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德,當屬汪精衛!」曾撼動全中國的熱血革命文青,為何最後背負漢奸罵名?

2015-11-06 14:36

? 人氣

瀟灑高呼「引刀成一快」的熱血文青,為何最後竟背負漢奸罵名?(圖/wikimedia commons)

瀟灑高呼「引刀成一快」的熱血文青,為何最後竟背負漢奸罵名?(圖/wikimedia commons)

提到汪精衛,或許你只會想到「漢奸」二字,但年輕時的他不只是高呼「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視死如歸的熱血革命文青,也是帥到讓千金小姐甘願投身戰鬥、追隨他到天涯海角的民初第一美男子!歷史課本不會告訴你,他作為鼓舞革命精神的志士象徵,以及與陳璧君那段動人的愛情……

話說陳璧君小姐雖然也是革命黨少有的女同志,不過比起女俠秋瑾、教育家方君暎,這人加入革命的動機似乎不單純。她本是馬來西亞華僑的富家千金,在接觸新式教育的過程中,看到了革命黨出版的報紙《民報》,看著看著,對幾篇文章感覺特別好。

「哇!這麼好的文章是誰寫的呢?」仔細一看,這些文章的作者都是同一個人:汪精衛。之後陳璧君又收到消息,精衛即將在馬來西亞展開巡迴演講,於是本著對汪精衛的好奇,陳小姐出席了這場演講。

「讓我們歡迎汪精衛先生!」當汪精衛伴隨著司儀的介紹走上台的那一刻,她瞬間眼睛一亮!血流加速!心跳快爆表!天哪……好、帥、喔!

大家千萬不要以為璧君小姐怎麼會如此膚淺,一看到帥哥當場就被愛神邱比特正中紅心。試想,連胡適大師這爺們看到汪精衛都另眼相看,何況是正值青春年華的少女?汪精衛本人對這狀況一直感到無奈,因為真的不是他個性風流,純粹是因為長、太、帥、了!

聽完演講後,腦中暈暈然的璧君小姐回到家,立馬告訴家人:「爸、媽!我決定了!我要搞革命!」

wang01.png
帥哥革命家── 汪精衛。

這句話一說出口,陳媽媽嚇得當場飆淚、不知所措:「女兒啊!妳是不是瘋啦?」陳爸爸面對女兒的重大宣言,立刻本著「都是為你好」的心態,氣急敗壞地威逼女兒:「妳可知道那些搞革命的是要被殺頭的!」

璧君小姐說:「我有我自己的想法,反正我想加入革命黨(其實是追汪精衛吧)!」

即使陳爸爸大力反對,陳璧君還是毅然離開家,投入革命黨的行列了。不過,陳爸爸其實是支持革命的,他一直是孫文在南洋最主要的捐款贊助者,所以當陳璧君離家出走後,陳爸爸立刻暗自寄了生活費給陳璧君,讓她在革命黨的生活過得相當不錯。

革命黨看到有罕見的女同志加入,覺得應該安排個好職缺給她,而璧君小姐不假思索地表示:「當然要跟汪先生同一個單位!」於是,陳璧君展開了正職追汪精衛、兼職搞革命的工作生活。面對陳璧君熱烈的追求攻勢,汪精衛不勝其擾,於是準備講清楚、說明白:

「冰如(陳璧君的字),我知道妳喜歡我,但我不能接受妳。」

「為什麼?」陳璧君追問。

「因為……其實我已經有未過門的妻子了!」

面對這理由,陳璧君盯著汪精衛說:「我知道你有一位未過門的妻子,可我也知道,你早把婚約給退了!」

聽到陳璧君這麼說,汪精衛心中一痛。沒錯!他曾經有一位未過門的妻子,是小時候由汪精衛的哥哥幫他跟劉家姑娘「劉文貞」訂的婚約。不過等到汪精衛開始搞革命後,一來他和這位未婚妻本來就沒感情基礎,二來他也不願意這位姑娘受他這「亂黨」牽連,於是就寫下退婚書:「我倆不適合在一起,就當我辜負妳的等待,取消這門親事吧。」

誰知劉文貞竟回覆:「我雖未過門,但我心中只有你沒有別人了。雖然你不願接受我,我願意一輩子不嫁,就算你我之後再無交集,可我……仍然會在自己的世界,等著你。」

從此,這成為汪精衛一生的痛。因為他知道,不管何時,有位姑娘一直用她的方式祝福、並等待著他。汪精衛呼了一口氣,鎮定了心神,繼續跟陳璧君說:「我是革命黨人,我連自己的明天在哪裡,都不知道。」

陳璧君卻笑著說:「我也是革命黨人,我也不知自己的明天,你不覺得我們兩個可以彼此搭配成『我倆沒有明天』嗎?」

面對這黏上甩不掉的牛皮糖,汪精衛只好鄭重地說:「璧君!我這麼說吧!我現在只有一個目標,就是革命!只要革命沒有成功,我是不會考慮兒女私情這種小事的!」

陳璧君停了下來,轉身深情地對汪精衛說:「那我會一直等!我不會放棄!我會等到,你願意接受我的那一天!」

汪精衛看著眼前的夥伴三號,他知道這位令他頭痛的大小姐要跟定他了。而且之後為了降低暗殺團的可疑性,暗殺團還做了一個讓陳璧君樂歪的決定:讓汪精衛跟陳璧君成為「名義上的夫妻」!

