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暖是人心!他中年遭倒債成街友「喝酒三班制」一喝4年,卻被社工一句話徹底改變人生

2020-07-22 09:00

? 人氣

「從前是風光的流浪,倒的時候是很慘敗的流浪...」他曾經是土木工程老闆,養活一批工人蓋電塔、包工程,卻歷經同夥捲款、兒子離家、中年失業流落街頭,然而問起他現在生活如何,他卻直言:「我覺得我是幸運的。」一切的改變,起源於社工一句話...(謝孟穎攝)

「從前是風光的流浪,倒的時候是很慘敗的流浪...」他曾經是土木工程老闆,養活一批工人蓋電塔、包工程,卻歷經同夥捲款、兒子離家、中年失業流落街頭,然而問起他現在生活如何,他卻直言:「我覺得我是幸運的。」一切的改變,起源於社工一句話...(謝孟穎攝)

「我心裡很高興啊,很意外他會這樣講,接受幫助,來勁了!這算個目標,好像我要再爬起來,有動力,就起來了……我覺得我是幸運的,至少我還有地方去……」

他曾經是土木工程行老闆、努力生活的同時也養活一批工人,卻因為被合夥捲款人生開始步步下墜,從替人監工做到保全、洗碗工、舉牌工,最後連零工也沒有,流落街頭過著長達4年被毆打欺負、三餐用酒填飽肚子的生活──新的轉折從他遇到萬華社福中心社工開始,「他要我去找房子,我說我沒錢,他說沒關係、前面我幫你付,我就開始找房子。」

這是目前待在萬華在地社福組織「夢想城鄉營造協會」的,老嬉皮的故事。關於如何脫離貧窮,人們總視「努力」為萬靈丹,然而在夢想城鄉工作人員EJ(謝宜潔)看來,老嬉皮的轉變不只剛好被社工拉了一把、也剛好碰到木工班這樣新的人生目標──問起老嬉皮是否覺得自己「幸運」,他笑了,在盛夏透光的窗櫺下不斷點頭。

20200721-夢想城鄉(謝孟穎攝)
關於如何脫離貧窮,人們總視「努力」為萬靈丹,然而在夢想城鄉工作人員EJ看來,老嬉皮的轉變不只剛好被社工拉了一把、也剛好碰到木工班這樣新的人生目標(謝孟穎攝)

「從前是風光的流浪,倒的時候是很慘敗的流浪」合夥捲款、兒子離家、中年失業 流落街頭天天灌酒過4年

老嬉皮堪稱「台北最窮木工班」夢想城鄉的元老級人物,起先是2014年在社福中心接觸到如今師大社會教育學系教授徐敏雄極力開設的木工班,將廢棄的木棧板改造為農耕箱、手機架、甚至寵物睡籃等各種實用生活小物,之後又到社福組織芒草心協會開始學習萬華街區導覽,成為第一批「畢業」的導覽員──可以靠木工手作品賺錢、也有能力當個優秀的導覽員,如今62歲的老嬉皮生活看來相當精采,但在這之前,他也經歷了一路向下墜落的人生低潮。

「我年輕時做土木工程,但很不幸被人家垮了、倒債,就開始落魄了,我一直走一直走,走到最後流浪──我一生就是在流浪,土木工程全省跑,也是到處流浪啊!只是那時候是風光的流浪,倒的時候是很慘敗的流浪,不一樣……」

老嬉皮曾經是做工程老闆的,符合社會對「一技之長」的想像,但這樣看似不會出錯的人生一樣會出錯,從1996年被倒債以後,老嬉皮的人生就變了。無法再做老闆的他被同業邀請做監工,每天清晨4點起床、台北通勤到桃園清晨6點到工地、晚上8–9點再開車回台北。

那時的老嬉皮非常努力想照顧好兒子,在華江橋下租了套房與兒子一起生活,但或許是因為長年漂泊沒有好好陪伴孩子、或許是因為管教不當造成兒子內心傷痕,有一天,兒子就離開了。兒子離開後,老嬉皮好幾個月沒去上班,朋友說「你這樣把我工作進度拉掉了」,老嬉皮覺得抱歉,之後也離開監工的工作,離開之後就開始找管理員、洗碗工、舉牌工等工作去做。

本篇文章共 4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