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生活翻轉版《愛的迫降》:脫北女瘋嫁南韓郎 兩韓婚姻「產業鏈」方興未艾

2020-09-10 10:00

? 人氣

兩韓婚姻:脫北者金書妍與丈夫李仲燮在首爾家中翻閱2人的婚紗照。(AP)

兩韓婚姻:脫北者金書妍與丈夫李仲燮在首爾家中翻閱2人的婚紗照。(AP)

在與男友的第二次約會中,微醺的金書妍(音譯,Kim Seo-yun)乘著酒意,向心上人吐露關於自己的秘密:她在10年前從北韓逃離、是個「脫北者」。這樣的身份讓金書妍在南韓不時遭遇歧視,也令她在坦承此事時感到有些難為情。而在聽聞女友的出身後,從李鐘燮(音譯,Lee Jeong-sup)口中冒出的第一句話是——「妳是間諜嗎?」

兩韓分裂數十年來,已有超過3萬3千名北韓民眾冒險逃離故國、投誠南韓,夢想在北緯38度線的另一端展開全新人生,其中有7成脫北者皆為女性。但南韓快節奏、資本主義的生活方式,並不如她們想像中美好,更面臨社會普遍的歧視眼光。

《美聯社》(AP)報導,許多脫北女性因此渴望在南韓覓得如意郎君,協助她們適應南韓生活並排解孤單,因此讓「南北韓聯姻」的情況越來越普遍。雖然南韓政府並未統計夫婦確切對數,但去年針對3千名脫北者官方調查數據顯示,43%的已婚女性與南韓籍丈夫同住,比起2011年的比例(19%)增加逾一倍。

李鐘燮事後告訴金書妍,關於間諜的問題只是玩笑話,來自北韓沒有什麼大不了,並於今年3月向她求婚。兩人6月在首爾一家飯店舉行婚禮,而金書妍在北韓的家人自然無法出席。「在南韓,先生就是我的一切,我在這裡沒有其他人了,」33歲的金書妍表示,自己現在感覺更安穩了:「他(李鐘燮)告訴我,他不只會扮演丈夫的角色,還會成為我的家長。」

脫北者相親比例 女遠高於男

在兩韓婚姻方興未艾的風氣下,專門媒介北韓女性與南韓男性的「婚姻介紹所」也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從2000年代的區區兩家,如今至少有20至30間同質機構在營業。這些公司多半向男性顧客收取300萬韓元(約合新台幣7.4萬元)仲介費並安排相親;相較之下,男性脫北者多半選擇獨居,或與其他來自北韓的女性共結連理。

執得注意的是,這些婚姻介紹所的經營者之中,有許多人本身即為脫北女性。「我認為我創造了小型的兩韓統一,」在首爾開設婚姻仲介公司的金海璘(音譯,Kim Hae-rin)說,她也是獨身一人來到南韓,了解其他脫北者的苦痛:「撮合這些夫婦,帶給我很大的成就感。」

兩韓婚姻:隨著脫北者人數不斷增加,目前南韓約有20多家專門媒合南韓男性與脫北女性的婚姻介紹所。(AP)
兩韓婚姻:隨著脫北者人數不斷增加,目前南韓約有20多家專門媒合南韓男性與脫北女性的婚姻介紹所。(AP)

金海璘的丈夫表示,他認為妻子來自北韓一事並不重要,「我吿訴她,只要她之前沒有結過婚、沒有犯罪記錄、也沒有偷偷生過小孩,我就不會在意。」

「同文同種」的異國婚姻

不過,儘管彼此語言、種族相同,但兩韓分裂長達75年的鴻溝,仍使南北韓夫婦面臨到異國婚姻常有的文化差異問題。北韓妻子口中的北韓俚語常讓南韓丈夫感到困惑,脫北者蘇有珍(音譯,So Yu Jin)則告訴《美聯社》,南韓丈夫則會拿金正恩對她開玩笑,她還是比較喜歡跟直率的北韓友人出遊。

兩韓婚姻:脫北者黃宥晶與丈夫徐珉錫育有一子。(AP)
兩韓婚姻:脫北者黃宥晶與丈夫徐珉錫育有一子。(AP)

除此之外,南韓丈夫虐待、輕視脫北妻子的負面案例也時有所聞,與北韓的家人離散,也是許多脫北女性心中揮之不去的痛。金書妍說,她的母親有時會到山區,向掮客租借來自中國的手機,冒險打電話給她,金書妍告訴母親,自己嫁給了一個「非常照顧我的高個子」,她用濃重的北韓口音,拜託素未謀面的女婿好好對待她的女兒。

「我現在過得很快樂,先生填滿了我的心房,夫家待我非常好,他們就像我生命中堅定的支持力量,」」金書妍說道。

喜歡這篇文章嗎?

鍾巧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