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平均收入6874元卻要租房 200份問卷道破街友「凶宅也未必租得起」困境

2020-09-09 19:41

? 人氣

街友租屋困難,還面臨各種挑戰。圖為「防疫下的弱勢 x 無家者攝影展」活動現場展示街友生活用品。(盧逸峰攝)

街友租屋困難,還面臨各種挑戰。圖為「防疫下的弱勢 x 無家者攝影展」活動現場展示街友生活用品。(盧逸峰攝)

「我們一開始要協助無家者(街友)脫離流浪生活自立租屋,但最大阻礙,是大家不了解這群人……」萬華在地團體「芒草心慈善協會」之「防疫下的弱勢 x 無家者攝影展」今(9)日於剝皮寮歷史街區開展,揭露2019年對街友生活困境進行的200份問卷調查結果,道破街友租屋困境。

芒草心社工廖冠樺說,街友要租屋最大的困難其實在社會誤解,房東與鄰居總會覺得這些人「住旁邊好可怕」、是不是每天無所事事在街頭、是不是有暴力傾向才跟人不合,然而真實理解街友狀況可知,眾人都是50歲以上,僅9.9%有正職工作、每月收入6874元,在這般狀況下要租屋非常困難,即便成功租到房子,也往往是狹小而獨居的空間。過去芒草心的社工們曾異想天開討論要不要買「凶宅」提供照顧的人們棲身,但一問──「那棟賣9000萬,超誇張!」

一場中風流落街頭到台北 他花7000租3–4坪小套房卻是「凶宅」

本次問卷調查來自2019年台北市社會局的委託,徵得200份街友詢問,包括大概收入多少、負擔房租佔收入多少、街頭上遇到最多的困難是什麼,這些困難可能包括物品失竊、健康問題、看醫生的資源等。人們總想像街友應該要靠「努力」脫離街頭,但《大誌》銷售員飛機大哥的故事,便道出各種不為人知的無助。

飛機過去於南台灣生活,談起為何流浪,他自嘲:「當時太自我,不聽醫生建議。」飛機遺傳了家族的高血壓基因,一開始以為是感冒,去診所醫生卻不敢開藥,直說「你這血壓太高,最好馬上去醫院」。當時飛機心想,自己每天上班騎腳踏來回2小時通勤,「我還會中風嗎?不可能嘛!」

「到最後,我的想法錯了,血壓高不是你運動就不會中風……人會中風是一剎那。」後來飛機因為發病失去工作、一路流浪,後來到台北幸運被社工收容、認識芒草心協會、開始以銷售《大誌》為業。

20200909-芒草心協會舉辦「防疫下的弱勢 x 無家者攝影展」活動,現場展示街友生活用品。(盧逸峰攝)
芒草心協會舉辦「防疫下的弱勢 x 無家者攝影展」活動,現場展示街友生活用品。(盧逸峰攝)

飛機後來一度因為骨刺發作痛到無法工作、沒有上班就沒收入,他才在社工苦勸下去看醫生,開始復健生活。直到生病的時候飛機才嚇到,他原本是一個包包放20幾本雜誌就揹到街上賣,但他年紀大,沒意識到這般負重,脊椎是無法負荷的,因此發作第二次,後來才開始拉推車去上班,只祈禱不要第三次發作。

工作終於穩定、也可以申請到老年與低收入補助的時候,飛機想租房了。「睡政府收容所多少有些不自由、規定晚上幾點回去,還是自己有房子最自由啊!」但因為飛機腳不方便不能爬樓梯、租屋要有電梯,當初租屋過程也是不斷碰壁。

談起現在租屋處,飛機其實很滿意,一個行情8000到破萬的舊公寓,他7000租到一個3–4坪的小套房。只是租房那時房東也提醒:「這房間有人往生過。」飛機雖然再三確認是否為凶殺、確定不是才安心入住,住進去一陣子他有發生各種奇怪的事情,無法休息是會影響健康的,他只好對著空氣說:「難道你希望我跟你作伴嗎?我說,你有事就托夢給我,不要鬧……後來我養成習慣,下班要開門、會說『我回來了』,我會這樣做,但你的往生跟我沒關係……」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