族歧視,這將損及德國的形象。「我們不能讓有移民背景的民眾備感威脅。我們必須果斷起身,捍衛多元性與包容的價值。」

儘管#MeTwo運動連帶出現反移民的言論,也有移民透過「我的德國夢」(#MyGermanDream)標籤,訴說在德國遇到的正面經驗。不過就算是少數族群公開揭露種族歧視,也有其意義。德國土耳其裔作家阿克芸(Hatice Akyun)分析:「移民們終於加入討論,是2018年種族歧視辯論時出現的好事。我們的父母遭遇種族歧視,常假裝他們聽不懂,只能羞愧離去。」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亦寧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