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看懂反勞基法遊行4大時刻:過度緊張的警方,意外引爆12小時不散場

2017-12-27 07:30

? 人氣

勞團23日舉行「反對勞基法修惡大遊行」,晚間散場後部分學生不願離去,並採取街頭游擊戰方式,步行佔領忠孝西路忠孝橋下橋車道表達抗議。(資料照,顏麟宇攝)

勞團23日舉行「反對勞基法修惡大遊行」,晚間散場後部分學生不願離去,並採取街頭游擊戰方式,步行佔領忠孝西路忠孝橋下橋車道表達抗議。(資料照,顏麟宇攝)

為何12月23日反修《勞基法》大遊行一衝就是12小時?這一夜,群眾狂奔街頭高呼「終止過勞,退回草案」、遇上駐點警力人牆立刻轉戰下個路口,讓警察抓無可抓,沿街還不斷有群眾加入,人數一度擴張至800人以上,癱瘓忠孝橋、台北車站、西門町等交通要道行為也引發熱議。

12月4日勞團赴立院抗爭,換得民進黨籍立委邱議瑩「那都是放錄音帶」一語,之後不到1個月內,近千名「錄音帶」一夜暴衝、讓台北市長柯文哲都因「阻礙交通」而頭痛,這般發展恐怕是以街頭運動起家的執政者始料未及。

20171226-台北市長柯文哲下午走訪西湖老人日間照顧中心,並實際操作平日給長輩使用的健身器材。(蘇仲泓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因「阻礙交通」而頭痛,這般發展恐怕是以街頭運動起家的執政者始料未及。(資料照,蘇仲泓攝)

而回顧23日遊行一整天,或許在下午3點,這一夜發展就已註定:對修法蓄勢滿滿憤怒的人群不可能自動解散,接下來只看如何「被」解散。警方過度嚴密的戒備,成了遊行失控導火線。

關鍵點1:失控警力截斷遊行 民眾怒吼「政院出來面對」得不到回應

據了解,23日反修《勞基法》大遊行原先定調「原則上不會衝撞」,畢竟遊行隊伍組成複雜,除了原本行動較為積極的勞工團體老班底、獨派團體,亦有學生社團、帶著小朋友來的親子共學社團、警消公職人員組成的公部門聯盟等,第一大隊亦有大量一般民眾加入。

而遊行前一日,警方便配置層層拒馬鎖死行政院外大小通道,拒馬幾乎選用帶刺的,拒馬前守著一排員警、分隔島外又站著一排,可見戒備程度之高。

起步時氣氛平和 警方截斷隊伍造成行動激化

遊行原預計自民進黨黨部往台北車站前進、繞行鄰近地區一圈後落定立法院,這一天風和日麗,聲援團體在台上演說,台下則有民眾準備「過勞先師」行動劇吐血、自備會發出「啪啪啪」聲響蔡英文打臉雕塑等。隊伍於下午2點半起步時氣氛平和,卻在下午3點因為警方截斷遊行隊伍造成行動急速激化。

20171223-勞團23日舉行「反對勞基法修惡大遊行」,遊行民眾衝破封鎖線佔領車道抗議,並高舉「累」的標語表達訴求。(顏麟宇攝)
隊伍於下午2點半起步時氣氛平和,卻在下午3點因為警方截斷遊行隊伍造成行動急速激化。(資料照,顏麟宇攝)

隊伍行進中,警方特別緊盯過去抗爭班底台灣國際勞工協會陳秀蓮、桃園市產業總工會毛振飛所在之第三大隊,混入隊伍一路夾道「護送」壓縮人群,讓第三大隊不斷落後,前方也不斷催促盡快跟上,於是陳秀蓮拿起麥克風大吼:「警察後退,把警察請出去!警察如果想參加遊行,請把手舉牌發給他們!」

自稱「最會溝通的」的民進黨政府 卻在《勞基法》修法跌倒

這一吼,衝突就此展開。群眾不斷將警察推出分隔島外、隨後隊伍又被截斷,場面混亂不已,民眾索性衝向行政院試圖佔領、最後在政院前的忠孝中山路口原地靜坐。陳秀蓮表示,上回此地遭佔領係2014反核運動,當時執政黨國民黨承諾要封存核四,如今換了一個自稱「最會溝通的」的民進黨政府,卻在《勞基法》修法問題演變至此。

20171223-勞團23日舉行「反對勞基法修惡大遊行」,遊行民眾衝破封鎖線佔領車道抗議,並舉著畫有行政院長賴清德的旗子表達訴求。(顏麟宇攝)
換了一個自稱「最會溝通的」的民進黨政府,卻在《勞基法》修法問題演變至此。(資料照,顏麟宇攝)

「行政院高層立刻出來面對我們!」佔領路口同時,政院內高層也正在開會,因此指揮車上有民眾這樣吶喊,表示若政院不出來面對、遊行就不會解散。過了數個小時政院並沒有出來面對,現場也持續累積不滿。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