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專欄:韓國瑜簽署的「無色覺醒」是赤化台灣的宣言!

2019-09-21 07:10

? 人氣

台商秋節聯誼茶會,總統參選人韓國瑜致詞。(盧逸峰攝)

台商秋節聯誼茶會,總統參選人韓國瑜致詞。(盧逸峰攝)

郭台銘宣布退選當晚,友人傳來一則簡訊:「適時將被界定為藍綠對决的選舉調性,轉化為『人民選擇一個值得信任的國家領導人』的主調性,是突破同温層擴大支持群體的必要調整。」

藍綠惡鬥這麼多年,確實讓許多人已經感到充分厭煩與鄙視,也讓某些工於心計的政客藉此大做文章。但徵之事實,這些大嗆要「超越藍綠」的政客們無一不也照樣掉入到藍綠盤局的漩渦之中而難以自拔!無可諱言,「超越藍綠」或「打破藍綠」的確是足以打動人心的選舉當令口號,然而細數多位揭舉此一口號的政客們,卻根本無人能夠提出「如何超越」或「如何打破」的具體方案以及取代藍綠的指引理念與方針!結果,也都只能視之為藍綠之外的第三方之互打嘴砲之丑角而已。當然,某首富所提出的「無色覺醒」其實質指向根本就是「紅色覺醒」,自非本文討論範疇。

最可笑的例子當然是柯文哲所自創的「寄生上流選法」。他為了拉攏郭台銘並將之據為己用,而強推「虎獅狐猛獸組合」,幾乎使出了渾身解數,連月來反覆口不擇言地放話,除了操弄藍綠八卦話題,實際上並未有任何超越藍綠的真知灼見,結果竟然弄巧成拙,聰明反被聰明誤,下場當然是難堪無比!

藍綠惡鬥的魔戒只能將它丟進末日火山才能溶解

傳統認知裡,藍代表的是「統一」系譜,綠代表的是「獨立」系譜;據此,所謂深藍也即是終極統一路線,而深綠則是獨立建國路線。如此兩極化的光譜下,兩個極端的主張也同時都出現了越理越亂的論述與可操作的實踐困境。

當藍營高調宣示要「統一」時,除了像統促黨或新黨那樣直接表明接受的「中共政權」的紅色統一之外,還能如何詮釋自己的「統一定義」?或者說還要很浪漫地保留著「中華民國」國號而想像著可以繼承並完成兩蔣遺志那般地「光復大陸、解救同胞」?這兩者之間的荒謬性乃在於「秋海棠」與「老母雞」的兩個圖騰之極度頇隔與不相容的衝突性。

比如像這次香港人民奮不顧身地發動了一場勇敢持久的民主抗爭行動,迄今猶然方興未艾。可笑的是,幾個月以來,主張「統一」的藍營究竟該如何對之表態,居然一直都被迫暴露在無所適從的尷尬處境下。

按理,在統一的中華民國(秋海棠)的想像情境裡,香港應該是其堅持(想像)所主張的領土。當港警對抗爭群眾無情施暴的場面一再重演之際,儘管不在其統轄範圍內,但所謂正藍的大人物們自應嚴詞譴責,並大張旗鼓給予聲援才是,結果卻全都像鴕鳥式的把眼睛矇起來,大氣都不敢吭一聲,甚至連一份稍具抗議性質的聲明稿都不敢草擬公布!這跟他們長期主張(想像)的「中華民國」(秋海棠)或傳統上所自稱的「自由中國」形成了乖謬的強烈對比!

香港「反送中」抗議者扮成自由女神模樣,戴著防毒面具。(AP)
香港「反送中」抗議者扮成自由女神模樣,戴著防毒面具。(AP)

綠營的芒果乾似乎絕不亞於藍營焦慮感

反觀深綠陣營在傳統上乃是被認定為「台灣獨立」的終極主張。這其中各脈絡裡的獨派,基本都各有其歷史源流之傳承和論述,只是幾十年的演化至今,大致已可以大分為傳統建國論的「法理台獨」和推動國家正常化的「中華民國獨(簡稱華獨)」。惟兩者間的共通想像國家圖騰都是以台灣為座標的一個「大番薯」。而其相異點則在於前者之職志乃是推翻「中華民國」新創自己的國號「台灣共和國」;後者則係根據李登輝於1999年所定調的「兩國論」,也就是「中華民國=台灣」並將之逐步進行國家正常化的改善工程。前者的主張必須要透過激進式的革命手段才可能達標;後者則基於國際形勢的諸多變幻,在對內的長期社會對話中以求高度共識,因此在時程上,很可能曠日廢時,甚至要歷經幾世代後才有可能實現。