汪精衛心知肚明,這三個團員組成實在不靠譜,所以他找了一個真正大咖的暗殺專家加入。

喻培倫這位革命青年雖然也是讀書人,不過他讀的書不太一樣,他在日本留學期間念的是藥學,做出來的藥是……炸藥!由於喻培倫製作的土製炸彈,絕不出包、造價便宜,成為各地革命同志搞破壞的最愛,當時革命黨還送他一個封號:「炸彈大王」!這也是整個汪精衛暗殺團當中,實力最硬的團員。

1910年,汪精衛一行人到了北京,暗殺目標是攝政王──載灃!暗殺團調查出載灃每天固定會經過銀錠橋,而橋下有一個水溝正合適放炸彈,於是分配任務,由喻培倫、黃復生負責安裝炸彈,汪精衛負責引爆炸彈。為了確保絕對可以炸死載灃,暗殺團放置了一個40磅左右的超大炸彈,威力之大,不但可以炸斷橋,連橋兩岸的住宅也會被摧毀!日後成功的革命黨說這次暗殺是熱血義舉,可若是當年革命失敗,汪精衛等人的行為其實就是現代的恐怖分子啊!

而當年要精準地引爆炸彈,就需要有人在炸彈的附近插上電線,才能進行爆破;也就是說,負責引爆的汪精衛會因炸彈威力的波及,跟載灃死在一塊。對此,汪精衛笑著說:「如果我一個人的死,可以激勵整個革命士氣,值!」但就在執行計畫前,負責安裝炸彈的喻培倫突然衝進來跟暗殺團說:「大事不好!我們的炸彈被官府發現了!趕快離開北京,躲避官府的追查吧!」

汪精衛卻說:「先等會兒,說不定官府不知道是我們革命黨幹的。」

隔天北京各大報紙都登出了有人想用炸彈行刺攝政王的新聞,不過報紙上的分析卻都認為這只是清朝官員間的內鬥,沒有一篇新聞懷疑是革命黨所為。三天後又有新聞指出,已經抓到行刺案的主謀。

汪精衛說:「看吧!官府並沒有懷疑到我們頭上。這次失敗沒關係,我們下一次一定會成功!所以培倫你離開北京去製作炸藥,璧君、君暎去籌款,復生和我繼續潛伏在北京進行下一次暗殺行動。」

套一句電影《賭神》中的著名台詞:「年輕人終究還是年輕人。」真以為清朝官員都是豬頭三?其實清朝警方發現炸彈後,立即明白是革命黨所為,為了防止暗殺者們逃跑,刻意向新聞界放出假消息,使暗殺者放心地待在北京。

而警方在檢查炸彈後,發現炸彈中的螺絲釘明顯是最近才被製造出來,於是追查到製作螺絲釘的打鐵舖,再藉由打鐵舖老闆的指認,查到了暗殺團的總部,接下來一舉突擊,當場逮捕還在北京的汪精衛跟黃復生!

看看警方的精密手法,再對照汪精衛等人的表現,我真的想跟汪帥說:「憑你也想搞暗殺?天真哪!」

愛情如死之堅強

被活逮的汪精衛立馬被關進監牢,同時差點被炸的載灃,發飆了:「這種亂賊!馬上給我砍了他!」不過負責主審的肅親王善耆,倒是對汪精衛頗有興趣,所以還跑去監獄跟汪精衛懇談了一番,懇談的內容很長,精簡地說就是……

善耆:「幹嘛搞暗殺?」
汪精衛:「因為要革命!」
善耆:「其實你可以考慮支持咱們的君主立憲。」
汪精衛:「我堅持共和制度!」
善耆:「大好生命,年紀輕輕就死,值得嗎?」
汪精衛:「我一人死,換取整個革命生機,值!」

甚至等到善耆走後,汪精衛還寫詩抒發心情,其中一首為:

慷慨歌燕市,從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

我眼前似乎浮現了一個青年平靜地看著架在頸項間的大刀:「下刀吧!就以我的血,成為後繼志士的指標!」而善耆看到這首詩,馬上明白:這人是來玩命的!所以跟載灃說:「讓這人死只會激勵亂黨,讓亂黨行徑更加瘋狂,不如我們先監禁他,說不定日後此人對我們還有用處。」

汪精衛暫時保存了一線生機,可我認為:這是更大的精神折磨。因為他要面對牢裡艱困的環境(依照當時的規矩,每日牢飯就是爛米加上蘿蔔乾,每五天會加一次菜,菜色是一小塊豆腐),還有不知何時突然被捉去砍的死亡陰影……

