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建銘專欄:雷聲大雨點小的自動駕駛法庭大戰

2018-02-16 06:40

? 人氣

Google自駕車Waymo告Uber和解收場。(美聯社)

Google自駕車Waymo告Uber和解收場。(美聯社)

就像約翰・屈伏塔在某部早已被人淡忘的法庭片裡所說的:「訴訟的目的是為了對和解的價碼取得共識,不是為了勝訴」喧騰一時的谷歌Waymo控告Uber竊取自動駕駛技術一案,在長達數月的公關前哨戰和整整一週的激烈法庭辯論後,出乎大多數人意料之外地在日前以和解落幕

大多數的新聞都以「天價的」和解金額$245M為標題,但坦白說包含記者在內所有明眼人都知道谷歌Waymo得到的實質賠償遠低於此,原因是這次和解是以0.34%的Uber股票賠償的,$245M的價值則是根據軟銀願景基金投資$1.25B進Uber的估值計算的,如果考慮到同一筆交易中軟銀也以30%折扣價格購入了超過$7B價值的老股,這0.34%的Uber股票是否值$245M還有討論空間。

但$245M已經比原本谷歌Waymo求償的金額低很多了,在正式訴訟開始之前,Waymo方面的求償金額曾經達到$1B現金,但被當時仍然擔任執行長的創辦人卡朗尼克給一口回絕了。所以這個和解的金額到底是多少顯然不是重點,未來兩家公司的自動駕駛到底會往什麼樣的方向發展才是大家關心的。

但在揣測兩家公司的技術未來之前,我們還是可以來分析一下為什麼這場眾所矚目的訴訟如此雷聲大雨點小。

首先,這場訴訟的核心除了Uber和谷歌Waymo這兩家公司以外,還有一位名字叫做Anthony Levandowski的仁兄。這位安東尼先生原本是谷歌的自動駕駛部門高幹,2016年1月離職創辦了自己的大卡車自動駕駛新創Otto,5月正式「發表」產品,7月旋即被Uber以$680M的天價買下——距離創業僅僅半年。

谷歌的自動駕駛部門高幹Anthony Levandowski創業不久就把新創賣給Uber。(攝於2011年∕shinnygogo∕維基百科)
谷歌的自動駕駛部門高幹Anthony Levandowski創業不久就把新創賣給Uber。(攝於2011年∕shinnygogo∕維基百科)

如果安東尼老兄手腳乾淨點的話,這個超高速獲利了結的故事不過就是一樁美談或者趣談,端看你從創辦人或者Uber的角度來看。但偏偏他被逮到離開谷歌前下載了超過一萬四千個機密檔案,包含Waymo開發的LIDAR系統的電路板設計以及測試系統,而且他還試圖將自己的電腦格式化以掩蓋下載的動作——是說如果此君真有能耐「領導」谷歌的自動車駕駛計畫,他怎麼會不知道格式化終端並不會影響到伺服器端的紀錄?谷歌那名聞遐邇的嚴苛技術面試顯然有很大漏洞啊!

而由於安東尼老兄獨立後僅僅半年就成功高價將新創賣給Uber,谷歌Waymo合理懷疑安東尼老兄是跟Uber——或更直接點說,創辦人卡朗尼克——共謀竊取谷歌的自動駕駛車機密,成立Otto只不過是個掩人耳目的手法,因此在2017年2月一狀告上法院。

這裡大家可以看到在Uber方有兩位關鍵人物:卡朗尼克和安東尼老兄,卡郎尼克的素性在接下來的一年裡因為各種公司和個人醜聞廣為人知,而根據許多坊間傳聞安東尼老兄似乎也是個不遑多讓的怪咖角色,不止被前管家踢爆和律師那髒話連篇的討論似乎透露出違法事實,被試圖斷尾自保的Uber開除後,他老兄竟然成立了自己的新興宗教,目的是:「開發並推廣建立在人工智慧上的神格存在」。

我們可想像當谷歌的工程師和律師試圖和這兩位天兵講理時,血壓能升得有多高,而當人在憤怒的時候,求償對方根本付不出來——因此也沒意義——的十億美元也就變成可能的事情。

所以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突然間谷歌在好不容易開庭才一週後,立刻草草與Uber和解,金額也遠低於當初所期待的呢?

