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不癡不聾,不做家翁」 國民黨領袖的草包傳統

2019-07-28 07:10

? 人氣

作者指出,「領袖皆草包,黨人當自強」,可能過去到現在國民黨與其支持者必須面對的局面,草包領袖偏偏又在這個節骨眼上出現,黨的危急時刻並未真的過去。圖為高雄市長韓國瑜。(資料照,高雄市政府提供)

作者指出,「領袖皆草包,黨人當自強」,可能過去到現在國民黨與其支持者必須面對的局面,草包領袖偏偏又在這個節骨眼上出現,黨的危急時刻並未真的過去。圖為高雄市長韓國瑜。(資料照,高雄市政府提供)

「我的見解、智商,對國家的關切、憂慮與發展藍圖,難道會輸給其他候選人嗎?何謂草包?」國民黨的2020總統大選預計提名人選韓國瑜,在受訪時這樣表示。要回答何謂草包這個大哉問,不妨從國民黨領袖歷史上在關鍵時刻的表現,來觀察這個黨的要員在歷史上到底是怎樣草包。

小英總統7月的出訪美國,途經科羅拉多州首府的丹佛(Denver)。雖然行程本中風波與成績並存,但是丹佛這個城市曾經在近代史上與中華民國與中國國民黨有過偶然的聯繫,是辛亥革命發生時,後來的總裁孫文本人所在的地方。

1911年秋孫中山得美國華僑之助,計劃兵分南北兩路到各地華埠為革命募款籌餉。孫中山與同志8月下旬購買了9個月有效的火車䅇票,由三藩市出發,經波特蘭與西雅圖等地,這趟募款之旅剛開始很不順利。孫文自己因為前不久才涉入過革命組織的財務糾紛問題,甚至被指控貪污。而且又剛經過廣州黃花崗起義的慘敗,無人看好他所幻想的冒進起義計畫,因此剛開始募不到甚麼錢。

當時孫文倒楣的事情還不止於此,在台灣與國民黨的史料中經常還難以找到。反而是在1970年代日本產經新聞所連載,由記者古屋奎二依據中國國民黨及中華民國政府各有關機關現存官方資料,在當時台灣國民黨政府協助下,主筆的蔣介石秘錄。從此以後,產經新聞就此有了要幫出身與日本關係密切的,台灣政治領袖寫秘錄的傳統。這也就是今年春季以來產經新聞,刊登多篇李登輝秘錄的前身。

古屋奎二在蔣秘錄中所交代的孫文形象,一點也不合於過去台灣黨國教育系統所傳述國父的偉大光輝。他當時草包到,把跟各地同盟會聯絡的電報密碼本,這份何等重要的文件剛好在火車上搞丟了,所以完全失去與各地組織的聯繫。還好同盟會的丹佛辦公室存有密碼本,孫中山趕緊去借。所以10月10日這個晚上他才會在丹佛,孫並且連夜就把在手邊已經積存一段時間,最近同盟會各地組織新發給他,卻只能看著乾著急的電文,全部譯出。

國父明明叫孫文、號逸仙,為何世人總稱他「孫中山」?(圖/維基百科)
孫中山在蔣介石秘錄中的形象有別以往,是個行事草率的迷糊之人。(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這許多份電報都指出,國內發動革命的氣候已經逐漸成熟,黨人最近將要大舉,因此需款孔急,請孫先生火速支援。但這時募款進度嚴重觸礁的孫中山,在看完全部電報後又氣又累。一點都沒有後來國共兩黨教科書上形容的天縱英明,這時他竟打算回覆同志,自己現在也拿不出什麼錢款可以匯給他們。如果組織的財務問題真的已經很嚴重的話,同志們可以考慮先把發動起義的計畫暫時推遲。不過因為當時夜已深,他決定等到第二天早上再去電報局回電。還好這封要同志們推遲甚至取消起義的電文並未真的發出,否則就會成為歷史笑話的草包鐵證。