可是,無論是秋海棠或是大番薯,兩種看似大異其趣的共通點,照理應該都可以聚焦在目前台灣所掌握的台灣政治地理上所充分統領的「國家主權」才是。無論藍綠,撤此一步,都必將被推進太平洋而死無葬身之地。道理當然是這樣子,實際上卻一直都仍是各說各話、雞同鴨講。

比如,藍綠都主張必須捍衛「中華民國主權」,所以必須要增強台灣防衛中共入侵的國防裝備力量。可是何以,這次為了強化最新科技的武器裝備好不容易才爭取到的美國軍售案,自號正藍營的國民黨國會議員竟然要採取強力杯葛手段企圖阻撓預算通過?逼得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在其臉書上PO文力嗆在野黨:「這是在幫哪一國?」

不能施政報告不打緊,影響更大的是立法院原本排定要在今天完成一讀的「新式戰機採購特別條例」草案無法順利完成,導致審查特別條例與特別預算的時間不得不「被延宕」。我們多次表示,買戰機是為了防衛、維繫台海和平,因為中國不只軍機繞台航行次數越來越頻繁,今年3月更蓄意越過海峽中線,嚴重威脅我國防安全。

這場面我們其實一點都不陌生。如果形勢翻轉,民進黨因2020敗選淪為在野黨,換成國民黨要向美國買新式國防裝備,民進黨是否也照樣會採用杯葛方式多番阻撓預算通過?

20190920-行政院長蘇貞昌、主計長朱澤民、交通部長林佳龍20日於立院備詢。(顏麟宇攝)
行政院長蘇貞昌、主計長朱澤民、交通部長林佳龍20日於立院備詢。(顏麟宇攝)

萬一韓國瑜勝選,美國敢賣武器給台灣嗎?

不過按照當前形勢,我們也許要先問一個更根本的問題:要是這次選戰真的翻盤由國民黨取得執政權,韓國瑜做為國家領導人,會願意「主動」向美國提出新式武器的購買申請嗎?或者換一種問法:美國會放心將新式武器賣給畢業於「北京大學的政府管理學院」的韓國瑜所執政的政府嗎?

向來,國民黨就是美國所支持的台灣政權。冷戰時期這個威權獨裁的體制就是美國放任而強力撐起來的,中華民國政府所有國軍的武器,幾乎全都是由美國供應。如果今天要談台灣的轉型正義,美國當年對戒嚴體制的縱容姑息也都必然要佔上重要的一個篇章。照常理說,國民黨跟美國政府所長期建立的緊密關係,其相互的默契度自應當最為水乳交融才是。在美國政府眼裡,台灣的國民黨政府就是兒皇帝,無怪乎在外交上常被酸說:華府打個噴嚏,台灣立刻就會感冒。曾幾何時,國民黨卻這麼不聽話地大膽杯葛美國國防武器進入台灣?

這話得從冷戰說起;美國反共(蘇聯和中共),被中共趕到台灣來的國民黨當然也跟著反共。這是地緣政治下連結第一島鏈的一種必然;70年代初美國總統尼克森改採聯中制蘇,美中關係解凍,1979年美中建交而且建立了所謂「戰略夥伴」,台灣的國民黨政權在這場國際賽局裡乃逐漸被邊緣化,也淪為被美國蓋起來的一張藏在袖裡的可用可不用的「乾坤牌」。因為中共政權力行鄧小平的「韜光隱晦」,美國遂也放心地跟中共政權進行了長達20多年的蜜月戀愛期。台灣在這局勢裡就是個小媳婦,只能乖乖地跟著美國節奏起舞。阿扁不聽話要舉辦「獨立建國公投」,就被美國申斥為「麻煩製造者」,下場是淪為階下囚;同年連戰率領挾帶龐大黨產和黨營事業的投資隊伍到中國進行一趟「破冰之旅」則被美國鼓勵大讚;阿扁的行為叫不識時務,這也是柯P等機會主義者的政客們迄今仍然認為「不可以跟中共大小聲」的基本思路之根源。相反的,連戰以巨額黨產大舉投資中共合作「建設祖國」的掏空台灣之行徑,卻正好埋下中共對台灣「以商逼政」的強大種苗!如今國民黨在檯面上的所有大老小老們幾乎都跟中國的投資事業利益脫不了干係。易言之,國民黨內算得上名號的人物差不多無一例外,都被中共所拋出來的經濟利益所嚴重綁架了。

韓國瑜參選總統,形象包裝全由蔡衍明(圖)的旺中集團來「打理」。(新新聞資料照)
旺中集團蔡衍明要韓國瑜簽署無色覺醒。(新新聞資料照)

郭台銘為何飆罵:現有國民黨的分贓與腐朽文化!