有些記者指出在一週的法庭辯論中,谷歌手上有的證據和論點比預期中弱,因此提早求和。也有人認為在去年興訟時,現金滿手的谷歌面對現金燒得兇的Uber還能夠以戰逼和,但在軟銀願景基金的龐大金援下,繼續付高額律師費也逼不死這個小老弟,不如以和為貴⋯⋯

我個人的看法則是:一切都是因為人換了,所以心情也換了

在過去僅僅一年的時間裡,Uber人事全非,不僅惹得一身腥的安東尼先生被開除,人人喊打的卡朗尼克也被大股東逼迫辭去執行長一職,隨後的王子復仇記也快速地失敗,最終乾脆在願景基金的私募輪中脫手自己曾經矢言不賣的創辦人股票,總金額高達十多億美元,就差沒公開宣稱永遠放棄重返經營階層。

更重要的是取而代之的執行長Dara Khosrowshahi,從一上任就展現符合各方期望的風範——「成人」風範。本來一直跟很任性的青少年吵架到上火的谷歌工程師和律師,突然間發現對手變成正常的大人,講理並且有誠意解決問題,而非一副「老子就是要先翻全世界」的屁孩態度,這種溫差也有利於雙方早早達成和解得共識。

Uber新任執行長Dara Khosrowshahi,成功化解一場官司。(AP)
Uber新任執行長Dara Khosrowshahi,成功化解一場官司。(AP)

所以這場戰爭誰贏了?有趣的是,我們幾乎可以說兩邊都是贏家。

Uber贏了,各種麻煩堆得老天高的它不僅比預期早的解決和谷歌的訴訟,而且賠償的部分是用股票,因此不影響到現金流。由於Google Ventures早就已經是Uber的投資人,多給個0.34%股份也不會影響太多。而對Dara老兄個人來說,這更是一場大勝利,雖然有一天這兩家公司總會在自動駕駛的市場正面對決,但能Dara老哥夠迅速形塑局面,成功提早達成和解,拆掉一個特大號炸彈,對公司來說也能穩定軍心,更能鞏固自己的領導地位──看吧!那個小屁孩把我們拉進這團狗屎中,是我把我們拉出來的!

谷歌也贏了,在這長達一年的媒體大戰中,Uber的自動駕駛技術已經被貼上「內有谷歌(Google Inside)」的標籤,在吸引人才上肯定受到不小的影響。而雖然沒有公開承認,但這一番攻防下來,谷歌大概間接確認了自己的自動駕駛技術還是領先Uber的,在後者簽下「不使用」任何來自谷歌的專利技術的承諾的瞬間,谷歌幾乎已經確保這樣領先差距會持續下去,總之暫時安心。

消費者也贏了,畢竟全天候高可靠度的自動駕駛仍然還沒能實現,監管機關會以什麼樣的方式開放真正的自動駕駛上路也不是很容易預測,現在谷歌和Uber(暫時)不再互咬,他們就可以專心去實現技術和市場,更早嘉惠消費者。

所以大家都贏了,唯一小輸的是科技記者吧!過去一年來這條線餵養出大量的報導和分析文章,現在落幕後,記者們只好重闢戰場。

不過我相信如果他們成功混進安東尼老兄的人工智慧新教派,應該還是會有不少精彩的事蹟可以寫的⋯⋯

*作者為台灣大學電機畢業,在台灣、矽谷和巴黎從事IC設計超過十年,包含創業四年。在巴黎工作期間於HEC Paris取得MBA學位,轉進風險投資領域,現為Hardware Club合夥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楊建銘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