而次日也就是1911年10月11日將近中午,疲勞萬分的孫中山在丹佛Brown Palace旅館,終於起床吃他的早午餐。他邊用餐邊看報,始知昨夜在他睡夢中,湖北革命黨已經佔領武昌,起義成功一事,這是孫中山一生唯一一次成功的武裝起義。孫遂改變計劃,直接前往紐約,沿途籌款兼宣傳革命,慢慢地經歐洲回國。

而在從武昌起義到革命戰爭過程中真的立馬動身匆匆趕回國內的,協助指揮戰事的是,當時本來也在海外流亡的同盟會二號領袖,在廣州黃花崗起義中被打掉兩個手指的八指將軍黃興。但武昌當地卻有另外的革命團體主事,自己迅速成立了軍政府,推舉前清軍將領協統黎元洪為大都督。在地的革命黨起事前已經有了相當縝密的計畫,11日當天即發表告國內外聲明,聲討清政府罪狀。宣布新國號為中華民國,採共和政體,並且向漢口的各國領事館遞交外交照會,請求各國按照國際公法,承認湖北革命軍政府為交戰團體(belligerent community)。

這個動作讓列強感到放心甚至驚艷,因為強烈排外的義和團事件出現在中國,畢竟也只是10年前的事情。在暴動的火光中一夜就拿下華中大城武昌的武裝勢力,到底是些甚麼人,他們具有怎樣的政治理念,是否仇恨外國,各國駐華外交官其實也都還在揣測。而現在湖北革命軍政府即時主動向各國政府遞交外交照會,就表明其主持者不但懂國際公法,而且也願意遵守國際公法,保護外國人與外國利益,並且照此行使權利履行義務。

黎元洪(圖/維基百科)
前清軍將領協統黎元洪被推舉為軍政府的大都督。(資料照,維基百科)

這時半世紀來在長江江面一向都佈署有火力強大軍艦的列強,於是就決定先以武裝姿態保持中立,不採像是太平天國戰爭期間的作法,干預中國內戰。尤其是當時本國政治也採取共和政體,歷史上也經過革命戰爭而建國或獨立的美國與法國,態度上自然於此不免傾向中國的共和革命,相較於其他國家體制採取帝制的列強。甚至在10月13日兩國駐漢口領事,就主動渡江到武昌拜會剛剛剪辮的黎元洪,與湖北革命軍政府當局交換意見,事實上率先承認了革命軍的合法性。

湖北革命軍政府初步站穩腳跟取得外交勝利以後,發現大事不妙的隆裕太后與攝政王載灃,不得不集結重兵開始反攻。起用原本已經被開缺回籍的北洋大臣袁世凱任總理大臣,原本根本出工不出力的北洋軍,開始玩真的,全力進攻武漢三鎮。
 
就在10月底戰線開始要逆轉的這時,辛亥革命的第二個草包領袖登場,黃興到達武昌,並且立刻被黎元洪任命為戰時總司令。表演天分一流的黎元洪,還別出心裁搞了一個登台拜將的典禮。表面上是表示對黃興的器重,骨子裡是想要讓自己坐穩民國高祖的位子。

軍政府的其他成員也是事後才發現黃根本是來收割,現有的資料上感覺不出來他們之前跟黃興很熟。而且其實就實戰經驗看來黃也不怎麼會打仗,一條光棍來武漢的他,根本也沒有什麼錦囊妙計對抗兵強馬壯的北洋軍,後來漢口與漢陽都一一失守,被清軍奪回。面對北洋軍全力反攻的巨大壓力,黃主張放棄武昌,全軍保存實力退往蘇皖一帶,與江浙革命軍一起收復南京佔領上海。

