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售和過去不同!專家曝3戰略意義:摧毀共軍進犯能力

2020-10-26 10:12

? 人氣

海馬斯多管火箭系統搭配新購64枚「陸軍戰術飛彈」(ATACM)屬於戰區層級的地對地精準飛彈,可有效壓制飛彈、雷達、部隊集結區。(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海馬斯多管火箭系統搭配新購64枚「陸軍戰術飛彈」(ATACM)屬於戰區層級的地對地精準飛彈,可有效壓制飛彈、雷達、部隊集結區。(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美國「國防合作署」(DSCA)22日正式公佈對台3項軍售案,包括海馬斯(HIMARS)多管火箭系統等,國防安全研究院副研究員蘇紫雲撰文指出,這如同八二三炮戰期間美軍支援國軍八吋榴砲一般,有3項具里程碑的重要意義,包括具反制作戰特性、中國威脅催化台美政治互信,及提高嚇阻可信度。

蘇紫雲指出,本次軍售案除了海馬斯,還有MS-110光電空照莢艙、AGM-84H增程型距外攻陸飛彈(SLAM-ER)等,三者的主要功能包括戰場管理的即時目標獲得、戰區深遠打擊以取得反制能力,其中海馬斯搭配新購64枚「陸軍戰術飛彈」(ATACM)屬於戰區層級的地對地精準飛彈,可有效壓制飛彈、雷達、部隊集結區。

蘇紫雲提到,AGM-84H則為空對面精準打擊彈藥,270公里的射程可藉高機動性外線打擊水面與地面目標,包括指管中心、站台、節點等,被美國海軍稱為「海軍命中精度最佳的飛彈」;至於MS-110偵照莢艙則能扮演「戰場之眼」的角色,用於戰場目標偵獲、海洋監測等,三者皆具備反制作戰特性。

3項軍售反應「中國威脅催化台美政治互信」

蘇紫雲表示,以往台美軍售「防衛性武器」狹義定義,即「航程短、射程短」,但近年程序與內容出現改變,首先是《國防授權法》促使軍售正常化,其次則是落實《台灣關係法》精神,針對台海情勢調整軍售內容、維持軍力平衡。蘇指出,中國擴張性軍事崛起、掠奪性經濟發展及戰狼外交,坐實「中國威脅論」,也因此成為台美關係、互信逐步提升的重要推手。

蘇紫雲認為,這次軍售有助提升台灣嚇阻戰略最重要的「第二擊能力可信度」。蘇指出,首先是嚇阻依賴的「存活力」,包括海馬斯等都具備高度機動力,有利於戰力保存;其次則是嚇阻所需的「反制兵力」,具備戰區打擊能力,可將防衛火力向敵後方延伸,以反制威脅來源,等同延伸防禦縱深。

美國海軍F/A-18戰機搭載的AGM-84H增程型距外陸攻飛彈(AGM-84H/K SLAM-ER)(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蘇紫雲提到,AGM-84H為空對面精準打擊彈藥,270公里的射程可藉高機動外線打擊水面與地面目標。(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蘇紫雲指出,若能有效壓制東部戰區縱深軍事目標,包括機場、港口、部隊集結點等,「由敵軍後方瓦解兩棲登陸能力,發揮嚇阻效果。」蘇也說,這類反制武器的意義,不在於對敵全面摧毀,而在於精準打擊使其失去作戰節奏,進而失去進犯能力。他認為,登陸作戰環環相扣,「只要其中一個環節被摧毀,就有機會阻止進犯,如同『斷鍊』效應。」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煜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