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日報》消費性貸款拖欠量大增,中國「討債產業」蓬勃發展

2020-06-26 09:30

? 人氣

眾多企業遭受疫情波及,週轉不靈,如今申請紓困貸款,卻遭銀行收取高額貸款手續費。(圖:flickr)

眾多企業遭受疫情波及,週轉不靈,如今申請紓困貸款,卻遭銀行收取高額貸款手續費。(圖:flickr)

在中國,銀行和網路貸款機構正試圖收回愈來愈多的逾期信用卡欠款和個人貸款,這些機構有時會採取激進手段讓借款人償還債務。

今年1月新冠病毒疫情開始在中國蔓延,許多人被困家中數月,遭遇減薪或失業,消費貸款拖欠數量不斷增加,從那時起中國貸款機構一直努力應對這種狀況。在武漢長達10幾個星期的封鎖期間,有些銀行和在線貸款機構的追債業務也無法進行——武漢是許多呼叫中心的所在地。

在這波經濟低迷期前,隨著銀行和線上貸款機構在經濟繁榮期間競相爭取業務,中國消費者的信用卡債務、短期貸款以及抵押貸款和汽車貸款規模達到創紀錄的水準。近年來,智慧型手機和行動應用程式的普及也讓數以百萬計的人更容易從線上貸款機構獲得貸款。許多借款人在申請貸款時提供了家人和朋友的聯繫方式。

現在,貸款機構正在加緊追回這些借款人所欠的債務。許多機構嚴重依賴收債人來追蹤拖欠還款的個人並說服他們還錢。這些貸款機構既有傳統銀行,也有近年來涉足金融服務業的部分中國頂級科技公司的子公司。

本文為風傳媒與華爾街日報正式合作授權轉載。欲看更多華爾街日報全文報導,請訂閱特別版華爾街日報VVIP方案,本方案僅風傳媒讀者專屬,以低於原價3折以下之全球最優惠價,即可無限暢讀中英日文全版本之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30歲的Zhou Dan住在東部城市寧波,她曾是一家寵物產品出口公司的職員,4月份被解僱,當時她背負著大約人民幣30萬元(約台幣125萬元)的貸款和信用卡欠款。Zhou說,她之前借錢投資了一個朋友的公司,而這個朋友的生意也很差。

Zhou稱,在她未能償還中信銀行股份有限公司(China CITIC Bank Co.)信用卡最低還款額的一天後,她接到了10多通電話和一條簡訊,這種情況持續了數周。她被告知,如果不償還總計人民幣41445元(約台幣17.3萬元)的貸款,她可能會失去信用卡、被起訴並面臨上門追債。這筆貸款額約佔她拖欠的銀行貸款總額的4.5%。記者未能聯繫到中信銀行置評。

Zhou還受到了代表美團點評(Meituan Dianping, )一個部門的追債人催款。美團點評是一家中國大型科技公司,專門提供外賣送餐和其他線上服務。Zhou表示,她的祖母、父母和一名前人力資源同事也接到了電話,並被要求轉告Zhou償還拖欠該公司的人民幣1萬元。簡訊內容顯示,Zhou可能被列入政府的「失信被執行人」名單。

Zhou說,收債人現在更肆無忌憚了。她正在找份新工作,以便償還部分債務。她表示已不再接聽不認識的號碼打來的電話。

美團點評回答詢問時表示,與該公司合作的債務催收公司在聯繫借款人時必須遵守法律和產業準則。美團點評表示,該公司認真對待客戶反饋,並將對潛在的違規者進行調查。

據中國市場研究公司艾瑞諮詢(iResearch)估計,中國今年拖欠消費貸款的應收帳款總額可能達到人民幣2.8兆元(約台幣11.7兆元),比2019年底增長14%,比五年前增長超過一倍。該公司數據顯示,拖欠貸款中有一半是信用卡債務,其餘來自非銀行貸款機構。

與美國不同的是,中國沒有管理個人破產的全國性法律,儘管中國政府去年曾暗示打算制定此類法律。目前已經在幾個城市進行相關試點工作。這代表大多數個人無法向法院尋求針對債權人的救濟措施。數以百萬計的拖欠銀行貸款和信用卡債務的人被列入政府黑名單,他們在買房、預訂豪華飯店住宿和乘坐高鐵等方面受限。

中國有成千上萬的債務催收公司,許多都是獨立營運並與多個貸款機構簽約,這些公司從收回的錢賺取佣金,對於拖欠時間較長的貸款,雖然佣金更高,但這些貸款也更難收回。

目前該產業監管鬆散,中國銀行業監管機構近幾個月發布了規則草案,規定哪些催收方式是可接受的、哪些是非法的。過去幾年,警方曾逮捕過使用身體暴力和死亡威脅來迫使欠款人還債的催收人。向大學生放貸並以借款人裸照作為抵押品的公司也被勒令關閉。

準官方機構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National Internet Finance Association of China)在2018年發布了催收公約,內容包括債務催收人不得騷擾與借款人無關的人員,不得使用威脅或侮辱性語言,不得冒充政府機構或執法官員等。

北京錦創合生科技有限公司(He Sheng Fintech Co.)雇用了數以百計的人員,代表銀行和持牌線上信貸機構追債,其創始人王曉婷說,中國年輕人的貸款違約率正在上升。新冠疫情暴發前,該群體大舉借貸,以支撐大手大腳的消費方式。

王曉婷表示,就這一代年輕人而言,打電話給他們的父母和朋友往往有助於提高貸款收回率。她還稱,如果電話打給僱主,年紀較大的借款人更有可能還債。

41歲的王曉婷表示,你需要找到處於不同年齡段、有著不同文化背景的借款人的痛點。

王曉婷說,合生科技對收債人員每天可以打給個人的電話數量進行限制,還使用軟體來檢測某些敏感詞語的使用情況,對此她沒有詳細說明。

一家小型建築公司的聯合創始人Ye Bin稱,由於新冠疫情造成的停工,他自2月份以來一直沒有任何收入。早些時候,他從一家名為小花網絡科技(深圳)有限公司(Shenzhen Xiaohua Network Technology Co.)的線上信貸機構借款超過人民幣3萬元(約台幣125萬元),從平安銀行(Ping An Bank Co.)借了人民幣4萬元(約台幣167萬元),為自己的生意提供資金支持。

Ye稱,5月10日,也就是小花貸款到期日後的次日,他接到10通討債電話。之後,他每天接到20通電話,他的姐/妹夫也在10分鐘內接到七、八通電話。

今年31歲的Ye表示,他延期償還債務的請求被拒絕,討債公司告訴他,他們會繼續打電話和發簡訊給他的家人和同事,直至他償還貸款。

其中一條簡訊稱:「我們會不斷找在乎你的人出來,看看你爸媽受不受得了?自己造的孽,讓他們幫你一起分擔?」小花沒有回覆記者的採訪請求。

Ye說,他還接到了平安銀行的無數催款電話。為獲得貸款,他之前將自己的汽車抵押給了這家銀行。Ye後來湊了些錢,在最後還款日期過去兩天之後支付了人民幣1000元的最低還款額,這些電話就停止了。

平安銀行稱,該行的債務催收程式符合相關法規和法律,並表示該公司不討論個案細節。

決策者的最佳夥伴

立即訂閱,即刻暢讀華爾街日報全文內容

並享有更佳的閱讀體驗

訂閱 每天只要10.9元 查看訂閱方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