這是一個安穩中卻帶著滑頭的選擇,因為11月初清朝的江蘇巡撫程德全已經公開宣布轉向革命,效忠民國。並直接把大清國江蘇巡撫衙門原班人馬,在幾天內都改成了中華民國江蘇省都督府,自己也馬上跳槽當上江蘇省的大都督,江蘇省瞬間變成民國領土上最完整的省分。結果這個看來天衣無縫的提議,在軍事會議上被湖北軍政府的軍務部長孫武痛斥,差點跟當地革命黨火拚起來。

現在看來極可能自己年輕時也是武昌當地角頭老大出身的孫武,史料上記載他很會動員並運用會黨-其實就是黑社會幫派人士參加革命。當地鄉民甚至根據類似姓名的類似傳說孫武是孫文的弟弟,這也有效抬高了孫武在革命軍中的威信。

但孫武的戰略眼光確實明顯高於大多數只會嘴砲的革命黨人,他分析武昌一旦被清軍奪回,根據太平天國興亡的歷史這將會對革命極為不利。因此時清軍必可據有荊襄上游,以制湘桂死命,之後順流而下,克九江陷安慶,將會勢如破竹。此時即使革命黨仍佔有江浙一帶。也不過如當年洪秀全一般苟延殘喘,陷於被動。一番慷慨陳詞之後,孫武就當場拔刀把會議桌劈去一角,聲言「再有敢言棄武昌而走以亂我軍心者,如此桌。」本身就不是湖北人,在當地毫無基礎的黃興,眼看這種局面,只好自己滾蛋乖乖地離開武昌,前往上海指揮長江下游的戰事。

黃興。(Adece033090@Wikipedia)
作者指出,黃興被認為是辛亥革命的第二個草包領袖。(Adece033090@Wikipedia)

黃興離開武昌以後,毫無取勝把握而只能積極備戰的湖北軍政府,竟然驚訝地發現北洋軍沒有再來攻取武昌,孫武的判斷是正確的。因為袁世凱根本就不想撲滅反清的共和革命,他派段祺瑞去制止北洋軍前線主帥馮國璋繼續進攻武昌,並且與民軍開始談判。馮國璋本來很懊惱此時武昌唾手可得,收復武昌後清廷一定到時會給他封個侯爵。

但他很快就會發現,即使以個人前程論,支持共和革命對北洋諸將也更有利。因為皇帝不管姓愛新覺羅還是姓袁,都是要傳之子孫的。民國的大總統卻是可以大家照輩分輪流當的,連馮國璋自己後來也當過了一年多的民國總統。整個辛亥年創立民國的革命戰事,從此急轉直下。

客觀地來說,根本是後來完全淹沒在史料前塵中的革命黨小人物孫武,竟以其驚天一怒挽救了武昌起義。現行中華民國刑法160條第2項所稱創立中華民國之孫先生,之所以不明文顯擺寫出這裡是指哪個孫先生,也可能是知道這段歷史的立法者想把這個位置留給孫武。

那麼當民國肇建之時,同盟會內有沒有絕不草包的青年英明領袖呢?當然有,這就是一手創造國民黨,並且全力支持在中國推動內閣制與議會政黨政治的黨父宋教仁。現在在台灣的中國國民黨早就已經忘記了宋教仁,只知道爭議敵對政黨31歲的副祕書長太過年輕,卻忘了本黨這位創建者其實差點在同樣歲數就當上整個中華民國的國務總理。

這位政治神童在年僅26歲時,就已經以宋練為筆名,針對中國與日本及其控制下的朝鮮,在圖們江中的間島產生領土爭議,經過詳加考據寫出過間島問題一書。此書輾轉到了當時職司談判的方面大員徐世昌和吳祿貞手中,為清廷的外交斡旋提供了很大幫助,經過漫長艱苦的談判,使得清政府站穩了國際公法上的各種論據,最後逼的東京當局根據十九世紀的外交傳統,承認清朝在此的權利,因此間島屬於中國,當地朝鮮人應該歸化為大清子民。

