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從延禧到如懿 顛覆權力遊戲

2018-09-30 18:00

? 人氣

陸劇《如懿傳》其實是一部「失敗者」的故事,顛覆觀眾對宮鬥劇的期待。(圖/澎湃新聞提供)

陸劇《如懿傳》其實是一部「失敗者」的故事,顛覆觀眾對宮鬥劇的期待。(圖/澎湃新聞提供)

日前網路播放量已破七十億的陸劇《如懿傳》,在如懿封后的劇情中迎來了屬於它的逆襲。這部初播時在豆瓣網站上評分曾一度低至六.五分,如今不但有望打破此前《延禧攻略》播放量破一百億的紀錄,觀眾口碑也已翻盤。從《延禧攻略》到《如懿傳》,清朝後宮劇再度成為大陸討論熱度最高的影視作品,只是相比多年前《甄嬛傳》所帶動的宮鬥劇熱潮,這一輪「後宮熱」無論從傳播平台到劇集看點都已截然不同。

一種故事兩種敘事版本

兩部劇都只在網路平台播出。《如懿傳》開播時趕上《延禧攻略》風頭正勁,兩相對比下,前者就收穫了鋪天蓋地的負評,這一方面歸功於《延禧攻略》賣力宣傳製造流量,另一方面也體現觀眾口味的年輕化。事實上,這兩部劇可以理解為一種故事的兩種敘述版本,講的都是乾隆後宮的恩怨情仇。《如懿傳》的主角是乾隆繼后,而《延禧攻略》主角則是令妃,兩位女性在乾隆的嬪妃中可謂傳奇,而表現手法不同則讓兩劇呈現截然不同的風格。

用大陸一位劇評人的話說,《延禧攻略》可能讓人覺得「有點說不出來的微妙違和感」,因為它顛覆了許多「套路」。宮鬥劇的核心是皇權至上,但這部劇裡的乾隆一出場就不太親近女色,而女主角魏瓔珞也不是「小白兔入宮後逐漸黑化」,她身上更有超越以往所有後宮女主角的主體性──有仇必報、錙銖必較。從一開始就敢頂撞皇上,天不怕地不怕、做盡不合規矩之事──這種現代性極強的角色,顯然很受當代年輕女性的青睞。

相比當年《甄嬛傳》女主角步步為營,魏瓔珞活出了自我。《延》將她設定成一個用現代女性思考方式活在清朝後宮的女人,而這個角色在父權和女權意識間的分裂,也在大陸網路上引發「真假女權主義」之爭。在身分高於自己的人面前,魏瓔珞通曉尊卑體系,而在自己的平輩面前,她則高喊以人為本。

一部後宮版的中年情感劇

難怪宮鬥劇會被奉為職場寶典,這種「遭遇權力碾壓時忍氣吞聲,但自己也認同平等」的處事策略,契合許多人的生存智慧。只是如果用古裝劇的標準來看待《延》,難免會覺得很出戲,女主角成為後宮贏家的路,雖然讓年輕觀眾看得解氣,卻太過戲謔惡搞,讓人難以將之視為一部正劇。

而《如懿傳》所獲得的好評中,普遍被公認的是「高級感」。它刷新了人們對宮鬥劇的認知,以一種前所未有的方式講後宮女人的故事──以往同類作品的女主角只要一路過關打Boss就能修成正果,而如懿被冊封皇后時,劇情只進展到三分之二。這位繼后的結局在史書上已有定論:因斷髮係大不敬,被打入冷宮後死去,甚至連畫像都未留下。所以《如懿傳》其實是一部「失敗者」的故事,相對於《延》對後宮女主角性格和行事方式的顛覆,《如》則顛覆觀眾對宮鬥劇的期待。

如懿一生的風光時刻結束後,她的人生並沒有止於「皇帝與皇后幸福生活在一起」,而是一路走到「婚姻的盡頭」。故而許多人都認為,經歷多年婚姻家庭的人對該劇體會更深,它就像一部後宮版的中年情感劇,且最終如懿選擇「自由」。用女主角周迅的話說,如懿這個角色完成了一次精神上的逆襲,「她到最後是拒絕紫禁城的……她是一個自由的靈魂,她要的是她自己內心的解放,她真正獲得了自由,她用死來解脫,我覺得這個可能更高級,或者說更文學,美學的含量更高。」

對照雖然反套路、但依然是「主角身分地位從低到高逆襲」的《延禧攻略》,《如懿傳》完成一場主角從被禁錮到獲得自由的自主選擇。乾隆繼后是從歷史上被抹去的女人,後世很難揣度當年謎團,而網路小說作家流瀲紫則用想像,將這段故事塑造為一曲封建皇權下的婚姻輓歌。相比多年前同樣由她的小說改編的《甄嬛傳》,《如懿傳》的女主角更在意的不是權力地位,而是認清自我。

兩劇對照出宮鬥劇創作思路

某種意義上,這一波大陸後宮熱中,女性們都分別用自己的方式走了一條不尋常路:《延》是在體制內不走尋常路,而《如》則是徹底否認體制,兩者放在一起對照,讓人更理解今時今日中國宮鬥劇的創作思路。女性已經不再如多年前只能因循一種模式尋求「成功」,在二○一八年的「後宮」裡,她們各自顛覆了以往人們熟知的權力規則,因而讓觀眾感到前所未有的新奇。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賈選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