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宜芳專欄:皇冠的文化啟蒙

2019-07-28 07:00

? 人氣

平鑫濤先生所創辦的《皇冠雜誌》是作者母親年輕時最重要的精神食糧,也是作者閱讀文化的啟蒙。(資料照,取自臉書皇冠雜誌)

平鑫濤先生所創辦的《皇冠雜誌》是作者母親年輕時最重要的精神食糧,也是作者閱讀文化的啟蒙。(資料照,取自臉書皇冠雜誌)

和父親愛情長跑七年後才結成婚,母親卻在婚後兩年就守寡,帶著一女一兒依靠大家庭居住。物質生活是拮据的,精神生活更是淒冷的,《皇冠》雜誌成為她和外在世界連接的唯一窗口。

前一陣子看到平鑫濤先生過世的新聞,有一點小傷感。雖然在出版界一些年,卻從未有機緣見過他和瓊瑤女士,但曾經,他創辦的《皇冠》雜誌不折不扣是母親年輕時最重要的精神食糧,也是我自小學三年級偷偷摸摸開始閱讀的文化啟蒙。

媽媽的文化優越感

媽媽的學歷不高,卻寫得一筆秀麗鋼筆字,每天晚上睡前必定閱讀一、兩個小時。讀什麼呢?每個月她在書局買的《皇冠》,厚厚一大本,每天一點一點慢慢讀,非常珍視,看完一遍重頭再來。

在南部小鎮,左鄰右舍同年紀的太太們,像她這樣,不愛串門子說東西家長短、對做手工藝毫無興趣,做完一天家事後只愛躲在房間讀雜誌的女人絕無僅有。也難怪,漸漸懂事後,偶而會感受到媽媽有一點點微妙的「文化優越感」,那種「我和隔壁其他阿桑不一樣」、「文化水平就是好一點」的小驕傲。

媽媽當年一定很寂寞吧!民國四十幾年,周圍大多數人都是相親結婚,她與父親卻是愛情長跑七年後才結成婚,卻在婚後兩年就守寡,帶著一女一兒依靠大家庭居住。物質生活是拮据的,精神生活更是淒冷,能安慰她的娘家親戚都住在北部,《皇冠》成為她和外在世界連接的唯一窗口。當然,皇冠對她最大吸引力是瓊瑤的連載小說,《窗外》、《幾度夕陽紅》、《庭院深深》和《煙雨濛濛》更是看了又看,連帶著瓊瑤小說改編的電視劇和電影,沒有錯過任何一部。

20190113-高雄市長韓國瑜13日拜會瓊瑤。(簡必丞攝)
瓊瑤為臺灣知名言情小說作家,眾多作品被改編成電影或電視劇。(資料照,簡必丞攝)

為什麼會這麼清楚呢?當然是因為從小學三年級、認得的字愈來愈多開始,我就偷偷從她的櫃子裡一本一本把過期的《皇冠》從頭看到尾啊。此時想來,那時應該有點「早慧」,不然怎麼會小學四年級就被《幾度夕陽紅》和《庭院深深》感動得垂淚不已,哭到大人以為我被同學欺負了呢。瓊瑤之外,沒有《皇冠》,不會讀到張愛玲、司馬中原、朱西寧、陳若曦、於梨華、三毛以及後來影響甚大的余光中。記憶中,余光中在《皇冠》刊登過不少作品,有詩歌、散文,更介紹精彩的西洋音樂和文學,鮑勃.狄倫(Bob Dylan)與瓊.拜茲(Joan Baez)和美國民歌運動,全都是透過余光中吸收的養分。

媽媽從一個北部小姐嫁到南部小鎮,愈到晚年更愈以南部人自我定位。但從她鼓勵我在高中聯考時,不考高雄女中和台南女中,而希望「千里迢迢」越區考北一女中來看,她心中對台北始終懷有文化夢想,或說有一個未能完成的「文藝少女」夢。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余宜芳 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