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最強國片出爐!從遺忘到憶起,《返校》盼人們莫忘肅殺年代、永遠銘記歷史血淚

2019-09-20 20:00

? 人氣

電影《返校》已於9月20日上映(圖/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電影《返校》已於9月20日上映(圖/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改編自赤燭遊戲製作的同名電子遊戲|新生代導演徐漢強執導|王淨X傅孟柏X曾敬驊X蔡思韻領銜主演-《返校》。

09/20(五)全台上映。

---------以下有雷慎入---------

(圖/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電影《返校》劇照(圖/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劇情簡介

1962年,寂寥而肅殺的時代,翠華中學高三生方芮欣,意外與輔導老師張明暉相戀,在問題叢生的家庭及學校中,他成為她唯一的出路。

追求自由的張明暉,另與師生殷翠涵、魏仲廷等人組織讀書會,研讀禁書,雖為高壓校園帶來一線呼吸的空間,卻也冒著生死攸關的風險。

一夜,方芮欣與魏仲廷在暴雨中的校園甦醒,卻發現校園逐漸從他們熟悉的世界剝離,在鬼魅橫行的異域,他們被迫面對可怖的真相…

(圖/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電影《返校》劇照(圖/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自由,其實是得來不易的

身為90後出生的我,以及在這之後出生的每個人,都是在出生後即享有著自由。如此自然的彷彿這就是慶賀我們出生的餽贈,從未想過自由其實是得來不易的。1949年5月20日,當時台灣省政府主席兼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陳誠所頒布的戒嚴令正式實施,當日零時起,台灣進入了戒嚴時期,也就是所謂的白色恐怖時期,幾日後三讀通過的《懲治叛亂條例》更加鞏固政府的威權,台灣人民可謂無處躲避,無時無刻都處於被監視的狀態,任何「不一樣」都不得出現、因為你不會知道你會不會因為這「不一樣」而莫名被冠上莫須有的罪名,企圖謀反、意圖顛覆政權...一旦被逮到就是各種刑求,輕則查封家產重則丟失性命,在那個年代每個人都是過得戰戰兢兢、小心翼翼,深怕是否哪天做錯事了說錯話了都不知道。如此恐怖的戒嚴時期一直到1987年總統蔣經國宣布解除戒嚴、1991年5月22日立法院宣告廢止《懲治叛亂條例》才算結束,自由也才終於成為每個人的基本人權。

關於戒嚴、關於白色恐怖我們都是從教科書、網路資料讀到,那是沒有經歷過這段歷史的我們,少數能夠認識到那個年代的方式,當然不只文字上的敘述,電視劇、電影甚至是電玩遊戲,都能成為使我們回到過去的管道。由赤燭遊戲開發製作的2D橫向式恐怖冒險解謎遊戲《返校Detention》,便是以台灣戒嚴時期為故事背景,不單是帶領玩家回到那段白色恐怖時期,藉由遊戲體驗與體會當時的政治壓迫、社會氛圍,同時製作團隊更結合著不少台灣民俗信仰、鄉野奇談,置入許多台灣獨有文化,讓這套電玩遊戲成為台灣玩家有感、外國玩家著迷的話題之作。

儘管2017年遊戲剛推出時有引發熱潮,但由於我本人很害怕玩這類型畫風的遊戲,所以我只有聽到朋友們在討論,自己是沒有真正玩過的,在這樣的前提之下,我自己認為這不會造成在看電影版的困擾,甚至將它視為一部獨立作品也是可以的。不過因為沒有玩過遊戲、事前也沒有去作了解,因此在觀賞電影的時候花了一些時間才弄明白整部電影的模式、它充滿電玩感的章節式劇情,以及接收到它賦予遊戲(電影)的核心理念,一段台灣想忘記、害怕想起來,卻又必須記得的歷史,唯有「記得」才知曉自由的可貴,才懂得民主的珍貴,所以怎麼能忘?不能忘。

(圖/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電影《返校》劇照。(圖/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你知道我向菩薩許什麼願嗎?」

「我跟菩薩說,他不在就好了。」

當《返校Detention》宣布要改編成電影時自然成為熱門話題,許多人都引頸期盼徐漢強導演會將這政治色彩濃厚的電玩還原幾成,豈料監製李烈於受訪時所說的一番話不少議論,她說「希望大家不要因為『白色恐怖』這樣的背景,而誤將重點放到了政治議題上,《返校》只是將時代背景設定在那個時候,整部作品的重點還是在『人』發生的故事。」李烈認為電影版的《返校》是一部以「人」為出發點的故事,為了體現這點,也就不會在政治方面有過多著墨。

這話一出讓不少玩過遊戲的人大感失望,然實際走進戲院觀賞後便會發現,其實李烈說的一點都沒錯,《返校》是以那個年代為故事背景,裡頭所有一切確實都是那個年代才會發生的,包含私辦地下讀書會、舉報匪諜、逮捕異議分子等等,可整個劇情的根本、也就是不論是電玩或者是電影,要讓觀眾尋找的「真相」,卻是「人」所引起的,而政治不過就是剛剛好被拿來使用的工具而已。但說實話不管是方芮欣母女或是其他人,他們所做的放在現代恐怕不會到無法挽回的地步,所以《返校》的時代背景只得是戒嚴時期,才有辦法讓人與政治是密不可分、缺一不可的。

