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派變身地下社會局!見證「哭鬧被媽媽打海洛因」最無助家庭悲歌,他們讓惡少放下開山刀成行善天使

2020-04-07 09:00

? 人氣

「這些孩子經歷你可能沒想過,他的爸爸過世了、媽媽在酒店上班吸毒,哭了,媽媽就把海洛因打在他身上讓他安靜…」他們原先在幫派,卻在18歲那年決心救起一個個暗夜裡砍斷人兩根手指、拿瓦斯槍火拚、為生活偷錢遭暴打吐血的孩子,不只給孩子不一樣的人生,也意外成了最強大的「地下社會局」!(逆風劇團提供)

「這些孩子經歷你可能沒想過,他的爸爸過世了、媽媽在酒店上班吸毒,哭了,媽媽就把海洛因打在他身上讓他安靜…」他們原先在幫派,卻在18歲那年決心救起一個個暗夜裡砍斷人兩根手指、拿瓦斯槍火拚、為生活偷錢遭暴打吐血的孩子,不只給孩子不一樣的人生,也意外成了最強大的「地下社會局」!(逆風劇團提供)

砍斷人兩根手指、拿瓦斯槍火拚、為生活偷錢遭幫派暴打吐血、被吸毒爸媽毆打又趕出門,這是台北街頭天天深夜都可能出現的青少年突發狀況──人們說這些孩子沒救了,或許只有躍上社會新聞才能被大眾看見、附上一句「社會毒瘤」,然而大稻埕一處老公寓的「逆風劇團」,卻有3個年輕人從18歲立志接起這些孩子、負債到最窮時戶頭只剩4塊錢、甚至穿梭於一片開山刀陣仗談判救人,只盼拉一把,讓這些孩子的人生不一樣。

「我們太多朋友進去關了……我們無法拉起身邊的朋友,但至少,可以從改變下一代開始。」如今23歲的「逆風劇團」團長成瑋盛說。3個創辦人成瑋盛、陳韋志、邱奕醇走過這段路,打架放火混黑道、出入警局是常態、甚至製毒,卻也見證朋友一個接一個被捕、學長姐在獄中自殺──看著無數朋友斷送人生的他們決心改變,竟成了連學校老師、警察都喊讚的社福組織。

在這裡,他們讓孩子透過戲劇找到夢想、給無法回家的孩子一個家、替孩子介紹能養活自己的工作,甚至帶孩子清掃街道、去老人中心教阿公阿嬤攝影、到少觀所演講以過來人身份引導誤觸法網的另一群孩子,讓孩子明白「我也有能力為人付出」──那些曾被社會唾棄的孩子,在這裡,都被孵化成前路明亮,將被美好人生擁抱也將奉獻於社會的、無可取代的人才。

「這些孩子經歷你可能沒想過,他的爸爸過世了、媽媽在酒店上班吸毒,哭了,媽媽就把海洛因打在他身上讓他安靜…」

走進座落於大稻埕一處老舊小公寓的逆風劇團,廣大的排練空間、辦公間、餐廳、廚房,看起來就再尋常不過的表演機構、牆面甚至掛滿了各種獎狀,但才剛在餐廳坐下,就有個看來國中年紀的少女咻一聲從牆裡走出來──那是通往閣樓的通道、閣樓是幾個孩子的房間,這裡跟一般「劇團」最不一樣的地方,或許就在他們陪伴的、碰上各種難題的孩子。

20200326-逆風劇團(逆風劇團提供)
當青少年群毆、相殺、偷竊、販毒、加入詐騙集團各種犯罪新聞出現,人們總說他們沒救、敗類、毒瘤,卻看不見的是他們的經歷...(逆風劇團提供)

逆風劇團3個創辦人從小也是在大稻埕一帶長大的,如今雖然從外表看來是非常普通的大學生,如今讀戲劇的成瑋盛過去混幫派、放火、鬥毆是日常,社工系畢業的陳韋志笑說自己第一次打架是在附近的朝陽公園,邱奕醇則是該地國中的老大,「以前在這邊混很大,走路在大同區大家看到都要尊敬的」──後來3個人分別因為不同契機改變,但還無法改變的孩子,在社會上依然存在很多。

「這些孩子經歷你可能沒想過,他的爸爸過世了、媽媽在酒店上班吸毒,他小時候哭起來媽媽就把海洛因打在他身上、讓他安靜,他後來被送去安置機構,把朋友看很重、為了朋友把別人頭都打破了……出來以後媽媽還在吸毒,他沒辦法生活,就混幫派、當車手。」

本篇文章共 33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3,56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