這是八國聯軍以後清朝難得重大的外交勝利,喜不自勝的慈禧太后,先是責備外務部為什麼沒有起用如此人才。於是親下懿旨-「宋練實授五品京堂(約相當於現在的中央政府三級機關首長),著即來京聽候任用。」後來的故事我們都知道了,這個在內政外交上的民初奇才,既會治國又會創黨的青年英雄宋教仁,並沒有得到真的可以經世濟民的機會。直到清朝垮台他也沒去當過一天太后的寵臣,而是在1913年挾國民黨在國會選舉的大勝,宋教仁距離民國總理就一步之遙的關鍵時刻,倒在了上海滬寧火車站的月台上。

到底誰主謀這起民國第一大政治暗殺,到現在也無人能說清楚。因為即將因為根據議會內閣制精神的宋教仁一旦當上民國總理,那就要從此徹底失去在國民黨內外一切權力的孫中山,客觀上就跟袁世凱一樣有充分理由希望宋教仁快點去死。而唯一沒有爭議的是,當遇刺次日宋教仁的鮮血終於流乾時,此後一百多年直到現在,中國人就這樣扼腕地與民主憲政擦身而過。以政黨為載體,議會為舞台的政治形式,幾代人就此只能在書本上看到,而不能身歷其境。甚至連他一手創立的國民黨再老老實實回到真議會民主的道路上來,也已經是80年後的事了。

嗚呼!壯志未酬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可惜好人不長壽,歷代領袖多草包。這就是民國以來國民黨其首腦人物與整個黨的宿命,從大中國到小台灣皆是如此。

宋教仁。(Adece033090@Wikipedia)
一手創造國民黨,黨父宋教仁被認為是同盟會中的英明領袖。(Adece033090@Wikipedia)

不管孫中山辛亥革命時在丹佛的旅館裡幹嘛,大多數歷史學家都承認他真的是一直到了看到連美國的報紙都登出新聞,才知道武昌起義成功,就像後來蔣介石也是看報紙才知道918日軍攻佔瀋陽。蔣介石的草包無能其實更是誇張到極點,他在日記中自承,一直到東三省全境淪陷以後,他才從地質學家翁文灝口中知道,東北煤鐵產量都居全國六成以上。因此不戰而棄東北等於是嚴重資敵,使日軍可以以戰養戰,用東北生產的武器彈藥物資裝備繼續侵略全中國。這時也只剩下能悔恨萬千的大草包蔣介石,於是只得在日記中寫下,「中正夢夢,今日方知」。

對於有長期執政傳統要治理一個國家的政黨,草包與否的定義對照孫黃宋蔣四位領袖的故事,其實已經很清楚了。認清局勢,掌握情況,提出論述,說服民眾。這樣做為黨與國家的領袖就不草包,應該不算很難懂吧?

草包領袖這種事一再發生,其實已經成為國民黨的傳統,甚至是該黨無可挽救的宿命。在蔣介石後的中國國民黨領袖,蔣經國是蘇聯共產黨教育栽培的,李登輝是大日本帝國一手訓練的。正因為這兩個集團歷史上都以重視戰略與情報而著稱,因此國民黨的草包領袖傳統不及於這兩位有外草養出來的主席。而在李登輝之後本世紀的中國國民黨,很快又回復到草包領袖的傳統。一直到今天,國民黨的領袖看報紙才知道重大事件的發生,與原來如此的決策模式大概還是這樣。

領袖皆草包,黨人當自強,這可能是從過去到現在國民黨與其支持者必須面對的局面。草包領袖偏偏又在這個節骨眼上出現,黨的危急時刻並未真的過去。既然今天這已經是不可避免的宿命的話,那現在還有什麼可以補救的,還有什麼人能在現在扮演藍營孫武或宋教仁的角色,或許是國民黨的支持者現在必須要深思的問題吧?

*台大國發所博士生  律師考試及格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