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眾戴上面具就為所欲為 紐約名劇《不眠夜》演員頻遭觀眾性騷擾 管理階層坐視不理

2018-02-15 13:30

? 人氣

「沈浸式劇場」的演出精華在於觀眾與演員的互動,但紐約著名劇碼《不眠夜》日前卻遭前員工控訴,觀眾長期以來多次對演員伸出鹹豬手,劇場方面卻無視這些性騷行為,讓表演者必須一再忍受不愉快的「互動」。表演者認為,劇場塑造的神秘氣氛加上觀眾在面具下能夠為所欲為的錯覺,容易導致場面失控,製作單位的不作為更讓一切雪上加霜。

《不眠夜》(Sleep No More)是由英國劇團Punchdrunk創作的現代舞劇,以「沈浸式劇場」(immersive theater)的形式演出,不同於台上台下界線分明的傳統戲劇,觀眾被要求戴上面具,扮演「幽靈」的角色,在戲劇表演過程中,觀眾在由廢棄倉庫改建成的5層樓麥基特里克飯店(McKittrick Hotel)內自由穿梭,隨時轉換觀看的視角,更可以觸摸道具和布景,用各種感官欣賞戲劇。

該劇最令人期待的部份,便是與演員不期而遇的驚喜,大多數時候演員會對觀眾視而不見,但如果夠幸運的話,演員可能會突然拿出枕頭砸觀眾,或一聲不響地拉著觀眾跳舞,在互動的過程中,彷彿也一同參與整齣戲的演出。《不眠夜》新穎的形式讓觀眾身歷其境,超越單純「看戲」的體驗,加上精良的製作,讓這齣戲大受好評、風靡紐約,從2011年加演至今,已成為到紐約絕不可錯過的表演。

戴上面具就能為所欲為 觀眾行為太失控

劇場內的體驗可能讓觀眾飄飄然,但對表演者而言,工作場所中發生的性騷事件層出不窮。8位《不眠夜》的前演員告訴網路媒體BuzzFeed,他們曾在表演期間受到觀眾性騷擾,透過電郵、文件和訪談30多位現任與前任員工確認消息可信度後,報導稱歷來至少發生過17次性騷擾事件,資料顯示表演者對觀眾行為不當的抱怨長達6年之久,早在2011年,就有女性員工發送電郵討論如何應對普遍的性騷擾現象。由於保密協議的規定和擔心遭報復,多數受訪者不願揭露姓名,而《不眠夜》的製作公司Emursive承認7次性騷擾事件,但對剩餘指控提出質疑。

 

Sleep no more | Little pearls (well known) of NYC. What a perfect night #sleepnomore #nyc

(@guimclln)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一位扮演男孩巫師的演員曾被觀眾抓住生殖器,另一位飾演男孩巫師的演員更稱,有觀眾試圖將手指插入他的肛門。負責在出入口站崗的的賈維寧(Jessica Jarvinen)則說,她有好幾次被襲胸的經驗,還有觀眾直接對著她撫摸胯下。有演員在電郵中寫道,在開場白中應該加上「不要碰表演者」的聲明,「那些喝醉的渾球才不會誤以為『幸運女神眷顧勇者』的台詞代表他們可以對表演者做任何事」。另一位站崗的工作人員受訪時說:「直到找到其他工作後我才發現,把被打和被摸視為自己工作的一部分有多麼荒謬。」

由於演出過程中燈光昏暗,觀眾又戴著面具,在匿名、迷幻的環境中,讓觀眾覺得自己有權做出任何事,即便是最糟糕的行為也不例外。一位前工作人員說:「一旦讓人戴上面具,就如同給了他們為所欲為的免死金牌。」在這塊營造出的化外之地彷彿沒有規則、沒有限制,但其實他們侵犯的是真實的人。一些曾被性騷擾的演員認為,製作公司沒有盡到保護員工的責任,在觸摸生殖器的案例中,表演者貝爾(Billy Bell)取下那名觀眾的面具,依照標準程序由工作人員將他帶出場,然後繼續表演。貝爾說他無法向管理階層取得關於那名觀眾的任何資訊,也無從得知他會不會再回來,「問題在於,即使我想要提出指控,我也不知道那個人是誰」。

但也有些演員表示,他們在演出的過程中感到安全,對這次的事件感到震驚。事實上,劇團的確有關於員工遭遇類似事件的應對政策,包括有人扮演顧客的實際演練,讓表演者練習如何求援。製作公司的律師表示,他們鼓勵員工舉報任何不當行為,而任何指南都無法確保觀眾不會做出什麼,這些政策是為了預防和解決問題。

劇評索羅斯基(Alexis Soloski)認為,這次事件彰顯貶低演員的文化依舊存在,而在演員觀眾之間並無界線的沉浸式劇場中,觀眾感覺自己被允許到任何地方做任何事情,演員也置於一個更易受傷的位置,卻沒有得到製作單位的足夠支援與保護。她質問:「如果我們生活在不需要被提醒,才懂得保持距離的文化中,不是很好嗎?只可惜我們不是。」記者札卓茲尼(Brandy Zadrozny)推文說:「如果鼓勵觀眾喝得酩酊大醉入場,戴上賦予他們掩飾身分的面具,悄聲暗示「幸運女神眷顧勇者」,再讓他們於裸體場景時追逐演員……最好有個辦法保護你的團隊。」

喜歡這篇文章嗎?

鍾巧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