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生」阿嬤島、黃金島、越南神話島、菲律賓移工島... 用一杯酒體驗人生酸甜苦辣,歡迎來到「島嶼酒吧」

2018-09-22 12:00

? 人氣

台北藝術節「島嶼酒吧」,以酒吧做為媒介,述說一個個異鄉人的故事。圖為酒吧示意圖。(Free-Photos@pixabay)

台北藝術節「島嶼酒吧」,以酒吧做為媒介,述說一個個異鄉人的故事。圖為酒吧示意圖。(Free-Photos@pixabay)

國家二級古蹟裡面竟然有間酒吧!走到中山堂3樓,眼前首先看到的是投影在牆面上的酒吧「選單」,上面列著每位「島主」會為客人特調的雞尾酒,這個結合台灣與外國11位藝術家共同呈現的表演藝術作品「島嶼酒吧」,藉由日常生活中就能接觸的酒吧,傳遞灣生、移工、被殖民者等少數群體的記憶與歷史,不過特別的是這個作品的靈感來源,竟是台灣台北市林森北路上的酒吧。

「島嶼酒吧」(IsLand Bar)原本是2017年「亞洲當代表演網絡集會」(簡稱亞當計畫,ADAM)的成果表演,今年再度在台北藝術節重現。現居日本橫濱的藤原力、來自香港的余美華,還有台灣藝術家李銘宸是該表演的主要發想人。為何會想以酒吧做為表演題材?藤原力表示,當初在現任的台北藝術節策展人鄧富權揪團下,大家一起去了一間位於林森北路的聊天酒吧,藝術家們在酒吧中暢談何謂藝術,「藝術家在社會扮演何種角色」的念頭油然而生,「島嶼酒吧」因而誕生。

台北藝術節「島嶼酒吧」(簡恒宇攝)
台北藝術節「島嶼酒吧」(簡恒宇攝)

「施者也是受者」,藤原力表示,「因此我們藉由酒吧的構想,提供想像出來的服務,來改變表演者與觀眾之間的關係」。余美華則提到,「島嶼酒吧」的英文使用大寫「L」,即可拆解為「我的土地」(I’s Land),而每位藝術家擁有屬於自己的「島嶼」,為「登島」的觀眾提供特別安排的故事與互動,「但這表演最初設計為5至10分鐘版本,也沒特定主題,現在則變成30分鐘版本,並與台灣有所連結」。

台北藝術節「島嶼酒吧」演出的部分藝術家(簡恒宇攝)
台北藝術節「島嶼酒吧」演出的部分藝術家(簡恒宇攝)

阿嬤島、黃金島、神話島... 藝術家以酒吧為媒介,穿梭日本殖民的台灣、緬甸及越南神話中

台北藝術節「島嶼酒吧」:日本藝術家藤原力(簡恒宇攝)
台北藝術節「島嶼酒吧」:日本藝術家藤原力(簡恒宇攝)

藤原力介紹自己的島嶼是「阿嬤島」,他與台灣的連結完全來自於「灣生」阿嬤,因為她在日本時期的台灣高雄出生,直到1945年日本在二戰戰敗投降,阿嬤才回到日本國內,而藤原力的另1個阿嬤,則是在滿州國(中國東北)的牡丹江和瀋陽的日軍駐紮地工作,1946年才返回日本,2位阿嬤與台灣歷史的連結,也讓藤原力與台灣有層緊密的關係。

這11位藝術家不僅創造自己的「島嶼」,還要調酒給觀眾喝,而藤原力的調酒選擇當地食材:台灣啤酒、金門高粱與香蕉,「旅行能帶的東西有限,所以我選用能在便利商店買到的食材為主」。參與演出的緬甸藝術家摩.薩特(Moe Satt)經營「黃金島」,向觀眾訴說緬甸歷史,與台灣的連結則是同樣經歷被殖民和威權時期,且還都曾被日本統治。

台北藝術節「島嶼酒吧」:緬甸藝術家摩.薩特(簡恒宇攝)
台北藝術節「島嶼酒吧」:緬甸藝術家摩.薩特(簡恒宇攝)

話不多的摩.薩特在這場表演可說是一大功臣,因為他本身就是調酒師,在緬甸家鄉也開了間酒吧,其他藝術家的調酒都要經過他的指導,才不會難以下嚥。當問到是否先嘗試過自己「異想天開」的調酒時,越南藝術家阮英俊大笑說:「當然有先喝過......喝酒很看心情,第1次表演後有改變調酒配方,調配的材料都來自大自然,有大地和天空2種風格,觀眾可以自己挑選。」

