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維德觀點:財政赤字不是終極因素,美國韌性支撐全球儲備地位

2020-09-10 05:50

? 人氣

美國總統民主黨候選人拜登(見圖)目前民調暫居領先,筆者認為若拜登想整頓美國長期面臨的困局,必須解決「成本病」。(資料照,美聯社)

美國總統民主黨候選人拜登(見圖)目前民調暫居領先,筆者認為若拜登想整頓美國長期面臨的困局,必須解決「成本病」。(資料照,美聯社)

美元已經走弱,但是一時三刻,還沒有看到任何替代品。而美國的國際地位也應該還會持續一陣子,但其結構性弱點已在疫情中擴大,如基礎建設與政府採購項目,以及高等教育、醫療保險等成本病問題均急需解決,或許能繼續穩固其世界龍頭的競爭力。

美國政府對武漢肺炎的處理不當、無窮無盡地期待量化寬鬆,以及與中國關係漸趨緊張,都讓人開始擔心美國的儲備貨幣地位能持續多久。

超級富豪投資人雷·達里歐(Ray Dalio)在網路上發表了一系列關於儲備貨幣版圖變化的文章,引起廣泛分享。他在文章中指出,平均來說,儲備貨幣地位的高峰,會比其他衡量財富與權力的指標晚75年出現。儲備貨幣地位開始滑落時,該國的創新、競爭力、軍事實力等因素早已遠遠低於當初支撐該貨幣崛起時的水準。

此外同一份分析也指出,「中國在許多方面都已經成為美國的競爭對手,而且成長比美國快。如果繼續這樣下去,它將在爭奪儲備地位的大部分重要因素上勝過美國,或至少成為美國的勁敵。」

這些文章發表之際,美元指數從4月份以來已下跌7%,金價飆至每盎司2,000美元以上。萬一發生通膨,債務將連帶增加,讓局勢更加惡化;但由於經濟應該會持續低迷很久,這不太可能發生。雖然美國的領先地位應該還會持續好一陣子,但其結構性弱點已在疫情中擴大,也許目前的地緣政治動盪有一部分就是這種權力真空造成的。

美國「基本面」百病叢生

惠譽(Fitch)在7月底把美債的評等調降至負向,雖然這是疫情導致,但也指出「早在武漢肺炎引發巨大經濟衝擊之前,就已經可以看出高額財政赤字與債務將持續增長好一段時間」,還提醒美國政治兩極化已帶來財政風險。

美國的公共財品質低落引發了群眾不滿,造成民粹主義興起。它的基礎建設問題,是在武漢肺炎疫情處理不佳以外,威脅美元地位的另一個成因。牛津經濟研究院預測,美國的基礎建設投資金額短缺額度到了2040年將累積到4兆美元。一般的債務有辦法無限延遲,但基礎建設投資不足,遲早有一天會爆出問題:「當既有的基礎建設不敷使用時,你一定得有新的建設,不然就得找辦法應急。」

除了基礎建設投資嚴重短缺以外,更令人擔心的是背後的原因。美國各類交通工具的每英里建設成本一直高於歐洲同等級國家,有時候甚至高出一整個數量級,原因不是材料成本或勞工議價能力,而是一些更抽象的問題,如地方政府干預、冗員過多、低效率且沒意義的招標流程以及通常難以問責。

美國的基礎建設不僅患有「成本病」(cost disease),而且通常都是由州政府出資,州政府的預算比聯邦政府緊很多,在這場疫情危機中更是拮据,嚴重到需要聯邦政府額外挹注資金的程度。麻煩的是,美國紓困的對象至少到目前為止都集中在個人與企業,很少是州政府。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