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讚國觀點:高嘉瑜並非附帶傷害,而是自殘

2021-06-24 06:50

? 人氣

日前台北市長柯文哲爆料,民進黨立委高嘉瑜聯繫北市衛生局長黃世傑,替小禾馨診所爭取疫苗,引發關說疑雲。(資料照,顏麟宇攝)

日前台北市長柯文哲爆料,民進黨立委高嘉瑜聯繫北市衛生局長黃世傑,替小禾馨診所爭取疫苗,引發關說疑雲。(資料照,顏麟宇攝)

民主進步黨立法委員高嘉瑜捲進禾馨診所疫苗案醜聞後,她的第一反應是,台北市長柯文哲扣的關説帽子有點大,她不過在替民眾陳情。言下之意是,民意代表食民脂民膏,為民消災解難,理所當然;他指她關説,未免太沉重,小女子承擔不起。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許多人認為,柯文哲被迫收拾好心肝診所特權疫苗留下的燙手山芋,勢必清理門戶,高嘉瑜不過是一個附帶傷害,畢竟城門失火。只是,她燒起的這把火不小,幾乎是自殘。玩火燒身,燒掉的不光是她的清純形象,一般人對她的政治生涯恐怕會另眼看待,她跟老奸巨猾的政客其實沒什麽兩樣,表裏不一。

從台北市議會到立法院,高嘉瑜以小女子的俏皮姿態(如努嘴鼓腮),遊走於民意殿堂之外,特別是在電視媒體上伶牙俐嘴。在月暈效應(halo effect)下,不少人對她的民代身分頗有好感。她的言行也的確顛覆了一些女性民意代表潑婦駡街的形象(中國國民黨立委葉毓蘭或鄭麗文是個典型樣板),多少讓人耳目一新。這大概是高嘉瑜可以更上層樓的主要原因,似乎後市看漲。

看她起高樓,眼見她樓塌了。關説醜聞發展到目前,不管公婆如何説,高嘉瑜顯然看不出問題所在。在台灣政治醬缸裏打滾了幾年,近墨者黑,她根本無法出污泥而不染,到頭來只能比誰更髒。從執政黨到在野黨,可以跟她比髒的民意代表倒還不少。排列起來,她或許是個小巫,碰上步步計較的柯文哲,算她倒霉。

面對禾馨診所帶來的政治危機,柯文哲不是突襲高嘉瑜,而是她的利用價值所剩無幾,他至少可以拖民進黨下水,大家一起比爛。看起來,柯文哲給高嘉瑜戴的豈止是一頂帽子,更無情的撕去她一副見人説人話,見鬼説鬼話的假面。假面被戳破後,她越描越黑,終至面目全非,甚至可憎,裏外不是人。

女為悅己者容,高嘉瑜是自由人,大可在衆人面前推出自己最好的面貌,展現姿色或賣弄一點風騷,這些都不是立法委員的「應然」或「實然」表徵。格調低,無關性別或年齡,而在於作為民意代表,高嘉瑜不知信仰倫理與責任倫理的最起碼規範。兩者都要求她知所進退,有所為(界線),亦有所不為(戒線)。

根據憲法,立委在立法院内的發言對外不負責任,言論免責是公領域的合理界線,主要在保障民意代表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離開了民意殿堂的界線,一旦進入商業與政治交接的場域(如修正公司法的「SOGO條款」),或涉及官民之間利益衝突的界面,立法委員的舉止受到相關戒線的限制(不能收受賄賂),過此一線(如民進黨蘇震清與中國國民黨廖國棟等涉嫌集體收賄),即使沒有法律瑕疵,也有倫理缺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