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獨居老人都是怎麼死的?要價100萬元的清潔服務,讓他看見這國家最悲傷一幕

2018-07-31 16:30

? 人氣

如果清掃腐爛屍水一次,能獲得超過100萬日圓的酬勞,你願意嗎?在日本有一種稱為「特殊清掃」的工作者,當死亡現場的遺體被搬走後,他們就得清理該地遺留的血跡、屍水、爛肉與滿天蒼蠅,怎樣的生命終點他們都見過。視死者遺物多寡、遺體腐爛程度,每次服務收費落在85,000–1,300,000日圓之間,範圍極廣。

一名筆名為「特掃隊長」的特殊清掃工作者,從大學畢業後從業長達20餘年,他看過獨居男子死後腐敗的模樣,見識過割腕自殺現場血跡厚到像烤漆、車禍亡者遺體如爛泥的慘況,他將工作心得記錄於個人部落格,從千百種死亡的悲傷裡,重新思考活著的意義……

c
特殊清掃工作者代替人們給予死者尊重和悼念。(示意圖,非當事人/mio omi@Youtube

地上一灘灘屍水,都曾是他們最深愛的家人

清掃地上一灘灘的腐爛液體,面對滿屋子嗡嗡作響的蒼蠅、蛆殼、刺鼻無比的血腥味,是特殊清掃者再習慣不過的工作內容。

因為房間太過惡臭,多數委託人不願進屋,而第一個願意陪特掃隊長一起清理死亡現場的家屬,是一名老父親。他的兒子才38歲,照理來說該站在事業顛峰,卻因為不適應職場上的勾心鬥角,將自己關在房間裡足不出戶、成為繭居族,最後搞垮身體,孤獨地死去,被發現時已腐敗為一團爛泥。

c
死亡現場充斥著蒼蠅,不先撲滅的話很難處理。(示意圖,非當事人/mio omi@Youtube

「我已經無法為兒子做甚麼了,就讓我做吧。」那位父親陪著特掃隊長清理現場,從他認真擦拭痕跡的模樣,也能看見身為父親的執著。是多深的愛,才讓他願意忍住惡臭,清理兒子的死亡現場呢?

對每個死者家屬來說,那些液體都曾是親人的一部份,當屍水被徹底清理乾淨後,他們才會意識到摯愛真的離開了。

「看來,我兒子活在這人世間簡直就像一場夢啊……而留在這房間的味道,就是這場夢的痕跡吧。」

「夢的痕跡嗎?或許是吧。你兒子只是先走一步,每個人終究都會走到人生的盡頭,請打起精神來吧!」

再怎麼光鮮亮麗,都可能用最悲慘的形式迎向死亡

如果是熟識的人的清掃案子,你願意接嗎?特掃隊長曾接過這樣的案子,到現場才驚覺死者是自己的熟人,就這樣輕易地消失了。

那位朋友生前住豪宅、開名車、過著所有人都欣羨的生活,如果社會有所謂的階層,那他毫無疑問絕對是最頂端的存在,這樣的人卻選擇以上吊結束生命。

特掃隊長雖然對死亡已司空見慣,可以不帶情緒、專業的做著工作,但當遇到死者是自己熟稔的對象,心情依然沉重無比。這也讓他更深刻的體悟到,人前的光鮮亮麗不代表一切:

「即使對人生自信滿滿、引以為傲的人,仍有可能以這種悲慘的方式迎接人生的終點。」

有孩子也可能孤獨老死,只有清掃者為他們悲傷

在特掃隊長接的案子裡,最常見的或許就是「孤獨死」。日本統計結果顯示,公共住宅裡每4人就有1人是獨居老人,即便多數獨居老人都有孩子,他們還是孑然一身棲身公寓、默默死去,直到屍體腐敗發出異味,才會有人發現。

特掃隊長說,許多人嚮往孤獨、甚至享受孤獨,但是死去的瞬間身旁卻空無一人,那種無力感並非我們能想像。沒有人知道這些人死了,也沒有人為他們悲傷或流淚,只有特殊清掃者踏入房間時,才能給他們一個不孤單的生命終點。

他們幫孤獨死的人處理生活過的痕跡,清掃完畢後焚香、奉上鮮花,保留亡者最後的尊嚴,同時也為了這些人的死亡感到悲傷。

ss
特殊清掃者在清理結束後為死者獻花悼念。(示意圖,非當事人/mio omi@Youtube

許多人都說這是「世界上最憂鬱的工作」、「最悲傷的工作」,但對特掃隊長來說,其實這是幸福的工作。因為見識了這麼多生死離別,他才能更珍惜現在的生活,在了解到人類渺小的同時,也代替那些他清掃過的死者們,努力活下去。

本文部份內容經授權取材自時報出版《那些死亡教我如何活:一位清掃死亡現場者20年的生死思索》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