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模範!謹記17年前SARS橫掃社區教訓,「台北最窮」資深里長自掏腰包打造最強防疫戰線

2020-03-13 08:50

? 人氣

一處號稱「台北最窮社區」之地,記取17年前SARS各種教訓,意外成了全台最強防疫典範!(謝孟穎攝)

一處號稱「台北最窮社區」之地,記取17年前SARS各種教訓,意外成了全台最強防疫典範!(謝孟穎攝)

當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橫掃全台、人人恐慌如世界末日,一處號稱「台北最窮社區」之地,卻意外穩住了浮躁的人心──這裡是台北市忠勤里,里長方荷生曾於20年前見過無數獨居老人病死家中悲歌、自掏腰包甘心負債千萬送餐,也曾於17年前經歷社區被SARS橫掃、封國宅又封校之衝擊,如今新的瘟疫再度來襲,方荷生早已淡定做好每個老人的旅遊史與接觸史、備好消毒漂白水與酒精、持續穩定供餐給老人與低收入戶,打造防疫典範。

「到今天,還是沒有任何人跟我們講該怎麼做。」方荷生說:「我這邊不只是食物救濟,我的食物銀行最大功能是『備災』,當你發生什麼事需要什麼,漂白水、食物、泡麵、罐頭,不能採買的時候,我們都有足夠物資支援。」

忠勤里的南機場國宅外省人多、中國籍配偶也多,誰也沒想過農曆年間赴中國探親一趟回來就風雲變色,居民紛紛面臨居家檢疫必須足不出戶14天、癌症病患不知該怎麼拿藥,原先辦理的老人共餐服務也被台北市社會局喊卡停補助,然而在方荷生的堅持下,藥沒問題、食物沒問題、人當然也沒問題──一切的一切,或許正是來自17年前的SARS教訓,與一個老里長的防疫智慧。

去哪玩、有沒有跟外國朋友見面、去哪拜拜全記錄!社會局憂「群聚感染」斷共餐補助 他卻在2月初「超前部署」做好全社區老人接觸史建檔

說起方荷生,其最為人津津樂道的事蹟便是「老人共餐」事蹟。20多年前剛當上新手里長的方荷生剛好見證全台甫爆發的「獨居老人」問題,許多老人家一個人在家、無人聞問、病死家中也無人知,往往是死亡多日發出屍臭才被發現,方荷生自己也為老人收過好幾次屍,因此在一個醫師建議下從送餐做起、連結起社區的每個老人,自掏腰包負債千萬打造「食物銀行」也服務低收入戶與單親家庭──只是這般曾經獲「總統文化獎」肯定的事蹟,卻因如今疫情來襲被迫喊卡,台北市政府不鼓勵群聚活動,直接停掉補助。

20191007-貧窮、萬華、住宅、南機場(謝孟穎攝)
20多年前剛當上新手里長的方荷生剛好見證全台甫爆發的「獨居老人」問題,許多老人家一個人在家、無人聞問、病死家中也無人知,往往是死亡多日發出屍臭才被發現,方荷生自己也為老人收過好幾次屍,因此在一個醫師建議下從送餐做起、連結起社區的每個老人(謝孟穎攝)

對於老人共餐喊卡一事,目前暫代台北市社會局長之副市長蔡炳坤受訪時回應,是因為這次疫情對高齡者來說風險較高,且老人家多有糖尿病、慢性肝病、腎功能不全甚至心血管疾病,加上老人共餐多以「打菜」為主、據點出入成員也難以掌握,為避免老人群聚造成社區感染不得不停止補助、不鼓勵群聚活動,待3月下旬會再評估要恢復還是持續暫停。

然而在方荷生看來,停止共餐幾乎等於讓老人家與低收入戶無法生活,他氣得直說:「長官總是想『不要做就沒事』,是方荷生自己要做的、這樣出事就不算我的──我沒辦法接受這個!在我這邊,共餐要做、據點要做、防疫也要做,如果真的社區感染爆發,不要你喊停,我自己也會停!」

20多年來建立的、讓老人家與窮人都得以安心生活的家園,怎能因為疫情輕易葬送?於是方荷生在肺炎疫情做的第一步「超前佈署」,是繼續維持供餐、做好現場控管:「我現在做的是要讓長輩跟孩子能正常生活,每天就多幾個程序,身體不舒服跟里長講、多消毒洗手。」

市政府不給錢,就自己掏錢繼續做──在外人看來方荷生的繼續共餐的決定或許是莽撞,然而關於「群聚感染」的擔憂,他早已準備好了。方荷生的共餐廚房服務300多名老人、一周可以營運高達5天,行動不便的由志工送便當、還能走的就到廚房一起幫忙挑菜打菜一起吃飯,前者沒有群聚風險的照常送餐,後者看似風險高,方荷生卻早在2月4日就做好列冊控管,每一個老人過年去哪、有沒有中國與其他外國朋友到家、去哪裡玩去哪裡拜拜全都做好記錄,旅遊史、接觸史全部清清楚楚,做得比政府還紮實。

