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老闆睡街頭!「台北最窮木工班」道窮人越跌越深困境:貧窮最可怕的,不只是「沒有錢」

2020-07-22 08:50

? 人氣

「他們曾經想成為好爸爸、好員工、好老闆,但,他們『失敗』了...」一個人為何會流落街頭,大眾想像是不工作、不努力,解決方式亦是叫街友去工作、去努力,然而在萬華蹲點超過5年、服務無數貧窮人的他們看來,貧窮可怕的,不只是「沒有錢」而已..(示意圖,謝孟穎攝)

「他們曾經想成為好爸爸、好員工、好老闆,但,他們『失敗』了...」一個人為何會流落街頭,大眾想像是不工作、不努力,解決方式亦是叫街友去工作、去努力,然而在萬華蹲點超過5年、服務無數貧窮人的他們看來,貧窮可怕的,不只是「沒有錢」而已..(示意圖,謝孟穎攝)

「大家會想像遊民要找工作、要回歸家庭,但,他們會成為遊民,就是各式各樣很複雜的原因交雜在一起導致──他們曾經想成為『好』爸爸、想成為『好』員工、『好』老闆,但,他們『失敗』了……」

一個人為何會流落街頭,大眾想像是不工作、不努力,解決方式亦是叫街友去工作、去努力,然而在萬華蹲點超過5年、服務無數貧窮人的「夢想城鄉營造協會」木工班成員EJ(謝宜潔)與猴子(古明韻)看來,貧窮最可怕的不只是「沒有錢」而已,而是整個信心、對未來的想像都被腐蝕掉了。

當社會對「成功」有標準答案、不允許所謂「失敗」時,一個人就會被一點轉折步步推向深淵──EJ看過一位大姐年輕時未婚懷孕向家人求助卻被罵「丟臉」、此後養成再也不敢求助的個性,也有位曾經的土木工程包商老闆經歷倒債、兒子離家出走、之後長達4年在街頭喝酒喝到彷彿血管都流著酒精。

當一個人對未來沒有盼望,申請低收入戶、到就業服務站求助都是太過遙遠的「跳級」,而夢想城鄉的木工班與藝術創作,想與貧窮人一起做的就是慢慢來、慢慢修復受傷的心,慢慢不痛了,才有重新站起的力氣。

不被允許「失敗」的社會:好像有個「成功」的模板,不成功,就是「失敗」

堪稱「台北最窮木工班」的夢想城鄉本部位於剝皮寮歷史街區,此地昔日曾為萬華底層勞動者、老年人喝茶歇息的長壽號茶桌,今日則是以木工班、藝術創作、導覽課為運作核心,在南機場工作室裁切廢棄木棧板重生為傢俱、小物,在客家文化園區則利用該地倒下來的木頭做出筆筒、相框、小盒子──一切曾經遭到遺棄的,都能在夢想城鄉得到重生,包括人。

20200721-夢想城鄉(台北都市再生學苑-Ken提供)
一切曾經遭到遺棄的,都能在夢想城鄉得到重生,包括人。(夢想城鄉-Hannah提供)

夢想城鄉的「學員」主要為經濟弱勢與街友,問起學員來這裡之前發生什麼事,猴子說每個人都滿不一樣的。例如老嬉皮從前曾是土木工程老闆,蓋電塔、包工程、養活一大批工人,卻因為合夥捲款開始負債,之後變賣家產、替人監工、最後變成打零工;又因為老嬉皮當老闆時四處漂泊,沒有陪伴孩子也不知道怎麼跟孩子相處、動輒打罵,後來兒子也離家出走了,老嬉皮開始一路下墜、成為街友,甚至不屬於有在工作的7成街友之一,成天喝得爛醉。

阿昌也是被倒債改變人生的人,EJ說:「被倒債他就一直覺得自己是很爛的人,每次我們一起分享自己經驗,最後他都會補一句罵自己的話,他對自己的認同就是覺得自己很爛、沒有未來──當我們志工回饋他的優點給他,他還會生氣,他會覺得就是要承受失敗的感覺、他一直覺得自己做錯……

至於樂樂姐,年輕時未婚懷孕回到家裡求助,卻被家人罵「妳丟我們家的臉」,她下定決心再也不跟家人求助,養成無法說出自己碰到什麼困難的習慣。年輕時的樂樂姐尚能靠體力工作養活自己跟孩子,如今她已年邁、體力無法負荷像過去那麼多的工作,「她就會開始覺得自己沒用。」

本篇文章共 4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5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