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被「疏散」上警備車的那一夜,我看見政府對警察、群眾最沉痛的壓迫

2017-12-27 06:10

? 人氣

「真正的民主,是公民共同決定國家的未來,包含制度、政策、甚至是國家的名字以及國旗的樣子,然而因為威權統治離我們尚未遙遠,我們還需要慢慢習慣自由的空氣,期望臺灣島民能越來越多人有這樣的意識,才能夠使臺灣真正走向民主國家正常化。」(資料照,顏麟宇攝)

「真正的民主,是公民共同決定國家的未來,包含制度、政策、甚至是國家的名字以及國旗的樣子,然而因為威權統治離我們尚未遙遠,我們還需要慢慢習慣自由的空氣,期望臺灣島民能越來越多人有這樣的意識,才能夠使臺灣真正走向民主國家正常化。」(資料照,顏麟宇攝)

2017年12月4日晚上10點多,勞基法修法草案正式送出委員會,我當時在青島東路與中山南路口之間,當時留下來的群眾依然對整個一讀的過程非常不滿,這時有人就說要去凱道看看總統府,我就想說既然是要去散步,就一起行動。 沒有想到跟來的人如此之多,才驚覺可能是一波後續的抗爭行動,而有心理準備。

到了凱道時,我走在人行道上,前方緊急擺起了蛇籠和拒馬,我說:「我想去總統府拍照。」結果警察沉默,不讓我過去。此時看到有青年靜坐在公園路與凱道路口間,高喊口號,我就漸漸往圈子裡面移動,此時拿著音響和麥克風的人,突然把麥克風給我,可能因為我在早上有在群賢樓前面講話的關係吧,麥克風拿到之後,我的內容大概就是說警察不應該成為國家工具人,要先成為公民,再成為警察,當一個政府在壓迫人民時,甚至對於警察的待遇極差,兩班制,加班費有上限,為何要為一個對自己這麼差的政府卑躬屈膝? 軍警已經先開刀了,現在是勞工,難道警察不會擔心自己的未來會被這個隨意制定政策的政府搞得亂七八糟嗎?

短講結束後,我就把麥克風給了其他人,此時警察舉牌,當時介壽派出所的所長說:「本集會違反集會遊行法,並涉及公共危險,即將進行驅離,請群眾盡快離開,我們會協助民眾疏散。」既然警察說要進行驅離,我就準備離開,但此時發現,我們被警察包圍在一個小圈圈裡面,我就問警察說:「你們指揮說要協助疏散民眾,請問出口在哪裡?」那位警察跟兩邊的人交談後就指我右邊的開口說:「出口在那邊。」到了那個開口,我就說:「你們的同仁說這裡是出口,我要出去。」就在我要離開圈圈時,我就被盾牌擋起來,我當下覺得非常莫名其妙,我就問說:「為何不讓我出去。」此時後面有兩個警察突然抓著我的手,我馬上大喊:「我要出去。」並掙脫,向前衝出圈圈。

20171223-勞團23日舉行「反對勞基法修惡大遊行」,晚間散場後部分學生不願離去,並採取街頭游擊戰方式,步行佔領中山南路車道遭警方架離。(顏麟宇攝)
「衝出圈圈後,準備要回教育部前面牽摩托車,此時介壽派出所所長對著我大喊:「把這個人抓起來。」,此時周圍的便衣警察就把我的四肢加頭部抓住,把我送上警備車,過程我就是全身放鬆,讓他們扛。」(示意圖,顏麟宇攝)

衝出圈圈後,準備要回教育部前面牽摩托車,此時介壽派出所所長對著我大喊:「把這個人抓起來。」,此時周圍的便衣警察就把我的四肢加頭部抓住,把我送上警備車,過程我就是全身放鬆,讓他們扛。此時旁邊剛好有一位律師,他跑到被警察架著的我的旁邊說:「我是律師,你願不願意委任我?」我說:「我願意。」到了警備車時,他們讓我的頭去撞警備車的樓梯,我說:「我會自己走,請讓我起來。」但他們依然抓住我的四肢,讓我無法起身外,還刻意讓我的頭去撞樓梯,我就大聲說:「讓我自己上去!」才有警察說:「放開他,讓他自己上來。」

到了警備車上,我就問警察說,我坐哪裡? 警察就說:「你是第一個上車的,就坐後面好了,待會還會有人上來。」此時我的委任律師在外面大喊:「我的委託人在裡面,讓我進去。」有警察問我說:「你有委任他嗎?」我說:「有,讓他進來。」但不知道為什麼,大概到了第六、七個人上來之後,我的律師才上來。在律師上來之前,很多人莫名其妙的被抓上車,也不知道到底是逮捕還是管束,車上的情況很混亂,還好律師有上車,協助我們進行法律上的諮詢和協助,使上車的民眾安定許多,當警備車上的人數滿了之後,我們就被載走了,過程我們都不知道會被載去哪裡,直到下車了之後才知道是南港展覽館,警備車離開,在公投盟與自臺黨夥伴熱心的幫助下,我們才順利的回去。

在這過程中有憤怒也有感謝,憤怒的是現場警察的指揮者一點法治的概念都沒有,以疏散為名欺騙民眾,並對我進行人身限制行為,在進行管束或逮捕的過程,沒有任何的宣告與援引法條,難道現在中華民國是戒嚴時代,警察想抓就抓,想關就關嗎? 不僅如此,還不准我的律師的陪同,這些都是法律賦予我這位公民的權利,警察怎可以無視法律進行這樣的行為? 當時在警備車上的衝突,相當程度與警察宣告不明確所造成的恐慌有關,從這些行為可以看見,中華民國的警察應當充實其法學素養,依法行政,合法執法,才不會造成不必要的抗爭與意外。

20171223-勞團23日舉行「反對勞基法修惡大遊行」,晚間散場後部分學生不願離去,並採取街頭游擊戰方式,步行佔領市民大道表達抗議。(顏麟宇攝)
「憤怒的是現場警察的指揮者一點法治的概念都沒有,以疏散為名欺騙民眾,並對我進行人身限制行為,在進行管束或逮捕的過程,沒有任何的宣告與援引法條,難道現在中華民國是戒嚴時代,警察想抓就抓,想關就關嗎? 」(資料照,顏麟宇攝)

感謝的是後續協助我們進行法律扶助的李律師,以及協助我們從南港展覽館回家的自由臺灣黨的嘉宇和公投盟的夥伴們(因為人太多就不一一列名了),以及在車上幫我找手機的那位中正一分局的警員,我相信臺灣人的本性是和平、助人且快樂的島民,只可惜在當今中華民國政府不當施政的壓迫下,我們因為角色的不同而走向了對立,而警察和抗爭群眾這樣的對立,是由於當今執政者的傲慢與政治算計所導致的。

不管是什麼角色,中華民國是一個民主法治的國家,是人民做主的國家,不是這些當權者的國家,這些代議士、當權者是我們選拔出來,為我們服務的。所以當他們的施政是要我們卑躬屈膝時,就要讓他們知道公民的驕傲。真正的民主,是公民共同決定國家的未來,包含制度、政策、甚至是國家的名字以及國旗的樣子,然而因為威權統治離我們尚未遙遠,我們還需要慢慢習慣自由的空氣,期望臺灣島民能越來越多人有這樣的意識,才能夠使臺灣真正走向民主國家正常化。

*作者為臺灣師範大學臺灣史研究所碩士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