「你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

「我想起來了,我已經在全校面前坦白我的罪行。」

《返校》相當有趣的設定是,透過導演編排電影的方式,讓沒有玩過原版電玩遊戲的觀眾,也能有置身於電玩遊戲世界裡的錯覺,此外,將劇情分為三章節、以不同的角色與角度切入劇情,一章節一章節的給予更多,來慢慢拼湊整個發生在翠華中學的一切真相,漸進式的讓觀眾得到更多的線索與提示,「究竟為什麼方芮欣與魏仲廷會出現在這個由負罪死者所構成的世界?」、「倘若方芮欣與魏仲廷已是死者,那麼他們背負的罪又是什麼?」、「張明輝與殷翠涵創立的地下讀書會最後怎麼了?」以及最重要的「到底誰才是抓耙子?」,隨著從這章節進入到下一章節,幾次重複的劇情與畫面,腦中浮現的疑問越來越多,卻也離真相越來越近,當真相大白時隨之而來的是滿腹感慨。

之所以會說《返校》只得是在戒嚴時期才能成立,很大的先決條件是,「那是個沒有自由的年代」。因為沒有自由才特別渴望自由,當自由尚未到來時,其它能夠擁有的都顯得格外珍貴,不論是眾人躲在舉辦讀書會的儲藏間或是防空洞;方芮欣與張明輝兩人相約的秘密地點或是電影院,都是他們小心翼翼呵護著的喘息空間,沒有人會想要失去的。當不想失去變成害怕失去,就造成了後續的連串悲劇,「國家會感謝你的。」但自己無法原諒自己,就算選擇了逃避、選擇了忘記,愧疚感仍成為了罪壓在身上,不得不被困在死者世界,直到有勇氣面對自己,才得以放過自己、學會釋然。

(圖/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電影《返校》劇照。(圖/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為什麼不把一切都留在這裡呢?」

「你的責任就是活下去記住這裡的一切。」

從遺忘到憶起,是遊戲的破關條件,也是《返校》最想要傳遞的訊息,對於歷史曾經帶來的傷害我們不該遺忘,應該要永遠銘記在心,記得現在擁有的一切是多少冤枉與血淚換來的。《返校》將這樣的訊息寄託在方芮欣與魏仲廷身上,透過他們最後悲壯的離別將之傳遞出來,而白教官所代表的就像是整個時代的悲劇,亟欲的希望每個人忘記、把過去留在過去,深怕曾犯下的過錯拼命被提起,可是怎麼能說忘就忘,如果活著的人也忘記了,那有誰能夠幫忙記住?

由徐漢強導演執導的電影版《返校》在開場便透過幾個畫面,男女分隔的步入校園、整齊劃一的沉重步伐、教官站在校門口眼神凌厲的緊盯每個學生然後偶爾抽查眼神不對勁的學生書包...幾個簡單的畫面便很輕易且快速的把觀眾拉回到那個充滿肅殺之氣的年代,後面發生的幾個插曲,如軍方進入校園公然逮人、寧可錯殺一百不可放過一人的整頓法、教官語帶威脅般的叮嚀教師自愛等等,有形間再把權力、高壓統治的形刻畫更深,讓觀眾能直接感覺到從屏幕透出來的壓迫感。

整體的劇情行進方式也很有電玩遊戲的帶入感,其不論是美術還是特效都具有一定水準,應該說以看過這麼多台灣電影來講,《返校》是一部質與量兼具的上乘之作,也因為是「電玩遊戲」,所以本來可能會覺得有些CG感很重的鬼怪,放在這裡反而更有味道。撇除掉技術層面,回到劇情本身,政治與人,兩者彼此相互映襯,不管從哪者的角度切入都能有不同收穫,走單一主線任務破關模式,盡可能少掉其他支線任模糊焦點,選擇將重點擺在正確的人與正確的事上相當正確。

而演員的部分我認為方芮欣的選角滿成功的,王淨太適合演出方芮欣這樣你永遠不知道她在想什麼的女生,她可以裝無辜裝怯懦,可必要時她又可以狠下心利用身邊任何可利用的人事物,她在最後一刻的崩潰吶喊很有爆發力,讓「想起來」的這個動作不僅極具說服力,也很震撼。若非她過去已有演過電影,不然的話憑藉在《返校》裡的表現,王淨是很有可能獲得本屆金馬獎最佳新演員提名的。

《返校》是我今年目前為止的國片最佳,非常期待它能夠在金馬獎上有所斬獲。

最後附上《返校》的預告片。

返校(Detention)
上映日期:2019-09-20
類  型:懸疑/驚悚
國  家:台灣
片  長:1時43分
導  演:徐漢強
演  員:《鬥魚》王淨、曾敬驊、《緝魔》傅孟柏、《一吻定情》蔡思韻、朱宏章、李冠毅、潘親御、《幸福城市》夏靖庭、《到不了的地方》張本渝    
發行公司:華納兄弟
官方網站:https://www.facebook.com/detention2018/

(圖/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電影《返校》海報。(圖/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原標題:《返校》,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

責任編輯 / 李頤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