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孫策專欄:台灣追求獨立要以姑蘇慕容為戒

2018-08-01 06:50

? 人氣

台灣社社長張葉森及各獨派團體代表召開「敬邀各候選人積極推動東奧正名聯署」記者會,但迴響有限。(顏麟宇攝)

台灣社社長張葉森及各獨派團體代表召開「敬邀各候選人積極推動東奧正名聯署」記者會,但迴響有限。(顏麟宇攝)

東亞青運「被停辦」,理當人神共憤,但是卻不然,社會反應冷淡,有反應的也莫衷一是。這其實不是好現象,北京對台灣的手段愈來愈直接(航空公司改國名還是間接),台灣不能,但若回應無力,將使自己愈來愈孤立孤立——這跟「讓世界更看見台灣」背道而馳:先是「路人甲」無關緊要,然後「電線桿」妨礙視野,最終「形同空氣」不存在。

回應無力的原因是不能得到民眾支持:主張「正名」者認為作法軟弱(以林佳龍的國際記者會為代表),因此不支持;反對一方更不必討論。而蔡政府之所以只講話不能有任何作為,則是因為她根本沒有著力點——對大陸沒有,對國際也沒有。如此下去,對台灣當然是不好的,或許可以讓台灣跟中國更分開,但卻會使得台灣跟世界也更分開,卒至「不存在」,那不是多數,甚至主張台獨人士想要的獨立。

20180730-台中市長林佳龍今(30)日出席台中市政府正式向東亞奧會(EAOC)申復2019東亞青年運動會主辦權國際記者會。(簡必丞攝)
台中市長林佳龍今(30)日出席台中市政府正式向東亞奧會(EAOC)申復2019東亞青年運動會主辦權國際記者會。(簡必丞攝)

上星期對東亞青運/正名公投的討論,讓我想到金庸小說「天龍八部」裡的姑蘇慕容氏。

高中時初看「天龍八部」,它是一本被禁的武俠小說,可是比沒被禁的好看很多;採訪政治新聞,才知道金庸武俠小說為什麼被禁(這是另一個題目,有機會再寫);寫公孫策專欄以後,歷史獨得更細了,於是體會慕容氏發瘋式的「鮮卑復國」,其實蘊藏了一段可歌可泣的歷史。

熟讀「天龍八部」的讀者應該記得,姑蘇慕容氏的莊園叫「參合莊」,他們家傳武功叫「參合指」(不輸六脈神劍),那「參合」二字出於「參合陂」,是鮮卑慕容氏永遠不會忘記的一個地名。

五胡亂華時期,中國南方是東晉偏安政權,北方則先後出現過19個短命政權,其中鮮卑慕容部建立了4個:前燕、後燕、西燕、南燕。前燕亡於前秦(苻堅),當時引領秦軍滅燕的是慕容垂,但慕容垂不該稱做叛將,他其實是鮮卑慕容部唯一稱得上英雄的一位,而他是被前燕當權派排擠出去的有功將領。

前秦苻堅大帝遭遇「淝水之戰」慘敗,前秦百萬大軍潰敗,只有慕容垂所部維持陣容完整,苻堅前往投奔,慕容垂也沒趁機殺苻堅。後來慕容垂不但收復前燕舊地,囊括了整個黃淮平原,前秦崩潰後的中國一度八國並立,而後燕最強。

可是,慕容垂老了,接班的太子慕容寶好大喜功,卻在跟代國(北魏前身)的戰役中慘敗,同為鮮卑族的拓拔珪下令在參合陂屠殺八萬戰俘。隔年,後燕發動復仇戰爭,慕容垂帶病出征,經過參合陂,看到白骨堆積如山,軍士們哭父哭兄,慕容垂當場嘔血,退軍途中崩逝。後燕被北魏攻打,遁走遼西,黃河流域另立南燕,慕容部對抗北魏拓拔部多年後,最終都被消滅。

從後燕傲視天下到被消滅殆盡,持續上演同一齣戲:內部相互傾軋,爭權、爭利,好處都是自己的,過失都是人家的。因此雖然對抗鮮卑拓拔部時個個奮勇,卻完全沒有要跟其他慕容部將領合作,各將領之間也完全沒有合作的基礎。遇到北魏來攻,每次都向後秦請求援兵,後秦每次做做樣子出兵,完全沒有幫助,可是後燕的當權者卻將所有希望寄於後秦(羌族),而非南燕(同為慕容部)。

2016年劉鵬(左)來訪,召開第33屆東亞運動會總會(EAGA)理事會議,台中市長林佳龍宴請。(照片:台中市政府提供)
2016年劉鵬(左)來訪,召開第33屆東亞運動會總會(EAGA)理事會議,台中市長林佳龍宴請。(照片:台中市政府提供)

台灣現在的「敵人」只有一個:中共,我從小聽「中共謀我日亟」為家常便飯,可是我也當年也曾親耳聽到某「黨外」人士在立法院嗆國民黨立委「反共已經沒市場了啦!」,而民進黨現在致力於「反共」,不免錯亂。而問題卻在於:從黨外到民進黨都只會「反」,國民黨反共就「反反共」,國民黨跟中共和解就「反和解」,如今國民黨快沒了,只能自己高舉「反中」,卻因此招來「中共謀我日亟」。這當中問題出在哪裡?

國民黨到台灣來以後,從「反攻大陸」、到「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到「九二共識」,對中共的定位從「敵人」到「和解」,目的都是「求生存」,雖然很多人不滿意「這種生存沒尊嚴」,但是國民黨至少都在求取團結的前提下進行。而民進黨的作風始終都是「反」,從來沒有做過「團結人心」的努力,即以蔡英文和賴清德最近非常強調的「改革」來說吧,或許改革是需要的,可是他們的作風卻都是推土機式的,也就是將被改革對象排出去。

這跟「姑蘇慕容」有什麼關係?

慕容垂當年屈身苻堅之下,「燕國」不在了,可是他仍然存在,仍然在氐族的前秦帝國保持一支鮮卑慕容部的軍隊,因此才能復國(後燕),在復國過程中,該向哪個勢力低頭就低頭,等到自己強壯了再討回尊嚴。而他的兄弟子孫反是,只會排擠自己人,遇事寧願寄望外援,最終族滅國亡。金庸「天龍八部」借用這一段歷史,道盡鮮卑慕容部後代的心境與處境:一心復國的志氣可佩,但是仍不能記取前人教訓,只會招來敵視與訕笑而已。

爭取台灣獨立是思想自由/言論自由,該鑒戒的是,可不要搞到台灣「不存在」的地步,如果一旦國際組織都把台灣排除在外,想要「復國」可就難了。

*作者為專欄作家。更多好文請看〈公孫策說不測風雲〉臉書紛絲專頁。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哲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