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主義vs.氣候:《刻不容緩》選摘(5)

2020-07-22 04:10

? 人氣

氣候變遷是一個訊息,一個告訴我們,許多西方文化最珍愛的觀念不再可行的訊息。(資料照,AP)

氣候變遷是一個訊息,一個告訴我們,許多西方文化最珍愛的觀念不再可行的訊息。(資料照,AP)

就是沒有辦法拿一種誹謗集體行動、尊敬完全市場自由的信仰體系,解決一個需要空前規模的集體行動和積極約束市場力量才能解決的問題。市場力量,正是當初造成這場危機、現在又讓它雪上加霜的因素。

二○一一年十一月

第四排的男士有問題。

他介紹自己名叫理查.羅斯柴爾德(Richard Rothschild)。他告訴大家他要參選馬里蘭喀拉爾縣(Carroll County)的縣長,因為他已做成結論:對抗全球暖化的政策其實是在「攻擊中產階級美國的資本主義」。他對群集華府萬豪酒店(Marriott Hotel)的討論小組提出這個問題:「這整個運動有沒有可能是一座綠色的特洛伊木馬,肚子裡裝滿紅色的馬克思社經教義呢?」

20190724-《為一般人而戰》配圖,卡爾·馬克思(取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這整個運動有沒有可能是一座綠色的特洛伊木馬,肚子裡裝滿紅色的馬克思社經教義呢?(取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這裡是哈特蘭研究所(Heartland Institute)的第六次氣候變遷國際會議(Six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Climate Change),對於竭力否認「人類行為正使全球暖化」這個壓倒性科學共識的人士來說,這是最重要的集會。在這裡,羅斯柴爾德的問題是明知故問。就像在德國中央銀行官員的會議上問希臘人靠不靠得住一樣。儘管如此,討論小組不會放過這個告訴提問者他說得有多正確的機會。

企業競爭研究所(Competitive Enterprise Institute)的資深研究員克里斯.何納(Chris Horner)專門以麻煩的訴訟和資訊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的「釣魚式盤問」(fishing expedition)來騷擾氣候科學家。他調整了桌上的麥克風。「你可以相信這和氣候有關,」他幽幽地說:「很多人也這麼相信,但那不是合理的信念。」過早泛白的髮讓他看起來像右派版的安德森.古柏(Anderson Cooper),何納喜歡引用索爾.阿林斯基(Saul Alinsky):「真正的問題不在這裡。」真正的問題,顯然是「沒有哪個自由社會會做這個議程要求的事……第一步是去除這些叨叨絮絮、一直擋路的自由。」

依照哈特蘭的標準,「氣候變遷是竊取美國自由的陰謀」是平淡無奇的主張。在這為期兩天的會議中,我將得知歐巴馬支持在地經營生物燃料提煉廠的競選承諾實為「綠色社區主義」,就類似「毛澤東要家家戶戶在後院設置煉鋼站」的計畫(出自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派崔克.麥克斯[Patrick Michaels]);氣候變遷是「國家社會主義的掩護馬」(出自前共和黨參議員、退休太空人哈利森.施密特[Harrison Schmitt]);還有環保人士就像阿茲特克的祭司,犧牲無數人的性命來安撫神明、改變天氣(出自否認派權威網站ClimateDepot的編輯馬克.摩蘭諾[Marc Morano])。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