隨便問一下,國民黨內現任的幾十位中常委,一般小民身分的我們,究竟能叫得出幾個人的名字?而且這些位在台灣政壇上簡直是名不見經傳的「中常委」們,當他們進入中國「匪區」覲見匪類人物時,可全都是備受禮遇的人上人,為什麼?

這回郭台銘的退黨聲明時飆罵說:「我發現我個人再多的努力也撼動不了現有國民黨的分贓與腐朽文化。」9月12日由郭辦發言人蔡沁瑜轉述的郭台銘聲明中更毫不客氣的直陳:

....如果這些三十年來同一批人還在為台灣把關,還有很多百年世襲的中常委,在把持這個政黨,台灣人民不會認同如此迂腐的政黨,這群守舊、迂腐的中常委,把自己的利益放在政黨利益之前,把政黨利益放在國家利益之前這和郭先生當時返回國民黨的初衷,完全背道而馳......

難道,這個百年政黨應該就會在郭台銘衝冠一怒的「復仇之旅」衝撞下,逐步走進其自掘的墳墓之中嗎?

說這麼多,無非就是在闡釋,所謂的「藍」所欲護衛的鄉愁式之「中華民國」(秋海棠),無非只剩下一個口號式的想像軀殼罷了!

只是千萬不要漏忘了,郭台銘短短出戰總統選舉的幾個月裡,所號召而集結的「老虎軍團」。除了年輕世代的中間選民之外,其中仍不乏類似前軍系國代黃澎孝這等仍然兀自以正藍系之族群自居的「郭陣營」成員。他們在態度上猶然堅定反中共(拒絕被中共併吞),也不屑被中共利益所收編綁架,並且還自認為必須驕傲地捍衛「中華民國」,他們難道不正是一群真正願意跟台灣這塊土地而生死與共的「藍系人馬」嗎?這樣的態度與意志,跟綠營大倡的「愛台灣」不都是同一基調嗎?

鴻海創辦人郭台銘最後入定不登記連署參選總統。(youtube截圖)
鴻海創辦人郭台銘退選,發言人代為聲明痛斥國民黨。(youtube截圖)

韓國瑜簽署的「無色覺醒」是赤化台灣的承諾?

黃澎孝先生在9月10日時特意撰文《韓國瑜「無色覺醒」了沒?》指出:

事實上,旺董在YouTube上所講的這個事實,中國時報在七月十九日題為「超越藍綠 韓國瑜莫忘初心」的社論中,也曾白紙黑字的披露:「韓國瑜是第一個簽署『無色覺醒』的政治人物,因而獲得旺中集團的支持。」由此可見,韓國瑜與旺中集團之間的關係,是建立在他簽署了旺中「無色覺醒」這份主張的期約關係上。

黃澎孝先生在該文結尾繼續強烈追問道:

中國時報的「社論」,當然足以代表旺中集團的立場,更足以代表旺中集團的發言。因此,韓國瑜作為中華民國的總統參選人,他對於該報社論中所提出「信守承諾」之說,以及三復斯言地敦促渠「謹守」這些主張,努力「促其實現」等等內容,當然有必要向全體國人,說清楚,講明白:

韓國瑜究竟向旺中集團「承諾」了什麼事情?而且還得在他一旦「更上層樓」,「擔任領導人」後,都得「努力促其實現」?

換成白話,黃澎孝先生置疑於韓國瑜的正是:如果萬一讓他選上總統,台灣到底會不會因為被「努力促其實現『赤化』之進程」?黃先生之文更因此而得出一個最令人憂心的大哉問:「人民該如何慎重選擇一個值得信任的國家領導人」?

最後,我們還似乎不得不追問一句:你認為一個意圖要讓台灣被中共統治赤化的領導人,算不算是內賊呢?而且,難道這樣關乎生死的重大抉擇,也算是「藍綠惡鬥」的意識形態嗎?

*作者曾任第二屆、第四屆立委、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