至於現場控管,任何人進出共餐園地都要量體溫、手部消毒,無一例外,而且是由共餐的老人家來執行,絕不縱放──採訪當天,記者光是想直奔與方荷生約定地點就被攔住了,一位老太太吶喊:「小姐、小姐、小姐,來洗手啊!」

「萬事找里長」信任感SARS期間攔截悲劇:老人家遲未發病,他叫孫子檢查藥袋才驚覺是退燒藥搞鬼、全副武裝送醫

共餐能帶來的好處不只讓長輩吃飽而已,最重要的,是得以緊密追蹤老人家的身體健康狀況。憶起17年前的SARS,方荷生所在的地區面臨和平醫院封院、華昌國宅封鎖、忠義國小封校各種慘況:「SARS的時候,我們是居家檢疫最多的,因為新住民、我們大陸新娘最多、回去回來的最多,SARS期間我們是隔離最多、死掉最多的。」然而,也是因為方荷生早已建立起里民的信任、讓里民養成「萬事找里長」的習慣,才得以避免一場災難發生。

20191115-北市忠勤里里長方荷生成立南機場幸福食堂提供獨居弱勢長者共餐服務。(蔡親傑攝)
因為方荷生早已建立起里民的信任、讓里民養成「萬事找里長」的習慣,才得以在17年前的SARS避免一場災難發生(蔡親傑攝)

故事主角是號稱「最後一個SARS感染者」的老先生,他與兩個孫子同住,妻子在醫院被感染、待在負壓病房,老先生則是進行居家隔離,一直沒發燒。方荷生對於「沒發燒」這狀況越想越不對勁,叫小孫子把藥袋拿出來、抄好藥名英文給社區醫師看,一切才真相大白──原來老先生有肌肉痠痛問題、長期服用類固醇,而類固醇有退燒效果。

「當天我們就叫小朋友把藥全部拿出來、不要吃,老先生當天晚上就發高燒!那天下大雨,我們全副武裝把老先生送到台大急診室、整場淨空,全台灣病毒量最大的是他!」

當時將老先生送醫的驚險如今仍歷歷在目,那時方荷生趕緊叫左右鄰居不要出門,里民們一邊戴口罩、一邊把老先生抬出去的、同時也沿路灑漂白水消毒,徹底做到「全副武裝」成功避免感染擴大,打下關鍵一役──但方荷生也說,最關鍵的要素,還是孩子願意信任:「因為孩子相信我們、願意給我們資料,我們才可以做後續處理。」

謹記SARS教訓!他將食物銀行發展出「備災」最大功能 漂白水、食物、泡麵、罐頭、垃圾袋要什麼都有

「萬事找里長」的習慣也在這次疫情發揮效果──若是有里民被通知要居家檢疫,方荷生說區公所是在3–4個工作天以後才會通報里長、請里長去關心,然而在忠勤里,方荷生第一時間就會知道了,里民碰上居家檢疫第一時間就會打電話找里長求救:「里長,我從大陸回來,他們叫我14天不能出門,沒得吃怎麼辦?」

自主健康管理、居家檢疫、居家隔離差別在哪,一般民眾聽了是滿頭問號,方荷生則是用最簡單的方式說明:「這14天乖乖待家裡,身體不舒服的趕快打給里長,有出國回來要跟我講。」方荷生說自己沒打算講太多細節,講了反而大家頭痛,只要居民乖乖通報、他把大家照顧好就好了。

於是在這段期間的忠勤里居家檢疫者,有去中國探親一個月回來、家裡冰箱什麼也不剩的居民向方荷生求援,方荷生就提供對方食物銀行早已儲備的罐頭、泡麵;有乳癌患者要待在家14天無法去拿藥,方荷生請對方提供健保卡、授權文件,他出示里長證件去醫院幫忙拿;有中國籍配偶的孩子咳嗽了、1922請他們自行搭計程車就醫,方荷生怕傳染給司機,就把機車借給對方去醫院;有居民擔憂14天垃圾會累積太多,就準備好大垃圾袋拿去。

20191007-貧窮、萬華、住宅、南機場(謝孟穎攝)
自主健康管理、居家檢疫、居家隔離差別在哪,一般民眾聽了是滿頭問號,方荷生則是用最簡單的方式說明:「這14天乖乖待家裡,身體不舒服的趕快打給里長,有出國回來要跟我講。」(謝孟穎攝)

對於忠勤里這樣的全方位服務,其他社區並不是不想做,只是心裡仍有點懼怕──例如一位里長就問方荷生,該怎麼幫忙居家檢疫的里民到榮總拿藥、送藥要穿防護衣嗎?對此方荷生回答:「你到門口敲個門就走了,這有什麼危險的?我們送餐志工都會戴手套、戴口罩,也都會帶漂白水去門口灑灑再走。」

對方荷生來說一切對居家檢疫者的協助都可以很簡單,需要送餐就幫忙送餐、需要拿藥就幫忙拿藥,至於錢,等居民「出關」再還就好。有些里民也會不好意思,例如前述患乳癌需要到榮總拿藥的中國籍配偶,她就直接把一張500元鈔票一起放進塑膠袋裡委託方荷生,「我結帳以後也是零錢綁綁放門口,我也沒接觸到他,哪裡不安全?」

