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國外晚餐都靠外送,但回台灣真的點不下去!」老顧客感嘆:Foodpanda抽成實在太高

2020-09-03 12:00

? 人氣

作者指出,平台抽成過高是導致Foodpanda餐品包裝差、價格高的主因。(圖/DSCN0141@ flickr)

作者指出,平台抽成過高是導致Foodpanda餐品包裝差、價格高的主因。(圖/DSCN0141@ flickr)

你應該知道的是:Foodpanda雖然受惠疫情、業績暴漲,但其變現模式有限,主要收入來自向餐廳抽取的高額平台費,從餐點看來,外送提供的包裝簡約得多;對比美團外賣因多角化經營、變現模式多,自然無需對合作餐廳業者「竭澤而漁」,故可針對餐品包裝、餐廳數量及價格等項目,提供較完整的服務。

前言 

在互聯網快速爆發的時代,一個又一個的新模式改變了我們既有的生活。藍人於2019年在深圳同花順工作,因為工作的關係每天回家其實都不像在美國讀研究所一樣時常自己煮飯,總覺得外面叫餐就好,深圳最大的送餐平台是中國北京的公司美團外賣,後來在深圳生活的一年裡,幾乎天天使用,送餐平台成為藍人每天必開起的APP。

西元2020年藍人最終回到自己的國家,在疫情遲遲無法退去的情況下,六月,藍人索性開始了在台北的工作與生活,然而,在使用了台北最大的線上送餐平台是德國柏林的公司 FoodPanda,連續點了兩週的晚餐之後,就放棄了。

因為每一個送餐平台,在每個時間點、市場,正面臨不同的階段,本文單純就藍人自己感受,比較「2019年深圳的美團外賣」以及「2020年台北的Foodpanda」。因篇幅有限加上時間比較久遠(互聯網產業一年等於傳產好幾年),藍人就沒有把在2017年天天在美國波士頓使用的Grubhub列入,如果之後有機會,可能在藍人的PODCAST分享了。

作者根據自身經驗,就 「2019年深圳的美團外賣」以及 「2020年台北的Foodpanda」做比較。(圖/作者提供)
作者根據自身經驗,就 「2019年深圳的美團外賣」以及 「2020年台北的Foodpanda」做比較。(圖/作者提供)

一、餐品包裝

藍人今年在台北叫外送,最直覺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這是什麼包裝?為什麼外賣包裝這麼陽春?」在深圳叫外送,只要是來自餐廳的餐點,包裝都能作到很完整,無論在美觀、完整度、衛生、餐具、防漏、保溫上面,台北的餐飲業者都還有很多進步空間。

舉例來說,藍人在深圳的一個連鎖餐飲店「八合里海記牛肉火鍋」,點了「濕炒牛河套餐配牛腩湯」,一個河粉一個湯,都是硬的塑膠殼完整包裝,濕炒牛河在上層、河粉在下層,並且是完全硬殼密封,需撕掉塑膠盒上的硬殼密封條才能打開,湯的部分防漏做得很好,更不要說有些做更好的店,不僅包裝質感非常漂亮精美,甚至是用整個大保溫袋送過來。

但是在台北,外送來的包裝卻很簡陋,很多時候可能就是一個袋子裝著,要什麼沒什麼。

二、餐廳數量樣與價格

藍人現住在台北市中山區,照理說,平台可選餐廳數量應該要很龐大、且具有多樣性,然而,跟我去年在深圳市福田區相比,兩者多樣性完全不能比,餐廳數量遠遠不及、許多小麵店也都不在平台上。本來自己在台北市吃一頓晚餐,只需要150元新台幣,到了平台上,不僅選擇少,還時常得花上超過250元,而且還沒辦法充分選擇最想吃的餐廳,因為它不在平台上!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