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染疫親人孤獨死,義大利遺屬狀告政府陳情歐盟

2020-07-25 09:30

? 人氣

新冠病毒重創義大利,公墓新亡者暴增。(鄭傑憶攝)

新冠病毒重創義大利,公墓新亡者暴增。(鄭傑憶攝)

新冠病毒肆虐義大利的數月間,太多患者生命最後的經歷一致:延遲送醫、在醫院未得到適切照顧、孤獨面對病魔而死。遺屬組成「我們要控訴」團體,要政府給個說法。成員強調,不是要追究醫療人員責任,因為他們也是受害者,但導致這場災難的人必須下台。

克莉絲蒂娜.隆吉尼(Cristina Longhini)在醫院外枯等四小時後,領到一只黑色垃圾袋,裡面裝著她父親的遺物。兩個禮拜後,她鼓起勇氣打開袋子,裡面有件血跡斑斑的汗衫,像是父親沉默而苦痛的遺書。

沒有一句再見的別離

三月下旬一個豔陽高照的春日,卻是克莉絲蒂娜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天。當時義大利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延燒,她的父親住院一個星期後,醫生在電話裡告知「死了」。倉皇送醫時,父親沒帶上身分證,她在領回垃圾袋後,還要指認遺體。這是個艱鉅的任務,在生死離別的哀傷外,曾經是生命中最熟悉的親人,現在卻是如此陌生:圓瞪的雙眼滲著血跡,乾掉的鼻血,張開的嘴像是在吶喊。

她的父親克勞帝歐.隆吉尼(Claudio Longhini)在三月初輕微發燒,還有噁心、嘔吐、腹瀉等症狀。二月底,「一號病人」揭開在義大利悶燒多時的疫情後,克莉絲蒂娜和家人很快懷疑父親是染上世紀病毒了。但家庭醫生在電話中診斷,只是腸胃型流感,開了些克流感、抗生素。拖了半個月,克勞帝歐終於進了醫院。但醫院已經有太多病人,病情已經太嚴重,她說:「已經太遲了。」

六十五歲的克勞帝歐剛剛退休,在長壽的義大利算是壯年,還在冰淇淋公司上班時,每天開車兩百公里跑業務。家人難以置信,一家之主就這樣撒手人寰,一句再見都沒有。由於擔心感染,新冠病毒患者進醫院後,只能孤獨面對病魔、孤獨死去,家屬則被傷慟、遺憾、困惑與憤怒折磨著。父親死後,克莉絲蒂娜沒有一夜好眠。

羅倫佐(Alessandra Lorenzon)同樣無法相信,父親只不過是去療養院復健卻從此天人永隔。他在去年十二月因為發燒住院,出院後,醫生建議到療養院復健體力。到了三月,療養院為了遏制疫情禁止家人探視,接著連視訊聯繫也斷了線,像是落入黑洞中,家人、病人懸在漆黑的無重力狀態裡不著邊際。後來療養院通知,她的父親發高燒,緊急送往醫院確定染上新冠病毒,一天後,捎來的就是死訊。

羅倫佐(右)的父親進療養院復健後染上病毒,從此天人永隔。(鄭傑憶攝)
羅倫佐(右)的父親進療養院復健後染上病毒,從此天人永隔。(鄭傑憶攝)

要求檢方調查流行病肆虐的原因

在疫情中,死後的魂魄四處遊蕩。克勞帝歐居住的貝加莫(Bergamo)是義大利疫情最嚴重的地方,火葬場日夜加班也無力消化,政府調派軍車載送爆增的遺體到其他城市火化。在確認遺體後,克莉絲蒂娜再度失去父親的音訊,沒有人通知她遺體送往哪個城市、何時可以領回骨灰。一個月後,她才知道父親的遺體去了兩百公里外的費拉拉(Ferrara),「因為火化後,費拉拉的市公所馬上給我帳單,要我匯款五六三歐元。」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