問起方荷生接下來如果碰上停課怎麼辦,他也是信心滿滿說:「我都準備好了……食物銀行我自己建構,因為我自己經過SARS那段,我這邊不只是食物救濟,最大功能就是『備災』,當你發生什麼事需要什麼物資都有,漂白水、食物、泡麵、罐頭、棉被枕頭、垃圾袋,不能採買的時候,我這有足夠物資支援。」

「到現在,還是沒人跟我說社區感染發生的SOP」萬能里長也難解口罩之亂、居民失業 只盼居民安心生活

當然,再怎麼萬能的里長也會有無力解決的難題,例如「口罩之亂」就讓許多里民找方荷生求助。只是對於這點方荷生能力也有限,他記得有個老人家訴苦說排隊好累,問他幾歲?「65。」「我這邊90歲老人都在排了,你65還算年輕了,我社區有1500多個老人,我沒辦法給這麼多……如果真的要去醫院,沒辦法跟里長講,我給你1個2個口罩,我沒辦法提供所有人,到現在我也沒辦法這樣做。

20200210-民眾於藥局外排隊購買口罩。(盧逸峰攝)
萬能里長也有無力之事,例如「口罩之亂」,方荷生嘆:「我社區有1500多個老人,我沒辦法給這麼多……如果真的要去醫院,沒辦法跟里長講,我給你1個2個口罩,我沒辦法提供所有人,到現在我也沒辦法這樣做。」(示意圖,盧逸峰攝)

儘管忠勤里早在17年前SARS衝擊後就不斷操兵演練備災至今,仍難以抵抗網路時代來臨的口罩之亂,但方荷生也不是完全沒有應對方式,他提供漂白水消毒環境、給肥皂要老人家勤洗手,這也符合當今政府宣導的、勤洗手比戴口罩還重要。

說到消毒也有件事讓方荷生說來好氣又好笑,就是之前有廠商提供次氯酸水,方荷生也有提供一些給老人家,沒想到老人家們把不能用在皮膚的次氯酸水拿來噴手、噴臉、噴到一點一點過敏發紅,方荷生一氣之下就不提供了:「他們老人家知道漂白水要洗地,但媒體一直講次氯酸水多神多神,我們這邊停不掉,我就留下來叫工作人員擦桌子、擦環境,我自己用,不給你帶回去!帶回去你如果用到皮膚敏感看醫生,等等去醫院搞不好又被感染。」

另一件也讓方荷生感到無助的,就是「經濟瘟疫」衝擊。雖然前陣子政府端出「防疫照顧假」,孩子如果延後開學、不幸碰上停課雙親之一能請假照顧,但方荷生所在的社區居民有許多都是做臨時工的經濟弱勢,恐怕也不敢請這假:「我5個清潔工可以留2個、3個就好,不一定要你啊!你在雙和市場賣菜,你要請防疫假怎麼請?你給人洗碗要請假,那就沒頭路了!」

照顧孩子的問題尚能用社區的課輔班支持,忠勤里的課輔班寒暑假依然照常營運,早上9點到下午4點、下課後孩子還可以待著吃晚餐寫作業等大人回家,但居民失業問題呢?方荷生嘆,因為疫情帶來景氣衝擊,許多在大飯店、餐廳工作的居民都已經被迫「放假」了──餐廳要這些員工先把自己的假拿來休,從5個上班縮到剩2個,「他們跟我說過:里長,如果休到沒有假,大概就是無薪假了。」

最最擔心的,當然還是這問題了:如果發生社區感染,怎麼辦?「到現在,我都不知道新冠肺炎如果社區真的有感染該怎麼辦,沒人跟我說SOP,只跟我說不要聚集,所有共餐都不要,停。」17年前沒人能回答,17年後方荷生也還在等答案。

對於方荷生的憂心,台北市副市長蔡炳坤回應,北市社會局原先便有提供一筆「急難救助金」,如果碰上生活困難的經濟弱勢民眾可以去申請,金額大約在6000到20000之間,這筆錢在疫情碰到居家隔離、檢疫、被放無薪假時當然也可以申請,若中央有進展也會隨中央規定來發放。只是關於「發生社區感染怎麼辦」,蔡炳坤的回應是目前有對社工特別施行防疫訓練,要求社工出入案家都要勤洗手、戴口罩、避免自己成為「感染鏈」一部份,至於社區感染的準備,蔡炳坤說:「一定隨疫情發展做隨時調整。」

儘管難題很多,方荷生的理念還是這樣:「不要把一般生活造成大家恐慌,變成無法正常生活。」政府也是很努力做事,只是有些未必能符合居民期待,方荷生經歷17年前SARS備戰至今、盡可能撐起每個居民的生活,其作法,或許堪稱補上防疫戰線缺口之台灣典範了。

更多南機場故事與食物銀行募款資訊,請參考「南機場幸福食物銀行」粉絲頁(連結)

本篇文章共 16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23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