台北藝術節「島嶼酒吧」:越南藝術家阮英俊(簡恒宇攝)
台北藝術節「島嶼酒吧」:越南藝術家阮英俊(簡恒宇攝)

阮英俊介紹:「我的島嶼是跟觀眾講個神話故事,讓他們穿梭在虛幻與現實之間......但我編造的故事不只是為了有趣好玩,其實是真實發生的事」,接著他轉用認真嚴肅的口吻,訴說越南的採礦區對大自然帶來破壞,「整個家園全部被毀」,而他透過表演藝術,加上與觀眾互動來傳遞環境保護的重要性。

酸中帶甜、後勁強烈... 菲律賓藝術家特調「移工的酒」嚐到離鄉背井的無奈與鄉愁

來自菲律賓的理羅.紐(Leeroy New)則是以母親的菲律賓移工身分為發想,親身扮演成來自菲律賓的酒吧酒保,在調酒的過程中娓娓道來自己的漂流異鄉的故事,及排解鄉愁的辦法。理羅.紐的調酒以菲律賓「紅馬啤酒」(redhorse)和琴酒為基底,加上柳橙汁和金桔,入口酸中帶甜還有些微啤酒的麥味,但後勁強烈,只要一小杯就讓人昏昏欲睡。他說,紅馬啤酒非常烈,是菲律賓工人的最愛「因為價格便宜,而且不用喝太多就醉了。」材料都是在台北中山北路的「小馬尼拉」買得到的商品,「菲律賓移工們需要到世界各地工作,本身擁有的資源就不多,大家都很會就地取材。」

台北藝術節「島嶼酒吧」:菲律賓藝術家理羅.紐(簡恒宇攝)
台北藝術節「島嶼酒吧」:菲律賓藝術家理羅.紐(簡恒宇攝)

理羅.紐的作品大多為雕刻和服裝設計,為何在「島嶼酒吧」中選擇化身為酒保?他說,菲律賓為海外勞力的輸出大國,他的母親也是移工,在他童年時期,母親一直都在美國當保母。他希望透過酒吧這個陌生人與陌生人談心的奇妙空間,展現菲律賓移工的喜怒哀樂以及無奈。在「島嶼酒吧」中,他飾演的酒保不定時的要穿著短褲在桌上熱舞,因為「老闆要求」,甚至有客人會將他「帶出場」。理羅.紐說,這些都是在海外的菲律賓移工們經常面臨的狀況,諸如不合理的工時和工作內容,對家鄉的想念等等,「這不只是我的故事,而是千萬菲律賓移工故事的縮影。」

有形亦無形,有色亦無色... 香港藝術家以酒訴說台港兩地相同的失落感

台北藝術節「島嶼酒吧」:香港藝術家余美華(簡恒宇攝)
台北藝術節「島嶼酒吧」:香港藝術家余美華(簡恒宇攝)

最初是「島嶼酒吧」表演團隊唯一女性藝術家的余美華,選擇傳遞香港與台灣相似的記憶與失落感,「讓人走出無形邊界,突破同溫層......我的調酒也是無色,象徵歷史不能單憑肉眼去看待......加上不是只有黏在一起或是孤獨一人2種極端狀態,因此挑戰表演者與觀眾之間的界線,讓這個關係變得有彈性」。同為「島嶼酒吧」創始元老的李銘宸,則是扮演「接待」角色。

台北藝術節「島嶼酒吧」:台灣藝術家李銘宸(簡恒宇攝)
台北藝術節「島嶼酒吧」:台灣藝術家李銘宸(簡恒宇攝)

「這個角色沒有硬性規定存在,但對全場表演仍有影響,因為是個融合媒介」,李銘宸解釋自己擔任的角色,「就像是媽媽桑,但有很大的發揮空間」,但該角色有時會與余美華交換擔任。余美華強調,原本並沒有設定這樣的接待角色,最初發表作品時也是讓觀眾自由進出,「後來討論覺得需要有這麼1個人負責接待,以此給予觀眾較有溫度的親密互動」。

台北藝術節「島嶼酒吧」演出的部分藝術家(簡恒宇攝)
台北藝術節「島嶼酒吧」演出的部分藝術家(簡恒宇攝)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