日子就這麼一成不變地過下去,有一天, 牢裡的獄卒突然對汪精衛說: 「起來! 有你的東西。」汪精衛有點茫然地接過獄卒手中的籃子,然後看到裡面有十個雞蛋。「誰會給我送雞蛋來啊?」汪精衛一邊納悶地想著,一邊關愛地看著難得的美食,這時他發現其中一個雞蛋寫著一個字:「璧」。

spy1.png
肅親王善耆。

原來這雞蛋是陳璧君送來的,自從聽到汪精衛被抓的消息,陳璧君不顧一切地回到北京,試圖營救汪精衛。不過一個人又能做些什麼呢?陳璧君只好儘可能地先跟獄中的汪精衛聯絡,於是疏通獄卒送來這十個雞蛋,還請獄卒對汪精衛說:「你有什麼話?我會轉給送你雞蛋的人。」

第二天,陳璧君收到汪精衛給她的訊息:「勿留京賈禍(別留在這裡,小心招惹禍事啊)!」

又過了幾天,汪精衛收到陳璧君託獄卒轉遞的信,裡面寫道:「我們兩人雖被牢獄的高牆阻擋無法見面,但我感到我們的真心卻能穿過厚厚的高牆。我將遵從你的忠告立即離開北京,不過在此之前有一件事想和你商談,你我兩人已不可能舉行形式上的結婚儀式,但你我兩人從現在起,在心中宣誓結為夫婦,你看好嗎?」

汪精衛看完信後,不禁發出了一聲嘆息,他開始回想跟陳璧君的相處點滴;當初他以為,她不過是一個喜愛美男子的富家千金,如今他知道,她確實愛他極深;即便他生死難料,難有重獲自由的機會,可她依然不放棄任何希望,一心只想追求他的愛……

之後陳璧君接到了汪精衛的信,打開信一看,裡面只有用血寫下了一個字:「諾(我答應你)」!雖說汪精衛答應了陳璧君的求愛,可汪精衛知道:要嘛!他之後被清朝拉去剁了;要嘛!他會在這牢獄裡度過餘生。至於革命大業?看來仍是毫無希望,或許對陳璧君的允諾,是他現在唯一能做的事,就在不多的時日裡,給予另一個人小小的幸福感吧。

「世事如棋,乾坤莫測!」汪大帥哥1910年4月被關,結果1911年10月,革命黨就在武昌起義成功了!一時之間,大清朝搖搖欲墜,隨時可能被革命黨扳倒!這時滿清官員突然想起:「我們不是還關了個汪精衛嗎?趕緊把他放出來,舒緩一下革命黨的情緒吧!」

於是蹲了一年左右的苦窯後,汪精衛被清朝釋放,由於當年搞暗殺寧死不屈的事蹟,他獲得革命黨人士的一致尊敬,所以立刻被潛藏在北方各省的革命人士公推為北方革命黨領袖。加上他本人不菸、不酒、不賭、不嫖,就連那位愛罵人的國學大師章炳麟都說過:「看臨時大總統的人選,論德,當屬汪精衛;論才,當屬宋教仁;論功,當屬黃興!」

這可是了不起的評價啊!要知道黃興跟宋教仁可是名列「同盟會三大領袖」,要是論資排輩,汪精衛根本不在同一個層次。然而,汪精衛此時的聲望竟然可以排在革命黨的前四名!只要汪精衛願意,他將是政壇上的風雲人物,高官厚祿指日可待!

但汪精衛卻說:「此時,我只想做一件事,那就是實踐我革命時說過的承諾:『等到功成之日,我一不做官、二不做議員。』我將歸隱家園,並持續在知識上精進!」說完,他拒絕所有人的挽留並搭船前往上海,因為他還要兌現另一個承諾,一個他應允別人幸福的承諾!

1912年9月,汪精衛與陳璧君結婚,隨後前往法國留學,並且跟政治斷絕一切的往來,時人多稱他倆為「神仙眷侶」。當真是「淡看紅塵雲和月,忘機江湖功與名」……汪精衛與陳璧君。

spy2.png
汪精衛與陳璧君。

真、要、是、那、樣、就、好、啦!隨著二次革命爆發,汪精衛決定重返中國政壇支持孫文;這個決定,使他踏上身為國民黨領導人的中年,以及向日本人投降,並背上「漢奸」之名的晚年。

spy3.png
1935年,在馬來西亞的陳璧君與汪精衛(後排左一、左二)

遺憾的是,兩岸教科書記下了他痛苦萬分且不堪的晚年,卻沒有記錄,他年輕時曾是滿腔熱血、視功利為糞土,甚至成為鼓舞革命精神的志士象徵。

汪精衛是奸是良?每個人自有不同的解讀;而我只想讓大家更了解他不負少年頭、最純真及熱血的曾經。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平安文化《國父「們」︰被遺忘的中國近代史》(原文標題:引刀成一快,熱血文青汪精衛)
作者:金老ㄕ的教學日誌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